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
这问题,应该是警署那边需要询问的,毕竟,推理什么的,是警署的拿手好戏来着。
但洛克不需要。
简单粗暴不就行了。
至于为什么?
寡人有疾 其名相思
呵呵。
等打上门,找到主谋,直接一问,不就可以知道了吗,还需要自己在这边绞尽脑汁的想什么呢?
再者说了。
他接了任务。
之所以新奥尔的那个任务拖了那么长的时间,不外乎就是因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外加任务难点较多,所以拖延了一段时间。
但这里是纽约,而且,任务简单粗暴。
不趁热,等凉了,估计都赶不上趟了。
所以……
洛克笑了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身形缓缓变幻成了黑暗中的王者血族该隐的模样,看去嘉莉:“走吧,上门问问。”
他本来就打算回来之后,休息一段时间,然后从加拿大滑雪回来之后,就把本地的多兰总部给解决掉的。
可惜了。
就如同任务里面说的那样。
累了,毁灭吧。
洛克好心好意的要留多兰教会到五更死,结果,多兰教会非要上赶着表示,他们一定要三更就死。
很神奇。
洛克敢发誓,他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要求的,但,处于尊重,既然多兰教会觉得早死早超生的话,那洛克也不介意早点送多兰教会上路的。
轰隆!
第三十六代多兰坐在自己的教会办公室中,突然间,听着外面传出来的一道惊雷声,手上的钢笔微微一抖,直接在面前的纸张上画出了一个线条。
“谢特!”
三十六代多兰回神,放下手上的钢笔,看着被这污线给破坏的文章,忍不住的道了一句,表情有些纠结了起来。
他在纠结是留着,还是重新写。
社会发展变化太快了,以至于三十代多兰不太明白,为什么,他们明明是在稳定整个世界,猎杀一个个邪恶女巫,明明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怎么会突然间他们自己,变成了被喊打喊杀的一方呢。
不远处的电视机上,反复播放着一则采访新闻。
科迪莉亚接受采访的新闻。
“向我们致电,给我们发邮件,或者,直接来新奥尔良,这里有一个家,和家人在等着你们回来。”
“不必害怕!”
“正如同当年在塞勒姆女巫大审判中,合作逃离的我们的祖先一样。”
“家园已经重新回来了。”
“该回家了。”
“伐木累!”
“We Are Family!”
“……”
邪恶的女巫。
一定是女巫用魔法,诱惑了普通人!
三十六代多兰做着深呼吸,将手上本来已经写好的,准备发给欧洲多兰教会与格林猎人总部,邀请他们过来一起去新奥尔良,共襄盛举铲除这一位不走寻常路,将自己暴露在阳光下的至尊女巫科迪莉亚的檄文放到了一旁,打算重新手写一张。
就在这时。
“咚咚!”
“进来。”
一名身穿教会制服的男子推门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办公室,看着那坐在一张有些年头,和白宫那张办公桌同一场次出来的办公桌后面的三十六代多兰:“大人,科曼被纽约警署逮捕了。”
三十六代多兰抬头看去。
“理由?”
“科曼被人发现是十字军后裔了,乔治·史黛西高级警监正在审讯。”
“乔治·史黛西!”
三十六代多兰再一次放下手上的钢笔,摘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起身:“科曼是十字军的后裔,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倒是这个史黛西……”
他是和乔治打过交代的。
当时黑暗元首第一次出现之后,他就找到乔治,表达了一下他们多兰教会的宗旨,同时希望,乔治能够让与黑暗元首有过接触的帕蒂·芬恩女士将她所知道的有关于黑暗元首的信息告诉他们。
蘿莉孵化器
结果……
凪的新生活
帕蒂·芬恩直接鸟都不鸟他,要不是,帕蒂·芬恩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是女巫的话,三十六代多兰会让帕蒂知道,女巫,会遭遇什么样的审判。
不过眼下看来?
三十六代多兰抬头看去:“那个该死的黑暗女巫在新奥尔良杀死巫毒女王的时候,是不是这个史黛西高级警监也在场?”
男子点头:“那位接替了尼克·弗瑞局长的玛丽亚·希尔女士也在场,还有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不过,具体身份,我们还在查。”
“果然!”
三十六代多兰摇头:“他们都被蛊惑了,甚至,甘心与女巫为伍了。”
女巫都该死!
大瘟疫!
大清洗!
