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汉世祖
武清县行在内,归来的刘皇帝在直接坐帐,接受表情轻松的臣子们奏事。
“有结果了?辽阳拿下了?”刘皇帝面带笑意,神采飞扬。
“正是!战局已定!”刘煦给了一个肯定的回应。
在刘皇帝北巡的这一个月之内,辽东的战事,在汉军大举东出之后,便推向了新一轮的高潮,双方留在辽河平原上,围绕着辽阳、沈州、辽州诸城,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的攻防交锋。
不论战争的规模还是烈度,都远超此前的战斗,近一个月的鏖战下来,总算是出结果了。
起初,耶律斜轸采取集中力量,收缩防线的做法,意欲将战线拉长,将辽东决战的战场转移到北面的咸平、通远地区。
在汉军筹备东进的过程中,也确实让他转移了一批军力、钱粮。然而,这打仗毕竟是双方的事,难以让他一厢情愿。
汉军的反应速度,大大超过了耶律斜轸的预期,搜集、传送情报的能力与效率,也超出其想象。
从军情、武德两机构的探子那边,得到了辽军的异动,虽然有些惊诧于耶律斜轸的大胆与果决,有些不敢置信,但还是基本判断出了辽军的意图。
在此基础上,赵匡胤也一改此前保守呆板的战法,而是采取主动,选择大胆出击。东线,由高怀德统,加上补充的李汉琼部,以十万之众,出辽军弃守的岩渊城,直扑辽阳。
而赵匡胤则自领行营主力,弃辽阳而不就,转道向北,挺进沈州、辽州地区。在这个过程中,已经补充到五万之众的汉骑,则更先大举出击,追歼辽军。
此前,在城池攻防上,骑兵的作用不大,赵匡胤也省着使,基本只用作保护辽东走廊的后勤补给线。
但在辽河平原上,骑兵的作用,也就能够得到充分发挥了,赵匡胤也敢大胆使用,平原上的河流对汉骑的限制也小。
辽东的辽军,实则也是以步军为主的,锦州之战后补充的汉骑,虽然多了征召的蕃骑,但汉军骑兵的实力已然压过了辽军,这给耶律斜轸的计划,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以及重大打击。
当汉骑的活动范围,扩散至北面的辽州时,耶律斜轸的北撤行动,也就彻底宣告失败了。在战局艰难,颓势难挽的情况下,想要把军队安全从容地北撤都难,何况那么多的辎重人畜。
汉军的反应速度出奇的快,执行力出奇的高,对辽军而言,形势就越发困窘了。面临如此危急形势,耶律斜轸自然不甘受缚,也是积极反应,采取反制措施。
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 小说
耶律斜轸的目标也选得很明确,直接放到了那些锋芒毕露,且肆无忌惮的汉骑身上。当时,活动于沈州以北八十里辽滨、延津地区的汉骑,只有汉将曹翰率领七千汉骑,虽然给辽军在辽东北部地区的行动造成的极大的阻碍,却也显得孤军深入。
于是,耶律斜轸果断将手中保留的全部近两万骑派出,分两路合击。双方在辽河东岸,展开厮杀,汉军人寡,辽军人众,且突施一击,以至于汉军处于下风。
曹翰此将,为人或许张扬残忍,但在战场上作风很是硬朗,面对不妙的形势,表现地尤其顽强,带领麾下蕃骑力战。
当然,这也在于,平原之上,想要完全歼灭一股骑兵,难度是很大了,费了很大功夫,辽军方才将曹翰军赌在辽河之滨。
然而,曹翰并不是孤军奋战,在沈州地区活动作战的汉骑闻讯,都纷纷前往支援,与他们纠缠的其他辽骑,也都得令参战。
于是,由耶律斜轸发起的一场反击战,逐渐演变成一场骑兵会战,汉辽双方八万余骑,在沈州及辽州的上百里区域间,进行着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厮杀战斗。
敦煌賦
并且,这还只是个开始,在南面正向沈州进兵的赵匡胤大军得信,毫不犹豫,遣马仁瑀率领五万步骑,沿着辽河北上,水路并进,以作支援。
对此,耶律斜轸也是下定了决心,遣军骚扰迟滞,但是,汉军倚仗着水运的优势,辽军想要完全断绝支援,也是无法做到的。
马仁瑀军,耗费了三日时间,赶抵战场,而辽军的主力,也在耶律斜轸的调度下,集结到位。在辽州西南五十里的辽河之滨,汉辽双方展开了一场迫不得已的决战。
正面战场,辽军在耶律斜轸的统率下,集中了近七万步骑,汉军稍少些,也有六万多人。如果再加上主战场之外的骑兵对战,双方参战的马步军加起来就有近十八万人了。
