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王后吼了一声:“那你倒是运啊!”
拐個惡魔做老婆
“现在正在谋划……”拔轮德很无奈的解释起来。
暹罗的航空业并不发达,尤其是王家军的空运能力更是非常有限,空军只有不太多的基地,当然也有不太多的飞机。
所以,拔轮德需要先从各个基地把部队集结起来,前往最近的空军基地,再由空军派运输机运往首都。
虽然相关工作正在做,但因为流程繁琐,需要协调各个部门之间的关系,所以进行得非常拖沓。
这里面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大家通常说的“王家军”其实是指陆军,而拔轮德的主要势力也是在陆军,空军和海军跟陆军属于不同军种。
空军和海军虽然实力不强,但也不是陆军随便可以领导的,事实上,三大军种多年来一直不睦,各有各的利益,各有各的想法。
甚至于,海军在历史上还曾发动过兵变,软禁了王家军的主要将领,后来这场兵变被陆军平息。
因为海军和空军实力毕竟很弱,没有跟陆军正面叫板的资格,所以事情最后没有演变成内战。
这些年来,陆军势力一直处于绝对优势,死死压住海军和空军势力,但也没能完全控制这两个军种。
拔轮德启禀王后道:“对于首都发生的这些事情,我知道海空军内部很多人不满,不赞同我们的做法,现在需要空军帮我们运送兵员,空军那边故意搞得拖拖拉拉,暗中跟我们各种作对。”
“听着,这个国家属于王室,所有王家军必须效忠王室,现在是玩更是要求平定叛乱,任何军种所有将领必须听命。”王后恶狠狠的道:“既然有人添乱,你把名字给我报上来,我可以让陛下直接把他们免职。”
“好。”拔轮德马上说出好几个名字,全都是空军重要将领,毫无疑问,拔轮德是借机打击异己势力,借助王室搞掉那些不听自己话的人。
说起来,拔轮德到也没冤枉这几个将领,因为他们确实反对陆军,而且也不愿意参与首都事件。
“明天我就让他们下台。”王后信心十足的道:“陛下一定会听我的,让他们全都滚蛋。”
“撤职这几个将领,能够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让其他将领老老实实的听话。”
“真没想到空军这个时候会跳出来跟我们作对。”王后拿出了招牌性的冷笑:“看起来,我们内部有不少应该清理掉的人,不只是市民同盟,包括王家军内部也是。”
拔轮德点了点头:“如果不及时采取行动,这事儿最后就被苍浩和庞劲东看笑话了,我们必须用充足的兵力,迅速碾碎所有暴民。”
就在这个时候,有王宫侍从进来通报,说是巴立玛努探求见,有特别重要的事情。
“他怎么来了?”王后这会儿不太想见巴立玛努探,不过还是吩咐:“让他进来吧。”
几分钟之后,巴立玛努探气喘吁吁跑进来,满头大汗:“不好了,殿下,出大事了……”
王后很不满:“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狼狈?”
巴立玛努探一边擦汗,一边回答:“刚才,几分钟之前,运河城一座酒店发生爆炸, 有几个房间被彻底摧毁……”
“好事儿啊。”王后淡淡然的道:“运河城出事越多越好,最好彻底陷入动荡,让苍浩一伙儿无法控制局面。”
巴立玛努探一个劲摇头: “没那么简单,发生爆炸的酒店房间,是王室代表下榻的……”
“什么?”王后大惊失色:“人怎么样了?”
巴立玛努探很尴尬的回答:“根据目前的情报,应该是全都死了,爆照毕竟太猛烈了,连蚂蚁都无法活下来……”
“你这个废物!”王后很想撕烂巴立玛努探的脸:“你是怎么搞的!”
巴立玛努探急忙解释:“跟我没关系啊,是泰南圣战者,就在爆炸发生之后,泰南圣战者在FB上发了一条信息,表示将会对这一事件负责。”
冥河傳承 小說
“泰南圣战者?”王后愣住了:“就是那个最近特别活跃的分离组织?”
巴立玛努探点头:“对啊,他们近期对运河城策划了一系列进攻,还炸掉了一架民航班机……”
王后深感意外:“他们怎么搞到我们头上了?”
