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主
小說推薦洪主洪主
这一片虚空中,寂静无物。
东旭道君错愕望着站在那里的云洪,浑身生命气息衰弱到极点,但似乎又有了些不一样的变化。
“竟能硬扛至高之眼的神光一击而不陨,这云洪,看来还是我小瞧了他。”东旭道君暗叹。
须知,就算是东旭道君,易地而处,自问也没绝对把握在这一击下活下去!
呼!
只见重伤的云洪,浑身染血,一步跨越虚空,来到了东旭道君面前。
他微微躬身,低沉道:“见过东西道君,晚辈过错,令这一方时空动荡,倒是惊扰到了道君。”
“无妨,谈不上惊扰。”
东旭道君微微摇头:“云洪,刚才显露的是至高之眼,你可是尝试在逆乱时光复活已逝的生灵?”
“嗯。”云洪点头。
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刚才东旭道君第一时间就降临了,以其眼界实力,轻易便能够猜出自己的目的。
“此番行事,你有些鲁莽了。”东旭道君轻叹一声:“云洪,你刚才尝试复活的,是谁?”
“我的儿子,也是我的第一个孩子。”云洪平静道:“三百多年前,他在天劫下陨落,当时我正在外修行,未能及时赶回来,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
第一个孩子?东旭道君微微一愣。
他看着云洪神情,也明白云洪为何会有如此疯狂举动。
“你……”
东旭道君迟疑了下,才轻叹道:“云洪,自古以来,想要尝试逆乱时光复活过去之人的,不在少数,不单是金仙界神或道君,即使是站在寰宇至高的圣人们,都有不少曾尝试过。”
“圣人都尝试过?”云洪默默听着,也生出了一丝好奇。
“只是,尽皆失败!”
东旭道君摇头,低沉道:“逝去了,终究是逝去了,尽皆无可挽回。”
“最为接近真正复活的一次,是祖神!”
“昔日,他抗衡至高规则,曾真正将一位逝去的生灵从过去岁月逆乱到了当下!”
“真正令逝去生灵复活了过来!”
“祖神?”云洪屏息,盯着东旭道君:“真能够将死去的生灵,复活过来?”
“没错,那一瞬,的确是将逝去之人成功复活了,但最终,依旧失败。”东旭道君摇头叹息。
“为何?”云洪连追问。
东旭道君看着云洪,低沉道:“即使祖神逆乱时光将其复活,可其早已陨落,不存在天地间,一旦复活,便是作为跳脱于至高规则外的生灵,在复活的一瞬,至高规则也会降下至强的天罚,将其直接灭杀。”
“逝去者,即使复活,也绝不容于世!”
“自古至今,从无复活之言,至少要保留下残魂,才有复苏的可能!”
“留有残魂,还不算陨落,一旦真正陨落,万法皆为空。”
“永恒之道难求,逝去之人难追。”东旭道君微微摇头。
云洪沉默了。
他也明白了。
想要复活,不单是自身实力强大就能做到的。
真正逝去的生灵,一旦复活,便是违背至高规则,同样会遭到至高规则镇压,必死无疑!
就算至高如圣人,也仅能短时间抗衡至高规则,不可能真正和至高并列,两者差距太大。
硬扛至高规则,混元圣人必死无疑。
恐怕就算是‘月河山主’那等至尊人物,恐怕都要陨落!
永恒无门,十方皆寂,这一刹那,云洪隐隐明白了这八个字的含义。
“想要真正将逝去生灵复活,便要真正拥有违逆至高规则的实力吗?”云洪喃喃自语。
他的呢喃自语,让站在一旁的东旭道君愣住了,旋即又皱了皱眉。
违逆至高规则?
这也就是云洪,若是换做其他玄仙真神或大能者,恐怕免不了被东旭道君训斥一番,认为太过痴人说梦。
须知。
万灵万道皆源自至高规则,众生的修行、繁衍等等皆是在至高规则运转下行事。
至高规则,孕育了一切,给予了生灵一切,想要超越至高规则?
