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仔细说。”
“我们接到密报,发现了失踪女特工。在乌鸡路那里,但我们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没敢轻举妄动。”
“监视起来没有?”
“全部监视好了。”
“开快点。”孟绍原催促了一声:“是谁发现的?”
“我们接到了电话。”
“电话?谁打来的?”
“不清楚,对方是个女人,应该是用手绢遮住了话筒,王科长亲自接的电话,对方说‘有雨,惊雷’。”
那是军统局的紧急联络暗号。
随后,对方又说出了地址:“杨盼美病重,立刻派大夫来。”
杨盼美,军统后勤,三名失踪女特工之一。
“王科长已经带人赶去了。”老腊肉继续说道:“他吩咐我立刻来通知你。”
“做得对。”
孟绍原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这个时候失踪女特工忽然出现了?
是谁打的电话?
她怎么会知道的?
手绢遮住话筒,这是在那刻意遮掩自己的声音,生怕对方通过声音辨认出自己是谁。
为什么要做的这么神秘?
如果对方提供的情报是真的,又为什么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
“明天一早,去查一下电话源头。”孟绍原有些疲惫的吩咐了一声。
……
乌鸡路。
王南星带着大批的特工,已经把一幢屋子团团的包围了起来。
“孟处长。”一看到孟绍原到了,王南星急忙说道:“我带人赶到的时候,屋子里亮着灯,对方应该是在严密监视着外面。
屋子里的灯随即立刻灭了,然后又电筒很快速的亮了四次,我不知道该如何回,派人接近的时候,迅速遭到了枪击。”
“身份确认没有?”
“没有。我试着喊出杨盼美的名字,但对方没有任何回应,反而再次对着我们开枪!”
电筒亮四次?
那是接头暗号?
谁规定的接头暗号?
“我已经派人找到了房东。”王南星随即汇报道:“按照房东说的,这幢屋子是个女人租赁下来的,时间,就是第一个女特工杨盼美失踪的时候。
我拿出照片给对方辨认,房东很确定,租赁自己这房子的,就是杨盼美!”
什么?
杨盼美自己租赁了这里的房子?
她不是被绑架的?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薛素珍和周曼妮呢?
她们又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
孟绍原发现自己陷入到了一个怪圈中。
“还有,杨盼美在租赁这里的时候,要求安装一部电话,费用全部由她来出,等到她不租赁了,电话就归房东所有。”
装一部电话的费用可不菲啊?
杨盼美准备用这部电话和谁联系?
“我来试试。你们去找到屋子里的电话号码。”孟绍原在那想了一会。
自己是行动处处长,好歹也有一些名声。
也许对方听了自己名字,就会和外面取得联系?
电话号码并不难找。
可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却忽然发生了。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
奶爸的逍遙人生
整幢屋子,一半都被夷为平地。
外面所有特工都看的瞠目结舌。
什么样的爆炸,能够有这么大的威力啊!
“快!救人!”
孟绍原撕心裂肺的大叫一声!
無敵神農仙醫 小說
……
天亮了。
周围已经被警戒起来。
对外的口径,是这户人家使用煤气灶不当引起的爆炸。
民国时期,煤气灶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1862年大英自来火房,即英商上海煤气股份有限公司筹建。
1865年供气,采用西方技术。
1910年,上海不少家庭已经用上煤气灶。
随后,这项技术开始在全国普及。
使用煤气灶不当的爆炸事件,也是时有发生。
毛人凤也到了。
一看到孟绍原,便把他拉到了一边:“绍原,戴先生知道后,特别重视,有什么进展没有?”
“正在加紧清理工作,目前可以确认的是,屋子里一共有三个人,全部死亡,分别是,杨盼美、薛素珍、周曼妮。”
“什么?”
毛人凤被惊呆了。
这是那三个失踪的女特工啊。
怎么全都死在这里了?
“现场来看,不像是绑架。”
孟绍原语气有些沉重。
他很清楚,能够有这么大爆炸威力的,只有一种炸药:
黑索金!
自己可是使用黑索金的大行家!
黑索金一旦在屋子里爆炸,所有人断无幸存下来的可能!
还有一点:
黑索金是怎么爆炸的?
是三个女特工自行引爆的?
那她们为什么要自杀?
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这种决然,得有多大的勇气啊?
如果不是自杀?
那么还有一种可能:
定时引爆!
这种定时引爆,国内掌握的可没有几个。
那是在自己的要求下,小克专门研究出来的。
自己在上海用过定时爆炸装置,而且还不止一次!
虽然定时引爆已经在欧美战场出现,可国内却很稀罕啊。
甚至,军统局的大部分特工,都还不知道这种技术的存在!
有人在屋子里安放了定时引爆装置!
而且算准了时间,通过电话把军统特工,和自己引到这里来。
接着在规定的时间内爆炸!
为什么不干脆把特工引到屋子里以后再爆炸呢?
这样,能够让军统特工蒙受更加大的损失。
现场,正在进行着紧张的清理。
三具女特工的遗骸,已经被整理出来了。
“这事要死不尽快破案,麻烦大了。”毛人凤喃喃说道:“就在我来之前,宪兵队、警察局都来电话询问了。
我们担心有什么秘密外泄,所以和他们商量过了,我们有六个小时的时间,然后会由警察局进行接手。”
“六个小时,足够了。”孟绍原死死盯着前面的废墟:“足够让我们找到一些重要的证据了。”
王南星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急匆匆的从废墟那走了过来,先和毛人凤打了一声招呼,接着对孟绍原说道:
“孟处长,我们暂时发现了这么多证物。”
孟绍原接过,把东西一一倒在了地上,一样一样仔细检查着。
当他看到一样东西的时候,整个都僵硬在了那里。
那是一块手表。
“什么情况?”
毛人凤很快发现了异常。
孟绍原在那沉默了一会,然后拿起了那块表:
“这块表,我认识它的主人。”
“哦,是吗?”毛人凤精神一振:“那这是重要线索啊。是谁的?”
孟绍原轻轻叹息一声说道:“这块表,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