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風煙路
小說推薦南宋風煙路南宋风烟路
林阡刚离开大月氏城,柴婧姿就央求谷雨带她去牢里见吟儿。换往常谁敢忤逆林阡号令?今次,军医和看守们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切只因,在这个盟军,主公和主母,一个遮天蔽日,一个遮风挡雨——战场上,主公反而是双刃剑,主母则是单刃刀;主公有时会无差别攻击,主母却从来庇佑着盟军。所以谁都想借柴婧姿去试验,被关锁的绝地武士到底是不是吟儿。
柴婧姿成功混入牢中,大叹轻松,原来,根本就没必要带上熙秦这个她以为的必杀技?
不错,熙秦只是柴婧姿预设的工具人而已,柴婧姿才没那么好心要帮熙秦见娘亲,她是自己想吟儿了、一定要重逢!哪怕吟儿变成个膀大腰圆的糙汉子——那不是正合柴婧姿的口味嘛!
给绝地武士敷药时没少揩油,揩一半它就醒了、对她也一见钟情,狗男女正要发生些不可名状的事,冷不防林熙秦从牢门边闯了进来,比柴婧姿更快地死死抱住绝地武士的腰:“呜呜,娘亲骗人,说熙秦病好了就煮小鸡炖蘑菇给熙秦吃的,可病好了娘亲就出远门、春天开花了才回来!”
“这……”绝地武士直接给整懵了。熙秦才刚到大月氏,可能是沿途舟车劳顿的关系,大中午的没说几句就贴着绝地武士的身体睡起觉来、梦呓还笑:“娘亲,香……香……”
“什么鬼……”绝地武士全然甩不掉这块狗皮膏药。由于少主非要抱着它不可,十三翼便移除了它的枷锁,心道这牢门铁定能困住它。
“孩子的鼻子总是最灵,也许它身上有主母的香气?”柴婧姿心念一动,绝地武士这句话和这个神态像极了吟儿。
“你们主母,她的娘亲,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绝地武士应该是被花无涯传授过了杂合体概念。
“是啊,需要我给你讲讲,主母的事?”柴婧姿一边喂药一边问。
“没办法了,有这碍事的在,也只能和小娘子你嘴上说说……”绝地武士忿忿,他更想抱着柴婧姿!
柴婧姿回忆起顾小玭的总结:“夔州、黔西、吕梁、泰安,每一战都是风萧水寒的艰难开端,每一战她都能领着盟军打出封狼居胥的壮阔波澜。守千城,护万民,淮浙蜀川;夺敌刃,征人心,环庆陇陕。”
“哟,还挺押韵。”绝地武士饶有兴致,托起她腮,色迷迷问,“小娘子,会唱曲儿吗。这段该唱出来。”
“真是一点都不记得了?那最后一战呢,六十四卦剑杀尽敌锋,打残了红袄寨打怕了蒙古军,以全胜战绩保金护宋!?”柴婧姿本能避开,着紧问。
“这么厉害?怎么死了?”绝地武士怀疑真实性。
“若不是正巧忆舟要出生,她怎会不慎踩到杨鞍机关?”柴婧姿黯然垂眸,“哪怕小半个月都好,以诛杀吴曦、收服安丙的战绩来看,她一定会威风八面地回来我们身边。”
“乖乖,这是个女战神啊!”绝地武士相信了柴婧姿说的话,他也觉得强者往往不敌暗箭,“难怪老子一醒过来就体力充沛!原来是拜她所赐!对,就是她了,老子的恩同再造!”

“哎,你又姓甚名谁,哪里人士?”发现绝地武士不是吟儿,柴婧姿心里的火苗一下就矮了一截。
绝地武士所述和小律子告诉林阡的大体吻合——杂合体的主体是西辽边关一老兵,名唤狗鲨,久不得升迁,老婆卷家财跟别人跑了,心情不好于路边调戏美女时被一刀毙命,因为空前亢奋,所以生命力强,浑不知自己被刀砍死的事实,还以为闪光一下、突然就得了无穷力气,喜出望外,差点管他睁眼见到的花无涯、者勒篾、木华黎喊爹……
绝地武士正讲着,熙秦忽然翻了个身,腰间掉下个玩偶来,那在南宋叫“磨喝乐”,价格不菲,但她这只仿制品是吟儿要林阡帮她做的,所以世上独一无二。
“咦?”绝地武士把玩偶拾掇起来,似是感觉眼熟的样子,又教柴婧姿燃起些希望。
“熙秦每当被人欺负很伤心时,都会抱着这磨喝乐自言自语,说,等我娘亲从这里蹦出来收拾你们。”柴婧姿试探绝地武士。
“被人欺负?”绝地武士望着熙秦,狐疑,“谁不知她是战神之女?敢欺负她?”还不止,凤箫吟是天不假年的战神,林阡可是天下闻名的战鬼!
“呃,欺负别人。也会伤心的。因为往常都有娘亲管教、收拾她啊。你不知道,他们娘几个感情多深,林阡这死鬼,常年不在家,他们在锯浪顶上相依为命……哎,你应该知道的。”柴婧姿叹了口气。
“欺负我……娘亲娘亲!杨二欺负我!”熙秦还在梦中,说的其实还是镇戎州的事,也是因为太想娘亲了才会几滴眼泪突然流出来。

