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帝國
小說推薦復活帝國复活帝国
任重不在乎其他同学的想法,但树欲静而风不止。
偶有闲暇时,他看着那些个试图在自己身上玩“校园霸凌”而未得逞的同学,也时常会想,可能这些人只是不成熟,太年轻,三观不够健全,假如自己多花点心思,更宽容些,说不定还能感化一些人。
但他最终什么也没做,毕竟他既不怕霸凌,也不想在这里拓展社会关系,扩张势力。
任重提出转班这件事时,稍微受到了一点阻力。
学院高层试图给他的快速毕业设置人为障碍,表示普查官学院里从来没有人在进校短短一周就升阶,这不合常识。
任重搬出公开的校规。校规里明文标注,任何学生,只要觉得自己的水平达标,都可在任何时间申请单人进阶考试。只要考试合格,即可当场进阶。每个学员在不同的阶段可申请三次提前进阶考试,三次不达标就失去申请单人进阶考试资格,必须按部就班的学习。
在学院教务处,任重据理力争道:“既然有公开的规则,那就自然要遵守。规则里没有明确说进校一周的人不能考,那我就可以。以前没有我这种人,不代表以后没有,更不代表我今天就不行。如果你们拒绝我的合理诉求,我会向协会人事部投诉。”
最终,任重成功得到了初级班的晋升考核,并以满分过关。
他并不在意旁人震惊的模样,早已见怪不怪。
终极全才 小说
自此,任重便和秦香这群不怎么友善的同学挥手作别,换到了中级班,奔赴新生活。
新班级的气氛和原班级稍微有点差别,任重并未再碰到敲打新人的常规流程。
原因很简单,通常情况下,中级班里都不会来新生,能通过单人进阶跳级的,都非泛泛之辈。
更何况任重先“羞辱”秦香,后暴揍全班的英勇事迹早已在全校传开,没点底气的人并不想去招惹他,犯不着。
乐得清闲的任重从头到尾没与新同学多说一句废话。
此外,他在教师队列里也出了名。任重甚至更进一步,只在名义上挂在这中级班名下,其实上课都在隔壁小办公室。他的上课顺序也和别人不同,他都抓的任课老师的休息时间,进行一对一教学。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要享受这私人订制的课程,他都加了钱。
任重不爱欠太多别人的人情,能用钱解决的,就不用感情。
日子继续一天天的过,十天后,他再次通过了中级班的担任进阶,荣升高级班。
任重已经适应了前面十天的私教日子,打算接下来在高级班里也如法炮制。
按照普查官学院的规则,当他通过高级班的考核后,便正式脱离学员身份,成为一名新科实习普查官。
普查官是一个行政类的岗位,担负是游走全球监察人间判定城镇生死的职责,需要对一个又一个城镇进行现状评估,以判定这城镇该不该继续存在,后续发展方向等等事项。
这事儿看起来挺玄学,挺文科,但其实又是个非常理科的事,因为普查官体系内有一整套评估体系,有多个权重指数对小镇进行多维度判断。
当初,任重在权重较高的职业者战力评估中一锤定音拯救了星火镇。
但并不是每个小镇都有他这种越级的怪物,绝大部分小镇还是靠的常规指数过关。
这些指数涉及到大量经济学、政治学、心理学、管理学、人口学知识,在具体计算时,既要考虑到普查官的主观感知,也要考虑到客观的可以量化的数据。
这些东西对别人来说很难,但任重其实早已适应了这种思维模式。
他现在要做的,只不过是补足执行这思维模式时需要的计算公式罢了。
他结合这大半月的进度,推测自己应该会在15天后成为实习普查官。
他的心里有了预期,就真正有了底。
但任重越有底,有的人就越慌。
悄无声息的,协会里已经成立了一个紧急应对小组,专门讨论任重这状况。
当初成功将任重送进普查官学院时,协会里有部分人可谓长舒口气,觉着这真是妙计,轻轻松松就能将他困住数年。
如今这大半月下来,随着任氏集团失去主心骨,局面有了变化。
尽管任重自己又在下源京市搞出了个五方联盟,经济影响力顺着紫晶矿业与唐古集团的脉络往外走了很远,更从唐翔云手里搞到一座重要的港口小镇,但控制资源回收公司和开办矿场并不能大规模驻军,任氏集团里也没那么多实力过硬,可以在外分散驻扎的精锐战士,所以任重的势力对外进行军事扩张的步伐反倒大为减缓。
在此期间,在自治令的推动下,第一洲里其他各方势力却又在快速整合,一个又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第一洲中四处崛起。
其中数家得到孟都集团暗中扶持的势力更已经接近了任氏集团的规模。
并且这几家还有着天然的战略同盟关系,联合起来后,总体兵力规模更胜过任氏集团。
一切都在向着休伊特·奥古斯都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这紧急应对小组并不想看见任重早早重获自由。
他们思来想去,最终找到了办法,那便是在协会内部暗中调配,将所有正式普查官里为人最恶毒,最难缠的那位给搬出来,让这人成为任重的导师。
以任重的性格,大约第一天就会和他的导师闹僵。那么,任重想过这至少三年的实习期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经过一系列暗中运作后,这应急小组将那名恶毒普查官的“档期”给挪了出来,只等接下来任重主动上钩。
……
进校的第26天,又是一天忙碌的课程,任重回到自己别墅,按照惯例打开腕表里加载的梦网系统,准备与诸多心腹下属沟通一番。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梦网系统竟显示离线,他怎么也连不上。
任重不得不重新切换到公开的“微信”系统,尝试联络他的信息主管花月岚。
这回还行,只一次拨号就直接接通。
二人开始打起机锋来。
任重:“研究所里到底什么情况?复苏计划最近的进度怎么样?”
