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那么,一切就拜托你了!”元都子心中其实依旧不放心。
但比起风险,她真的真的,不想再体会之前那种感受了。
那种生死皆不在自己手中的绝望感。
“看来元都你已经决定了,那么…我也要一起!”李蓉下定决心道。
“欢迎之至。”魏合笑容越发开心。
对于她们,他自然不会同化她们血肉,而是顶多给她们加保险,然后提供海量修行资源和功法。
“我也想….”宋朝朝话没说完。
“你们一起都可以。复苏会是一个所有人都有着同一目标的大家庭。放心好了,大家都是很好的人。”魏合安慰道。
“非常感谢阁下的收留和支持。”雷萨拉沉声道,“既然如此,魏合阁下,我有一则关于我大哥诺希的重要信息,或许能对您有所作用。”
“请说。”魏合点头。
雷萨拉作为曾经的克诺萨斯最高领袖,自然能接触到大量机密。
连她都认为是重要的信息,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
所以魏合此时也微微提起精神。
開始演奏的抒情曲
“在我被诺希赶下台前,我带人突袭了弗兰莎总部,并从内奸手上,获取了一则,关于三大帝国,关于母河星渊,以及我们人类帝国,一直隐藏的特殊秘密。”
雷萨拉顿了顿,看到在场众人都眼神微变,凝重起来。
她继续道。
“那是关于龙机计划的初衷,以及,关于生命花园的准备。”
她开始一点点的述说起来。
随着她的讲述,魏合原本只是平静的面容,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
*
*
数日后。
真界第八层。
一道黑色龙影,急速在死寂的星空中飞射跳跃。
龙影时而缩小,时而拉长,时而扩大,时而膨胀。
它的躯体随着周围扭曲歪斜的规则而变化,却不会有任何损伤。
嗖!
蓦然间,虚影龙一下悬停在一颗被拉成椭圆形的黄色星球上方。
在它的正前方,一道身穿蓝色西服的修长身影,逐渐从无到有浮现出来。
身影肤色微黑,短发向后梳起并固定,面容随时随地都带着从容不迫的轻佻。
“巴伦君主,你拦住我的去路,所谓何意?”魏合的声音从虚影龙体内传出。
“我还说是谁,肆无忌惮的而在第八层停留这么久。没想到居然是你们复苏会….”巴伦饶有兴趣的注视着魏合。
虚影龙他见过,但也只是惊鸿一瞥,这种极其稀有的存在,本身并不是本宇宙的产物,而是来自未知的其他神秘宇宙。
没想到复苏会连这等存在,都能邀请其加入。
“只是例行对第八层的探索罢了。”虚影龙回道。
虽然都是魏合自己,但他还是特意在不同子体身上,展现出不同特征。
“我和复苏会的协议里,包含了对这个宇宙第八层的探索。如果巴伦君主有什么关键重要信息能提供,我们也能稍稍做个交易。”
“啊,我这次来找你们,不是为这个。”巴伦微笑道,“你们复苏会的太阳星君,实力确实不错。所以我个人认为,你们有资格知晓,关于生命花园的秘密。”
“生命花园?”
“生命花园不允许生命进化太高的存在进入。其中隐藏着打破生命进程的秘密。”巴伦解释道,“所以我们一直都在进行的升维游戏重启者,母河一直都在寻找的资格参入者,都是为了最终进入生命花园。”
“如果我理解没错的话。”虚影龙疑惑起来,“生命花园是一个只允许弱者进入的特殊地方,里面隐藏着打破生命进程的秘密?
这个秘密,你们星渊想要,母河也想要?”
“很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巴伦点头。
“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专门跑来告诉我们?按照逻辑,我们如果参加,对你们也应该是竞争关系。”虚影龙疑惑道。
“因为生命花园很大很大,根本探测不完….所以,进入其中的人手越多越好。我们需要的,并不是进化成功的个体。而是他们如何完美成功的过程…”巴伦轻声回答。
“但那对于我们无用。”虚影龙摇头。
“所以我们可以合作…主宰们对任何进化成功的进入者,都会给予巨大奖励。
母河也亦然。这是来自于最初的协议。生命花园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而到底能在其中获得什么?没有谁知道。”巴伦相信,没有谁在彻底了解生命花园的真相后,会拒绝这个邀请。
实际上,当初母河也是这样进入的这个游戏。
生命花园,本身其实不仅仅只是宝库,还有着隐藏的那个用途。
那用途,关系到新的至高主宰的晋升。
“我会将消息传递回去,至于是否同意,之后会通过魏合联系您。”虚影龙回答道。
“那就期待佳音了。”巴伦微微一鞠躬,身体骤然粉碎消失。
就算他这样的极限君主,也不愿意在第八层随便多待。
虚影龙魏合原地悬浮了一会儿,确定周围没有任何动静了,这才朝着远处星空急速飞去。
他不断跳跃,跨过大片距离,每一次跳跃,都是以数百光年为单位。
但就算如此,魏合也依旧无法看到这片星空的尽头。
这里仿佛和第七层宇宙一模一样,广阔无边。
忽然间,正前方一团漆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魏合顿时停住。
他在第七层见过黑洞,有些黑洞是升维的通道,有些则只是单纯的巨大引力星体。
而现在,第八层的邪层,居然也出现了黑洞。
虚影龙稍稍迟疑了下,然后方向一转,笔直朝着那个黑洞冲去。
不知道怎么的,越是遨游这片星空,魏合便越是感觉,这里有种怪异的不协调感。
这里的规则,就像是被某种外力不断拉扯扭曲着一般。
没有任何拉扯,虚影龙仿佛完全不受黑洞影响,只是一刹那间。
他就像冲过了一条完全漆黑的隧道,周围全是旋转漆黑的烟雾壁。
不像第七层的黑洞,周围光线会形成染缸一样的杂色。
这里没有那么多颜色。
噗嗤!!