为了这场战役,耶律斜轸算是竭尽全力了,将锦州之战后积攒征召的能够作战的军队都投进来了。他并不想做这种赌博式的决定,但是无奈,汉军的战刀已然架到脖子上了,不主动求战,最终只会在赵匡胤的压迫蚕食中,被困死,挤死。
然而,对赵匡胤而言,你已经出全力了,我还游刃有余。在他的调度下,行营的汉军,是源源不断地通过辽河支援而去。
如果有什么是耶律斜轸的重大失误,那就是战场选在了辽河之滨,但这也不是他个人意愿所能决定的。
因此,当正面战场的汉军突破十万人之后,辽军就已经支撑不住了。这一场战役,前后一共打了十三天,最终形成了一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混战,辽军被迫无奈地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最终,还是汉军凭借着更为雄厚的兵力,更充足的补给支援,取得了辽河战役的胜利,辽军则以完败告终。
到七月二十八日,败势难挽的情况下,辽军不支而退,这一退,就是溃退。
正面以及辅助战场,辽军死伤逾三万人,被俘一万多,余者溃逃难计,耶律斜轸最终没有回辽州,而是直接逃往辽州东面的银州(铁岭),跟随他的,只剩下两万出头的军队,即便加上陆续收容的各路辽军骑,也不到三万人。
汉军这边,经过这样一场激烈的大战,也难免伤亡,不过,得益于更犀利的武器,更优良的防护,再加上是胜利方,伤亡控制得很好,最终也伤亡加起来也不到两万,其中,损失最重的也就是曹翰军,折了一半多。
事实上,一场辽河大战,算是彻底奠定了辽东战局。这一场战役,也是耶律斜轸能够发起的面对汉军侵逼最有力一次反击,但在汉军更雄厚的实力以及更强势的应对下,一败涂地。
辽河之战,辽军损失惨重,算是失去了最后反击汉军的资本。自那之后,辽军在辽东乃至渤海地区,再无兵可调,无粮可征,自银州以南的广阔地区,都只能任由汉军攻略。
至于耶律斜轸收缩北上,据通州而防,以待反击的计划,直接夭折,反而在执行的过程中,大败亏输。
尤其是沈州,那是作为北撤的中转站,其中大半的物资没能转运成功,被困在城中。事实上,在辽河之战激斗正酣时,耶律斜轸就已经收到了来自上京耶律贤的命令,不准放弃辽阳,务必死守。
然而那个时候,已经难以挽回了。耶律斜轸算是为他果断大胆的决策买了单,结果就是,辽东战局一败涂地,覆水难收。
或许,如辽耶律贤的命令,集中力量,防守辽阳,不去做额外的想法,会是另外一种结果,至少不会败得这么快,这么惨。
但最终的结果,也不会乐观到哪里去,耶律斜轸能够想象到的,便是集中兵力,然后被汉军合围,再来一场“锦州攻防战”。
喔 我 的 皇帝 陛下 2
但是,历来作战,选择困守,都是放弃主动的做法,缺少外援,那也只是自陷死地,最终难逃败亡的结局。并且,还是那一点顾虑,辽阳比锦州难守。
或许耶律斜轸也是看到了那没有希望的结局,才采取这种冒险的做法,包括发动辽河战役,也是想要破局的表现,只是他失败了。
说到底,还是汉辽两军之间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汉军将帅手里的能打的牌太多了,选择也多样,只要他们脑袋清醒不犯错,不论耶律斜轸有怎样的筹谋与计划,都是无谓的挣扎,都显得那么无力。
辽河之战,只是将辽东的战局快进了一下。其后,自银州以西南,最主要的三座辽国城池,辽阳、沈州、辽州,都陷入了汉军的围困。
辽州空虚,干脆投降,紧接着沈州,在赵匡胤主力大军的围困下,只支撑了三日,也告破。唯有辽阳,作为东京首府,辽将耶律海没有来得及撤出,这也是块硬骨头,誓死负隅顽抗。
由耶律海统帅的只有一万四千余辽军,他又将城中男女全部集中起来,以助守城,当然,这注定是困兽之斗。
面对高怀德十万大军的围攻,只坚持了十日,就告破了。刘皇帝此番收到的,正是收复辽阳的捷报。
辽阳一下,那么辽国在东北开发最为成熟的地区,也就纳入大汉手中,也代表着辽国对东北地区的统治正式进入倒计时,汉军则可以辽河平原为基地,继续从容地向东北挺进,追歼耶律斜轸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