花月岚:“还行,一切稳定,有些小BUG需要修复。你等我十分钟。”
“行。”
任重挂断微信通讯,十分钟后,花月岚给他发来个语音条信息,“已经修复。”
随后,任重又切换到“梦网”,这下能畅所欲言了。
他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无法登陆梦网?”
对面的花月岚叹了口气,“没办法,我虽然将我们自己的通讯系统嵌入到了复苏计划的底层逻辑里,但还是得进行大量本地化运算,以维持信息加密深度,防止被监控。但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全新的局面。”
冷少,請剋制 小說
任重:“怎么说?”
花月岚:“无论是维持‘梦网’,还是科学院里正在推进的内燃机全面开发,还是各项配套的其他机械开发,又或者是石油与煤炭开采矿区的新建,还是整个集团下属所有产业链、军事装备的通讯与维持,都需要庞大的运算算力。你最近又在科学院里弄了个屠龙营。前面几天还好,但最近这些天,屠龙营里的人似乎上了路,算力需求日益增长,一天比一天更夸张。”
“如果是以前时,这种级别的算力需求通常不可能由咱们这种地方性企业自行解决,都是通过深讯集团那边的云算力服务,将请求发送给‘网’,得到‘网’的算力配额,再由‘网’来进行支撑。因为‘网’具备无上限的性能,企业不管需要多么庞大的算力,都只需要不断放大幽灵粒子通讯器阵列的规模即可,非常简单。”
“但现在嘛,‘网’没了。我们的领土内自产的墟兽晶片又得大量交给唐古集团,以满足复苏计划的消耗。尽管我们也是复苏计划的研发主导机构,可以不断蹭些边角料,还能自己截留些晶片晶核,但始终不够用啊。”
花月岚把事情讲得很清楚,任重听得也挺无奈。
他想了想,“这样,回头我会让鞠清濛将更多的人派遣出去,进驻到唐古集团新转让给我的城镇里,多从外地将墟兽资源拉回来。”
花月岚,“这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屠龙营里那些人研究的东西,消耗实在太大了。”
任重:“能应付多久是多久吧,我接下来再想想办法。总之,你还是得尽量保持住‘梦网’的稳定性。”
花月岚:“好的。”
挂断通讯后,任重开始挠头。
之前他通过暗中摧毁“网”让别人感受痛苦,倒没想到如今自己也成了这事的受害者。
至于如何开发超级计算机,出身自21世纪的他心中的确有一整套思路。
假如给他足够的时间,任重认为自己应该有机会在墟兽晶片的体系之外重新搭建出两条硅基芯片和碳基芯片的科技路线来。
但是,就只是一个研发可控核聚变的屠龙营就足够消耗资源了,现在进一步开辟新战场,恐怕只会更拖慢进度,得不偿失。
任重冥思苦想了一夜,各种各样的点子在他心头翻来覆去地出现,又被否定,并未找出解决方案。
愛上你的屍體
第二天一早,又是新的学习日,他暂且压下心头杂念,再去了学院。
中午十二点,他先送走了私人教师,然后回到小办公室的书桌上,再度啃起书来。
如今的他早已不再去食堂,卓翼航将会在十二点零五分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门外,给他带来足够十人份的丰盛午餐。
二十余天来,他已经完全习惯了卓翼航细致的照料。
卓翼航不仅守时,更会主动花心思去调整菜单食谱,以满足任重的口味,是个绝对称职的助理。
邪 王 追 妻 毒 醫 世子 妃
时间飞逝,不知不觉间任重的肚子饿得咕咕直叫。
他疑惑地抬手看了眼腕表,已经下午一点半,约好的老师都快来了,但卓翼航并未出现。
“奇了怪了。”
任重一边嘟嚷着,一边用腕表拨通了卓翼航的通讯编码。
通话申请的提示音响了一分钟,对面并未接通。
再拨一次,又等了接近四十秒,终于接通了,但对面传来的并不是卓翼航的声音,而是一个陌生人。
“尊敬的七级公民任重您好,我是下源京市城市卫生管理处处长刘韬。”
任重眉头皱起,心头泛起不详的预感。
他问道:“怎么回事?腕表的主人卓翼航呢?他发生什么事了?”
对面那刘处长稍感疑惑,“任先生,我不太清楚具体的缘由。不过他刚被尸体清运车拖到了我这里,我将依照城市管理规定,对他这样的受限制公民进行取脑。至于他的尸体,我将以合理的价格出售给孟都集团。”
任重从座位上猛然站起,“什么!什么情况?死了?怎么死的!”
问着问着,他马上知道自己不可能从对方口中得到答案,再改口道:“刘处长你等一下,卓翼航是我的助理。你先不得处理他的尸体,我将会亲自过来验尸。”
对面的刘处长顿了顿,疑惑道:“任先生,我这边拿到了他的身份铭牌,他只是一名普查官学院的永久合约员工,与你本人并没有直接关联。你的要求不合理。”
任重大怒:“那我不管!我必须见到尸体,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我不管你刘处长是什么角色,我都会让你付出惨痛代价!你好自为之,我只警告你一次。”
听着对面近乎暴怒的语气,刘韬暗暗吞了吞口水,决定不招惹对方,只老老实实改口道:“好吧。我等你二十分钟,过时不候。”
任重一咬牙,“候与不候,你说了不算。”说完,任重便飞速扑出小办公室,也顾不得这是三楼,直接凌空跳起,并悍然落地。他在地上转了两圈卸了力,再以极快的速度奔向教学楼对面的飞行器停靠站。
此时的他心中倒也说不出有几多愤怒。
相反,他很冷静。他也知道自己其实不必去验尸也能查出卓翼航的死因,他心头也已经隐约有了些猜测,但他就是想去看看尸体,以确定自己接下来该采取怎样的策略,做什么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