豁然间,他一下仿佛穿过了一层薄膜。
周围通道消失,虚影龙细长的身躯一下冲入一片宽广的空间。
那是一片星空。
一片到处都漂浮着惨白人面头像的星空。
一片他曾经见过,却又莫名脱离过的星空。
虚影龙冲天而起,环顾周围。
这里依旧还是宇宙,但和之前的死寂不同。
在上方,有着莫名的金色光照耀落下。
光芒中隐约可见三道身影环绕周围。
“那是….!!”
魏合眼中紫光萦绕,来自元始天尊的强大污染,然给他的感知能够看到这里的规则。
只是他才进入规则视角,眼前便浮现无以计数的彩色光点。
一切画面仿佛蒙上了一层层彩色小点的滤镜。
这些光点疯狂的跳动着,颤抖着,时隐时现,碰撞,变化,消失,再现。
只是一瞬,魏合眼中的紫意顿时消散。
他痛哼一声,不得不关闭规则视角,纯粹以普通感知来看这里。
没有刚才那些急速变化的彩色光点,魏合才稍稍缓和过来。
“这里是哪里!?”
他记得这里。
上一次,似乎有谁在和他说话,才让他一下退出这片空间。
但现在,他居然从第八层的黑洞进入了这里。
“难不成这里是第九层!?”
魏合心中惊疑。
虚影龙的特殊穿梭能力,会穿到第九层还真有可能。
他朝着周围仔细打量。
周围入目之处,到处都漂浮着惨白人面石雕。
远处一片片星河缓缓转动。无边无垠。
下方是一片浮动星云,其中无数石雕浮浮沉沉。
“或许我可以上去看看。”
魏合抬头朝那光芒投射下来的方向望去。
他忽然发现很诡异的一幕,无论他如何翻转身体,抬起头,那光芒和三道身影都始终在他的上方。
但这里是宇宙,这里本来不应该有上下的区分。
因为他自己是会颠倒转动的。
想了想,魏合仗着虚影龙的特性,笔直朝着上方飞去。
但诡异的是,无论他如何飞跃,都无法接近那光芒一点点距离。
仿佛他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魏合迅速停下,向下望去。
下方那片星云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现在明显身处另一区域。
周围依旧是无以计数的人面石雕。
唯独不变的,还是上方那片金光,拿到圆拱门,以及三道被光芒掩盖了一切细节的神秘身影。
“这是生命阶梯….对应的是每个生命自身的进化。”上次那个柔和的男声轻轻在魏合耳边响起。
“你是谁!?”魏合悚然一惊,看向周围。却什么也没发现。
那声音不是灵魂传递,也不是震动声波,而更像是凭空出现在他意识力的一段信息。
“你…果然能听到….”那声音略带一丝惊讶。“能在这里而不扭曲崩毁,你应该是观察类生灵吧?”
“这里是哪里?您又是谁?”魏合心中已经猜到,对方很可能是比他高出不少层次的未知存在。
“这里…..是这个宇宙的最后根源层。全人们将这里称为虚。”
那个声音回答。
“而我,你可以称呼我为临始。”
临时??
凰醫廢后 小說
魏合瞬间联想到了那些石雕人面。
狩與雪
那些人面上,便雕刻有大元的前朝文字,上边的名字,便是临始。
“那光门边上的三者之一,就是您么?”魏合问道。
“你能看到?”临始似乎很惊讶。“虚影龙么?能穿越维度的神奇存在。我还从你身上闻到了相当不得了的气息….”
“您是主宰么?”魏合心中隐隐将那三者和星渊三主宰对应起来。
“你是说星渊么?”临始沉默下来。
“星渊….”
过了好一会儿,他忽然轻轻哼起了歌。
“遥远的故乡啊….我何时才能回到最初的时光。”
“我向往的姑娘啊,那曾经柔美的脸庞早已无光。”
“我种下的小树,或许早已枯萎深藏….”
“曾经以为,只要勇敢,便没有去不了的地方….”
“曾经以为,只要心怀希望….一切便能永远一样…..”
歌声渐渐远去….渐渐消失。
“前辈?前辈!?”魏合呼喊了几声,却已经不再得到回应。
就在这时,他周围的星空骤然褪色,逐渐染上深邃黑色。
哗啦!
一声脆响下。
魏合猛地睁眼,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闭上了独眼。
而身处周围,赫然还是第七层邪层的死寂星空。
而之前在他面前的那个黑洞,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