绝地武士一看到熙秦哭,便莫名其妙蹦起来,抱着熙秦冲开牢门就要给她出头,沿途什么刀枪棍棒都是摆设,当然了也没哪个十三翼会真的拦阻它——
一马平川,杀气腾腾:“杨二是哪个?!”
“娘亲,是这个……”熙秦半梦半醒。
“再敢欺她,我拿大胡子蛰你!”绝地武士发现那丫头更小,瞬然敛了锋芒。
熙秦的娘亲满脸胡子?杨二哇的一下哭出来。
听闻柴婧姿紧随其后大呼小叫,柳闻因最先赶到提枪来救,但因为“它可能是盟主”而骑虎难下,宇文白第二个抵达战场,可一想到“凤姐姐”就五味杂陈,完全发不出围捕号令。
“怎能让它出来,是嫌后方太稳定了?”也就移剌蒲阿还能淡定下令了,“都忘了盟王临走前的嘱托吗?要给他、给大局添乱?!”
不夸张地说,此时的移剌蒲阿就像洪老太,其余人要多憨笨就多老实。
稍顷,盟军众将如梦初醒,团结一心自然能堵住这个傻兮兮把熙秦放地上、居然还直接举手投降的绝地武士……
“小娘子,她们是?!咱们,认识认识?你给介绍介绍?”绝地武士本来就没想逃——蒙古军和宋盟留哪儿?还用问吗,当然是哪儿美女多留哪儿!

一场闹剧本来已经收场,柴婧姿、熙秦都重新向绝地武士靠拢,突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绝地武士忽然抓起柴婧姿的手就要跑路,口中大喊:“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根据小律子后来的推测,应是它体内神魂索突然牵动、迫使它立刻去同木华黎等人会合。这也是林阡推断它将是蒙古军“示踪之物”的根因——为了摆脱头痛欲裂的处境,它必会火急火燎去追木华黎;它又不会像木华黎那样知道躲闪,所以比蒙古军那帮人容易定位得多。总之,它的意外越狱,对林阡而言也算是“节省时间”的好事。
当时当地,却还发生了熙秦主动送人头事故:“娘亲别走,熙秦乖乖的!”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紧赶慢赶着要抓住绝地武士衣角,绝地武士疼痛难耐来不及想,回头只能带上这个可以养成的小美人,不亏……然而沂儿保护熙秦惯了,最后一刻挺身而出完成了人质置换:“要抓抓我,放开我妹妹!”
我在異世界開幼兒園~因為父性技能最強的蘿莉精靈好像很粘我的樣子~
“别给它走!”柳闻因狠心一枪“天人合发”来扫,不可能任由蒙古军获得人质。
绝地武士却反手就是一掌霸悍内气,震得柳闻因臂伤退后不说,还险些掠过顾小玭怀中的忆舟,多亏有凌大杰长钺戟及时冲前救护。
这位“戟中阎罗”战力属此地最高,大开大阖将绝地武士劈退了两步。可惜他救了这一个,其余却失之交臂,再进攻时俨然投鼠忌器。
然而,就算是单打独斗,绝地武士也不怵凌大杰——虽说失了先手、深陷其戟锋造就的雷光电影,却见它果断旋转长剑,连环击刺崩斩,乘风破浪竟有万夫莫敌之勇,这才教凌大杰发现从前的吟儿对他留了多少情……
盟军正常起来,纵使二线也藏龙卧虎,然而碰上的却偏是个天下第一状态的混沌……一炷香不到,便被它杀出重围。
“快去禀报主公!”宇文白轻功虽高,也未能拖缠住它,三琵两琶功夫,怎敌它晚来风急!
鉴于风沙不绝、前路未明,大月氏和林阡之间一直只有几个十三翼穿针引线,非得等主公说可以去,他们才能派大队人马上前接应。此外,为免蒙古军杀个回马枪,大月氏的城防才是最要紧。所以绝地武士应该怎么擒,只能先请示林阡。
“拣重要的说!”柳闻因对十三翼说,她受伤的事就没必要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