这些统统都是女巫们鼓掏出来的,所有的女巫,就算刚开始是好的,但,最终,都会变坏,变质试图毁灭他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家园。
三十六代多兰抬头:“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当年,主的荣耀还在的时候,他们可以庇佑这些愚昧无知的普通人,传播教义,保护并且让他们知道女巫都是坏东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主的目光许久未曾再一次降临了,渐渐的,这些在他们教育下,明是非的普通人再一次变得愚昧无知了起来。
不仅仅背弃了主,甚至,还打算篡改主的荣耀,将,他们最辉煌的塞勒姆女巫大审判事件认定成了所谓的迫害?
这简直不可理喻。
在一九九二年的时候,当时的三十六代多兰听到马萨诸塞州议会通过决议,宣布为所有受害者恢复名誉的时候,气愤的,直呼异端,跪在主的面前,祈祷着,主的荣光再一次降临,庇佑他们,让他们再一次将愚昧无知的人类引入征途,重新,供奉主,信仰主。
那一次。
三十六代多兰似乎听到了主的回应。
主似乎在说,当塞勒姆女巫灭绝之时,就是他的荣光,重新降下之时,从那以后,三十六代多兰,更加的热衷于消灭女巫的事业了。
因为他相信,只要但女巫余孽尽消,主的荣光重新归来,愚昧无知的人类,都可以获得新生,获得智慧!
甚至。
他还结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尼克·弗瑞。
本来,多兰教会只是在联邦大地上开花的,但,有了尼克·弗瑞,这位也笃信愚昧无知人类需要指引的朋友的帮助下,多兰教会快速的扩张,足迹开始遍布了欧洲大陆。
这么多年来,多兰教会无往不利。
只可惜。
从前年开始,随着他那位朋友,被愚昧无知的人类的身旁,更是惨死在了那个将灵魂卖给了恶魔的杀手之后,似乎,一下子就变了。
新上来的那位局长似乎对他的多兰教义不感冒,他几次想要与那位局长见面,对方也仅仅是拍了一个区区地方局长来和他见面。
他是什么身份,多兰教会的三十六代多兰,哪怕在当年,多兰教会还没有离开梵蒂冈的时候,指引着十字军的多兰,位置是仅次于那位教皇的。
所以,他直接拒绝了。
眼下。
他似乎明白什么了?
神盾局。
黑暗元首。
乔治·史黛西。
女巫!
这些人,都统统的变成异端了,难怪,当时为什么他命令乔治·史黛西让帕蒂·芬恩说出黑暗元首的事情,对方会一脸不悦了。
三十六代多兰将助理调阅出了当时黑暗元首击杀巫毒女巫的新闻画面,看着同屏出现的乔治·史黛西还有玛丽亚·希尔还有黑暗元首,直接脑补出了非常合情合理的理由了。
他们都变成异端了,他的好朋友,根本不是被愚昧无知的人类给害死的,而是,惨死在了异端的算计之下的。
恶魔……
已经进入他那位好朋友,那在看他看来,可以和他们多兰教会,一起将愚昧无知人类引入正轨的组织中了。
“不行!”
三十六代多兰回神,抬头,看去助理:“电话!”
助理微微一愣,看着那在窗户边喃喃自语的半天,在几道闪电划过的亮光之下,显得那么狂热的三十六代多兰转身目光之下,回神,连忙从自己的口袋里面取出了手机,递给了,几乎,从来不喜欢用科技造物的三十六代多兰。
用三十六代多兰的话语来讲,科技,是最大的异端,不过,为了能够更快更好的铲除世界各地的塞勒姆女巫余孽,对于其他人,三十六代多兰是睁一只眼睛的。
很快。
三十六代的多兰接过电话,然后,走到自己的桌子那边,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通讯录,翻找到了曾经记录留下来的电话。
拨打了过去。
华府!
一座同样是富丽堂皇的建筑物中。
载歌载舞。
一场政客们之间,用来联谊的酒会,正在上演着。
“哈哈哈!”
带着眼镜的亚历山大·皮尔斯正在和酒会的主角握手微笑着:“恭喜你,弗兰克,不对,应该是党鞭了!”
全名叫做弗朗西斯·安德伍德的男子与亚历山大·皮尔斯碰了碰杯:“还要感谢皮尔斯先生的支持。”
“应该的!”
亚历山大·皮尔斯一脸微笑的说着,刚准备说话的时候,感受着自己私人手机的震动,微微一笑,朝着弗兰克说道:“我失陪一下。”
走远。
接通电话。
“喂!”
【完】錯嫁:棄妃翻身記 端木初初
“皮尔斯先生,我需要告诉你,神盾局,已经被一头来自德国的邪恶恶魔给入侵了。”
“……”
推荐票!!
月票!!
贵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