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找到了,就在这。”荣陶陶兴奋的抿了抿嘴唇,“而且根据内视魂图提供的量词,虚空至宝只有两枚。”
荣远山心中讶异:“只有两枚?数量这么少?”
“数量少,集齐的难度相对也就少一些。”徐风华看向了丈夫。
荣远山心中一动:“你想?”
徐风华手指揉捻着无形的裙摆,若有所思的说道:“既然淘淘只能通过莲蓬一途去往世界的尽头……”
说着,徐风华转眼看向了荣陶陶:“这枚至宝,给我吧。”
值得注意的是,徐风华是要,而不是说从她手里过一遍!
荣陶陶心中有些诧异,母亲大人从来都是不断的给予、默默的付出,她从未有过向孩子开口讨要的时候。
而今天……
荣陶陶心中念头急转,配合着母亲的话语,似乎也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徐风华的想法很简单,孩子无法通过其他至宝去往世界的尽头,但是她自己可以!
无论是去陪伴高凌薇,还是去给荣陶陶探路,徐风华都打定了主意,要将这枚至宝收入囊中。
神明的无聊游戏也好,培养继承人的戏码也罢。
最终,她要陪伴在荣陶陶、高凌薇身旁,面对那未知的前路。
“咔嚓!”“咔嚓!”
徐风华脚下冰花炸裂,行走在倾斜的寒冰隧道中,站到了荣陶陶的面前:“这是你安河叔的遗物,我来收吧。”
事实上,徐风华并不需要说任何理由,只要她开口,荣陶陶不可能说半个“不”字。
荣陶陶侧过身,让出了眼前的球型冰壁,轻声道:“卑微。”
“嗯?”
荣陶陶:“至宝的情绪是卑微,是切身意识到自身的渺小。那夜,你们仨通往龙河的路上,安河叔曾告诉我的。”
“呵呵。”徐风华却是笑了,冰凉的手掌揽住了荣陶陶的后脑,向自己身前轻轻按压。
她稍稍低头,嘴唇在那布满了雪雾的天然卷儿上轻轻一印:“我知道。”
荣陶陶心中恍然。
也对,连自己都知道,妈妈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们三人才是真正的生死战友,只不过……
荣陶陶转头看向了父亲。
只不过有人获得了的女神的心,有人默默的祝福、主动退出。
徐风华那冰凉的手掌抚上了冰壁,寻着荣陶陶手指戳碎的地方,她的手指也浅浅没入一个指节。
卑微,渺小,对这神奇的魂武世界,抱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敬畏。
谢谢你,安河。
徐风华一双凤眸中带着丝丝伤感。
几年前你来到龙河之时,你曾对我说,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不会再有更好的未来了。
你也曾说过,也许荣陶陶是破局之法。
所以你回去了,奔向了那必死的战场。
事实证明你的判断是正确的,淘淘,的确是我们北方雪境的破局之人。
在你走后的日子里……
淘淘杀穿了雪境旋涡,征服了雪境帝国,获取了三片雪莲,压下了无尽的霜雪,也镇压住了我们头顶悬着的利刃-雪境龙族。
现在的雪境,是你希望看到的吧。
百团、千山、万安。
依旧伫立着的三面城墙,不再承担抵御外族入侵的重担。
三墙内建起了一座座训练营,魂武者们可以在其中安心训练。
雪境旋涡内建起了一个个城市、一个个兽栏,驯养野生的魂兽,养殖魂宠,生产魂珠。
淘淘破局了,安河。
他把我接回来了,也把无数新鲜血液接来了雪境。
新时代的雪境人,再不像你我当年那样在茫茫风雪挣扎求生,时刻提心吊胆。
雪境的雪小了。
安河,雪境的风雪,小了。
“呼~”
一股巨大的能量波动突兀传出,扭曲的时空顺着徐风华冰凉的指尖,涌入了她的体内。
与其说这是一次吸收至宝,不如说这是一次迟来的悼念。
尽管,徐风华一直在悼念这位战死的英魂。
她自创的魂技名为安河祭、安河奠。
万宁关的城门牌匾,也在她的极力主张之下改名为“万安关”。
她一直在悼念死去的战友,只是时至今日,她才找到了他在这世界上最后的遗物。
也才对着他的遗物,讲述了这些年来荣陶陶的所作所为。
徐风华吸收至宝的过程异常顺利,仿佛冥冥之中有神明庇佑。
她恐怕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次通过吸收至宝来修行新魂法的人。
“咔嚓!”“咔嚓!”
荣陶陶急忙后退,只看到徐风华周围空间阵阵扭曲,甚至她的手臂处,大臂与小臂之间竟然错开了几厘米?
在荣陶陶眼中看来,就好像是进入游泳池里的人,发生了光的折射现象,犹如“身首分离”一般的画面。
“妈?”
“风华!”父子俩齐声开口,而在下一刻,徐风华的手臂处空间扭曲,竟然又拼凑回来了?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母亲,这……
吸收至宝,并没有耽搁徐风华多少时间,毕竟虚空属性对于她而言,完全是从零开始。
魂法晋级最多不过二星段位,也不存在长时间晋级这种情况。
徐风华稍稍抬起手掌,在莹灯纸笼的映衬下,荣陶陶再次看到了她那错位的指节。
一时间,荣陶陶的内心是崩溃的!