拔轮德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些人当然是运河城的敌人,但也是我们的敌人,这个组织我知道,过去曾经对王家军搞过很多袭击,这一次制造酒店爆炸倒也不算意外,可能他们只是想要扰乱运河城,也不知道酒店入驻王室代表。”
“需要杀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差点忘了,泰南分离分子就像市民同盟和苍浩那伙人一样,同样应该被杀的一干二净。”王后冷冷的道:“本来应该让苍浩和分离分子互相厮杀,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搞到我们头上,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拔轮德回答:“当务之急是督促苍浩他们尽快破案,然后派遣新的代表过去。”
“我想你有件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就算我们派遣新的代表,可能同样被杀死。”王后恼火的道:“必须追求苍浩和庞劲东的责任,不能保护好王室代表,这是有责任的话!”
拔轮德摇头:“他们当然有责任的,但要说追究的话,我们好像也没什么办法……”
王后一脸的傲然:“我们可是王室,还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如果有办法的话,我们早就收回运河城了……”拔轮德很小心的提醒道:“殿下,我们能把苍浩他们怎么样呢,不管我们下达什么指令,他们完全可以不理会。”
王后又开始斥责巴立玛努探: “你也有责任,为什么不能保护好王室代表?”
惡役千金LV99
“我的所作所为都是遵从殿下的吩咐。”巴立玛努探很无奈的道:“我只是一个文职官员,既不是军人有不是警察,我没有办法保护王室代表,安全问题只能由运河城方面负责。”
王后重重哼了一声:“他们可是你的手下!”
巴立玛努探很无奈的道:“我没有能力保护手下,事实上,如果这一次是我本人去运河城,只怕也要殒命……”
“王室代表死了,对谁最有利?”拔轮德微微皱起眉头:“当然是苍浩一伙儿了,那么有没有可能,其实是苍浩假借泰南圣战者,谋害了这些王室代表?”
巴立玛努探摇头:“应该没有可能,因为发布信息的FB账号,经过查证确实是泰南圣战者的,运河城掉落的那个航班,泰南圣战者也是通过这个账号声称负责。”
“看起来真是泰南圣战者所为。”拔轮德倒吸一口凉气:“还有一件事情很奇怪,泰南圣战者只是一个很小的组织,原本没什么势力,不可能策划这样大规模的袭击,又是炸飞机又是炸酒店,而且还是连续进行。”
王后目露凶光,滔滔的怨气透体而出:“说明他们得到有力的外援。”
“那么他们的外援是谁呢,必定是跟他们有相同文化和信仰的群体,而近期出现在泰南地区的,也就只有阿布扎比王室才符合这个条件。”拔轮德困惑的摇了摇头:“难道是阿布扎比王室支援泰南圣战者?”
巴立玛努探否定了这个可能:“不能吧,阿布扎比王室公主法蒂玛,可是嫁给了苍浩,王储拉希德还是苍浩最好的朋友,我觉得阿布扎比王室应该策动泰南圣战者进攻王家军才对,怎么可能祸乱运河城呢?!”
“没这么简单。”拔轮德缓缓摇了摇头:“阿布扎比王室,应该有很多王子,那么必然也就形成很多势力,现在的王储拉希德也只是其中势力之一,其他王室势力可能有其他的野心,未必跟苍浩是同一阵营。”
拔轮德并不了解阿布扎比王室,只是听说阿拉伯国家的王子数量特别多,那么他为什么会说出,王室内部有很多势力呢。
因为拔轮德自从军以来,就一直为暹罗王室服务,尤其是现在几乎天天都跟王后见面讨论各种问题,所以对王室政治有非常深的了解。
也就是说,拔轮德不需要了解阿布扎比,很多事情只是靠猜,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王后赞同拔轮德的观点:“王室政治最复杂不过了。”
拔轮德非常强悍的道:“所以,我觉得这件事必须深入调查,一定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拔轮德说着话的功夫,当着王后的面,瞥了一眼巴立玛努探。
王后很清楚拔轮德的意思,巴立玛努探不是自己这边的人,所以有些话不能当着巴立玛努探的面。
“你先退下吧。”王后于是吩咐巴立玛努探:“如果有事情,我会召见你的。”
巴立玛努探鞠躬退下:“是。”
拔轮德等到巴立玛努探走了,急忙提出:“为什么要深入调查这件事,因为泰南局面一项非常复杂,如果出现其他势力介入,我们必须及时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