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嗖~”
一支利箭忽然穿透了烟幕,直奔赵官仁的面门而来,但更狂暴的箭雨他都感受过,听到破空声就知道箭来了,他抬手一挥就把箭弹飞了,顺势冲出烟幕又抬枪开火。
“邦邦~”
两颗子弹打烂小破院的墙头,顿时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可赵官仁并没有选择去踹门,他飞速绕过小院冲向后方,正好赶上一名黑衣头套人,从院子后门内跑了出来。
“邦~”
赵官仁抬手一枪命中对方大腿,对方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可与之相邻的破屋内又射出一支冷箭,但赵官仁脑袋一偏就躲了过去,还顺势给了对方一枪,射进了黑洞洞的屋中。
“不要过来,卧倒……”
赵官仁突然大喊着扑倒在树后,只见倒地的黑衣人猛然按动一枚按钮,小破院里顿时发生了巨大的爆炸,屋子一下就被炸上了天,院墙和黑衣人也一块被炸飞了出去。
“啊~”
追过来的张队刚趴下就被掀飞,滚落在泥地上被碎砖覆盖,赵官仁躲在树后整个蜷缩了起来,只感觉大树“咔嚓”一下折断,瓦砾稀里哗啦的掉落,脑瓜子也被震的嗡嗡作响。
“噗~咳咳咳……”
赵官仁嘴里喷出了一口泥沙,摇摇晃晃的爬起来一看,小破院已经被夷为平地了,黑衣人被炸的碎成了好几截,幸亏他刚刚没往院里冲,他就料到对方会设下陷阱。
“站住!不然打死你……”
赵官仁忽然扭头大喝了一声,隔壁的破平房也被炸塌了一半,但另一名黑衣人已经逃上了小路,他抬手一枪也没打中目标,反而打光了最后的子弹,只好抽出甩棍追了上去。
“站住!你跑不了了……”
赵官仁迅速冲进一条林荫小道,眼看着黑衣人蹿进了树丛中,可一道黑影却猛然从侧面射出,居然一个飞膝直奔他而来,他本能的横起甩棍格挡,但一下就被顶飞了出去。
“砰~”
赵官仁四仰八叉的摔进了一片灌木丛,没想到对方居然还阴了一个人,而对方抽出一把狗腿就朝他砍来,他立即抬腿往后一翻,抓了把泥土扬了出去,顿时让对方停了下来。
“他没枪了,弄死他……”
对方怒喝一声又砍向赵官仁,逃走的黑衣人也去而复返了,可赵官仁已经一跃而起,对方的狗腿直往他头上砍来,但他却抡起甩棍斜上一抽,一下抽在对方拿刀的手上。
“啊!!!”
对方惨叫一声捂手退后,狗腿一下就飞了出去,可他还想起腿踢过来,赵官仁一脚踹在他膝盖上,反手一甩棍抽在他脸上,对方立即甩头倒地,连嘴里的牙都飞了出来。
“嗖~”
一支弩箭近距离射了过来,第三人竟有一把小弩,可赵官仁却跳过他同伙用胸去接,弩箭一下就被防弹衣挡了出去,然后一甩棍砸飞对方小弩,跟着反手捶在对方的胸口。
“噗通~”
黑衣人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可刚想足球踢的赵官仁却愣了一下,收起腿本能的抖了抖手腕,笑道:“兄台的胸肌为何如此浮夸,莫不是硅胶的干活,不想爆掉就束手就擒吧!”
“放下武器,举起手来……”
一队特警忽然从侧面冲了出来,几道手电光团团照住了几人,赵官仁连忙举起手喊道:“我是金永岩,张副支队在炸烂的院子外,厂房里还有一名歹徒,你们快去……”
“卧倒!”
一名特警忽然朝黑衣人开了枪,赵官仁猛地扑出去趴在了地上,只听身后穿来了一声爆响,竟是小娘们扔了颗手雷,但腿上挨了一枪之后,竟把她昏迷的同伴炸烂了。
“快叫救护车,她是重要的活口……”
赵官仁一个蛙跳扑到女人身上,骑在她胸口跪住她的双臂,一下打飞她左手的尖刀,猛地将她的头套给扯了下来,但这人高马大的娘们,竟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中年妇女。
“放开我,你滚开……”
老娘们疯驴似的又喊又叫,力气远比家庭妇女大多了,特警们赶紧上来把她给拷住,还用扎带给她中枪的大腿止血,而赵官仁看她反抗的太激烈,连忙一个手刀劈在她脖子上。
“一定要上约束带,这是个职业的杀手……”
赵官仁从昏迷的女人身上站了起来,此时大批的警车都赶到了,等赵官仁走出小路一看,灰头土脸的张队长自个爬了起来,一屁股瘫坐在路边上,懊悔的砸了一拳大腿。
“不用管我,厂房那边还有两个……”
赵官仁冲卢明佳等人摆了摆手,坐到张队长身边递了颗烟,双双点燃之后他才问道:“这可是杀头的买卖,你为什么要帮张平河,你到底参与了多少,又知道了多少?”