虚空属性太过玄妙,他是真的害怕自己的母亲,突然间身首分离,而后拼凑不上,就这样惨死在这里……
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虽然听起来很是心酸无奈,但是对于一名英雄而言,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才是他们应有的荣光!
而不是在一个昏暗幽深的狗屁冰窟窿里,无声无息的了却余生。
这一刻,荣陶陶连抢夺徐风华体内至宝的心思都有了!
他再也忍不住,他踩着冰壁,步步向前。
本以为,母亲正在与天斗、与至宝斗,然而当荣陶陶在冰壁上蹲着横行,看到她的侧颜时……
荣陶陶似乎意识到自己关心则乱,陷入了思维误区。
徐风华并没有危险?
起码她不认为自己的存世状态不稳定,她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扭曲错位的指节,眼中写满了哀伤。
“妈妈?”荣陶陶小心翼翼的唤到。
“嗯。”徐风华转过头来,看着身旁蹲在冰壁上的孩子,她突然笑了。
眼神伤感,笑容苦涩,那是一种杂糅的情绪,复杂到了极点。
“看来,我有资格陪伴你的分身前往虚空之地了。”徐风华轻声开口,一手按向了荣陶陶的脑袋。
那伸直的手臂再次错位,瞬间化作了三段,又在下一刻合成为一,冰凉的手掌最终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
“呵。”徐风华深深的叹了口气。
你已经走了二十多年了。
而你留给这世界的最后遗物,依旧在帮助着我们,庇护着我们前行。
荣陶陶疑惑道:“什么意思?”
后方,突然传来了荣远山的话语声:“当年在战场上,你安河叔也曾展现过这样的存世状态。
晶龙曾一口吐息,结结实实的喷在他的身上。
安河也是那片区域中,唯一一个没有被冰封的人类战士。”
荣陶陶怔怔的看着徐风华的手臂,似乎是在等着它再次错位:“那他…安河叔既然能豁免伤害,他是怎么死的?”
荣陶陶突然吃痛,咧了咧嘴。脑袋上按着的手掌微微握紧,攥住了他的卷毛。
“没有人能杀死他。”徐风华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轻轻松手,歉意的对着荣陶陶点了点头。
后方再次传来荣远山的话语:“安河是战到了最后,力竭而亡的。”
徐风华笑了笑,默默垂下了头:“相反,我本该死无数次。”
“我们…我们先出去吧。”荣远山迟疑片刻,开口提议着。
毕竟周围晶龙群环绕,此地凶险异常。
荣陶陶和徐风华有着绝对的武力,根本不在意这群宵小。但是对于荣远山而言:晶龙,依旧是当年的晶龙!
荣远山很强,但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如果没有徐风华或是荣陶陶在此镇着,他是万万不敢只身闯入龙潭的。
他也许会殒命于此,尤其是对于云巅魂武者来说,晶龙的星技简直就是天克云雾。
而且荣远山认为,离开这幽深昏暗的冰窟隧道,也许对妻子的情绪能有所缓解。
“走吧妈妈,我们先回望天缺,先去找何司领汇报。”荣陶陶也开口提议着。
原来这样的错位扭曲是至宝的特性,这无疑让荣陶陶心里的石头落地。
“嗯,好。”徐风华迈开了脚步,却是稍稍转头,用余光看着冰窟隧道的尽头。
她望着遗物曾经遗落的方向,似乎是在做最后的道别。
敏锐的荣陶陶,自然察觉到了这一切。
他忍了又忍,还是小声说道:“妈妈,你不用留恋这里,也不用道别的。”
“嗯?”
“因为安河叔的遗物已经在你手里了。”
荣陶陶小声安慰着:“你已经找到它了,它属于你、也一直会陪伴你左右。”
“嗯……”听着孩子宽慰的话语,徐风华轻声应着,脚下的步伐渐渐加快。
三人组走出冰窟之时,驻守在外的夭莲陶已经安排好了一切,直升机准备就绪,直抵望天缺城,去找何司领汇报。
隆隆作响的军机上,荣陶陶看着对面坐着的沉默父亲,忍不住开启了松雪无言:“爸爸很大度。”
“什么?”荣远山回过神来,好奇的看着对面的孩子。
荣陶陶犹豫片刻:“妈妈对安河叔的情感。”
“呵呵。”荣远山却是笑了,挥散了黄云至宝的他,情绪也渐渐恢复如常。
年轻时,万安河对徐风华的追求从来不加掩饰。
一家女,百家求。理应如此。
只是徐风华选择了荣远山,两人早早定下了终身,她也在第一时间,明确告知了万安河她的决定。
三人皆君子,无关对错,只关选择。
所以万安河才会退出,献上了他最后的祝福,只身前往虚空之地。
她对他的情感,和荣远山对他的情感是相同的。
想着,荣远山扭头看向了窗外,心中同样有些伤感。
修梦 小说
大度?
何来大度一说。
他也是我的生死战友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万宁关不叫万安关,而是叫远山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