手握寸關尺 小說
“唉~家里人都知道张平河没失踪,一直以为他在外面躲债,我整整十七年没见到他了……”
张队长吸着烟郁闷道:“我当时根本没把他和杀手挂钩,可他突然捡了我的枪对着我,说他有难言之隐,让我帮他一次,晚两天一定会来找我自首,他妈可是我姑啊,我不帮他还能怎么办?”
赵官仁眯眼问道:“你没去他家质问吗,他躲藏你有没有帮忙?”
“我疯啦?再帮他我就得坐牢了,当晚我就去他家了,可他父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劍之王國
张队无奈道:“据说张平河一直在外地打工,隔三差五就汇一笔钱回来,他们也联系不上他,可这么大的案子我也不敢跟你多说,只好偷偷的调查,今晚是我第二次跟他碰面!”
“要不是亲眼看到你跟杀手枪战,我今晚肯定得给你一枪……”
赵官仁鄙视的说道:“你这脑子还是调去当交警吧,要不是你自作聪明,孙玉麟和张平河都不用死,不过确实很蹊跷,他最后没说完的那句话,应该是我老板一直在你身边!”
“这事查一下就知道了,他最后的单位是一家私企……”
张队吸了口烟说道:“不过他老板至少也得五十多岁了吧,他还说杀人不是为了自己,杀的又是孙玉麟和郑维龙那些人,应该跟姑姥山枪杀案有关,难道是为当年的死者报仇不成?”
“枪杀案跟孙玉麟他们无关,只有一件事能把他们联系到一块……”
赵官仁弹飞烟头正色道:“梧桥豆腐渣工程案,九死十三伤,工程是吴承光和孙玉麟总承包,郑维龙他们虽然是替罪羊,但也是参与者和得利者,不过为什么连女人也杀,我就想不明白了!”
“还有一件事很奇怪,为什么一定要把你兜进来……”
张队若有所思的说道:“他们把孙玉麟的藏尸地泄露给你,肯定是想引你跟他们斗,但谭四狗昨晚打电话给吴承光,亲口否认他派人杀害孙玉麟,这也就是说……杀手不是他们的人!”
“或许不是谭四狗的人,但肯定跟夏明东有关……”
赵官仁望着呼啸而来的救护车,起身说道:“这事越来越复杂了,咱们得挖出张平河的老板才行啊,还有杀我儿子的老板娘,你一定得帮我找出来,你包庇的事我就选择性遗忘了!”
“唉~我也不想包庇啊,可枪都顶在我头上了……”
张队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跟着赵官仁一起走到了救护车边,警察们把尸体和伤者都抬了过来,两名中枪的歹徒,三具尸体,还有一具碎尸,看的小护士都当场吐了。
哥哥是大笨蛋
“岩哥!人家说歹徒都是你打死的,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啊……”
卢明佳等人难以置信的走了过来,刚赶到的领导们也是啧啧称奇,一口气死了这么多人,连张队长都弄了一个鼻青脸肿,但赵官仁只是一身灰而已,一块油皮都没有擦破。
“运气好呗!我晚上眼神特好……”
赵官仁随口敷衍了一句,拦住张平河幸存的同伙,这家伙肩头挨了一枪失血不少,昏迷到现在也没有苏醒,他连拍了几下都没有反应,只好退后问道:“人质解救了吗?”
“两名人质都被解救了,六名歹徒没反抗就投降了……”
许宁怪异的说道:“张平河跟绑匪好像不是一伙的,张平河的照片他们都说没见过,上线通过电话遥控他们,并且只雇佣了六个人,他们没有枪械,刚刚也没有接到任何人的警告!”
“查查张平河身上的手机,搞不好他们就是上线……”
赵官仁扭头往前方走去,只看被甩出车的警员被抬了过来,连同被绑票的少妇也让人带了过来,他立刻好奇的问道:“小姐姐!你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
“金……大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我班上的學生、一晚上死了24人。
風蕭蕭兮 小說
小少妇松开搀扶她的女警,惊魂未定的走到赵官仁面前,见赵官仁满脸懵逼的摇了摇头,她郁闷道:“你真失忆啦,我是钟瑶啊,孙玉麟的老婆,前几年在你前妻家我们见过!”
“哦!钟瑶啊,怎么把你给绑了……”
赵官仁恍悟的点了点头,孙玉麟有个事实婚姻的老婆,长期同居帮他照顾老人和孩子,但始终没打结婚证,不过她是名副其实的管家婆,孙玉麟的私生子和财产都由她在打理。
“还不是遗产闹的嘛,今天一下来了十几个女人,全都问我要钱……”
钟瑶带着哭腔说道:“我被她们缠的头疼,一个人出门吃饭就被绑架了,问我玉麟的小金库在什么地方,我说不知道他们还打我,可我真的不知道啊,私房钱怎么会告诉我呢!”
“小金库?没问你要钱吗……”
赵官仁的心里猛然一动,张平河他们可不是冲着钱来的,而钟瑶果然可怜兮兮的摇了摇头,居然没问她这个管家婆要钱,显然是为了找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