从理论上来说,根本是在做梦。
如东旭道君,活过了无比漫长岁月,见证了无数大事,但越是活得久,实力越是强大,他对冥冥中的至高规则便愈发敬畏。
只是。
东旭道君仅迟疑了下,万千言语终究没有出口,最终只轻语:“云洪,有目标是好事,但往后慎重些,你好好活着,才是逝去至亲们最大的期望。”
“晚辈明白,多谢道君。”云洪声音沉闷,低声道:“晚辈还有事,先行告退。”
说罢。
嗖!云洪身形一动,消失在这片虚空中。
“一方中千界,就这么毁掉了,这亿万里时空,也不知多久才能真正恢复。”东旭道君站在原地。
奇妙世界的境界線
他望着眼前的浩瀚死寂的虚空,又望向云洪消失的方向:“这次逆乱时空,不知云洪是有把握,还是冒险疯狂之举?”
若迎击至高之眼,是云洪有把握的举动,那就说明云洪实力已变得无比可怕。
但若是冒险一试?
“哎。”
“也对,就算换做是我,拥有这样的机会,只间隔数百年,有一些把握,恐怕也会倾尽一搏吧。”东旭道君心中一叹,眼眸中流露出一丝追忆之色。
过去太久了。
久到足以让一位金仙界神走完其一生,久到东旭道君似乎都快忘却当年的事,他更不太愿回忆起。
只是。
云洪为亲子的疯狂举动,寥寥数语,却让东旭道君有所触动,回忆起过往。
“当年,我同样渴望,我没有机会啊!”东旭道君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掌,眼眸中充满着遗憾。
他成道君时,距至亲好友,都已过去超过十亿年。
过去越久,回溯起来越难。
即使是强大如无敌道君,通常也就能小范围回溯万年时光,再久远?时空实在太过混乱,道君基本都做不到!
上亿年?
就算是放眼无尽混沌号为无敌的圣皇,甚至时空之道第一人的‘龙君’,也绝无可能将一方区域中的光阴场景回溯到上亿年前。
这仅仅是光阴回溯的探查手段。
要想真正复活?更要承受千倍万倍的光阴反噬,要迎接至高规则的惩罚!
即使如祖神一般尽皆扛过,复活之人,也不过能复苏瞬息罢了,紧接着,会在至高惩戒下再次逝去。
“这方时空。”东旭道君环顾四周,心念一动,想要回溯探查刚才的场景。
但是,他只觉时空重重凝结,一团乱麻,根本无法回溯!
就仿佛有一位逆天大能,将这一方时空彻底搅乱。
这亦是至高规则的运转威能,一旦爆发,所及之地,一切时空尽皆被镇压,更不可能回溯探查。
正因如此。
纵然身为巅峰存在,尝试复活亲友的机会,也仅有一次。
一旦失败,至高规则运转下,便会毁掉再尝试复活的机会!
不过。
自道祖开天辟地,真正成功的唯一事例也就祖神那一次,且复活者紧跟着又陨落了。
……
飞羽仙洲,飞羽神殿深处。
玉台上。
“至高惩戒,威能果然恐怖。”云洪心中暗叹。
他感应着神体内部的一道道细微裂痕,无数裂痕深处,蕴含着一股股可怕的毁灭性力量,正不断破坏着混沌神体。
云洪的‘混沌之力’,也在源源不断冲入神体每一寸血肉每一道神纹,消磨着那一股股毁灭性力量。
这些奇异力量,尽皆是至高之眼所射出那一道神光蕴含的威能遗留。
“有浩源神甲、混沌真身,外加百倍于金仙界神的法力,按理来说,单论防御保命能力,寻常道君应该都是不及我的。”云洪微微摇头:“但仅仅一击,就消耗了超过八成神力?”
太过可怕。
之前和东旭道君交流时,云洪看似平静,实则心中也很吃惊,未想到抵挡一击都如此艰难。
面对至高之眼,要说云洪丝毫不惧,自然是假的!
但云洪敢硬扛至高惩戒。
一来对自身保命能力足够自信,二来也是冥冥中的命运感应,应该无生命性命。
最终,活了下来。
神見 小說
但他付出的代价同样惊人,单单要消弭体内那多达上千股毁灭性力量,将混沌真身恢复到巅峰状态,以云洪的估算,就至少要上千年岁月。
这一段岁月,云洪能爆发的实力,都将大打折扣。
“逆乱时空复活,永无可能?”云洪心中默然。
他知晓真龙族、星宫两大势力情报,自然明白逆乱时空的恐怖后果和代价。
更知从古至今,从无生灵能做到过。
但云洪,刚才,依旧坚定不移的做了。
“旭儿。”云洪盘膝而坐,轻轻闭上了眼,在体内那一方虚无之地中。
汹涌浩荡的混沌旋涡,一如过去,变化不大。
但在旋涡中心,近乎干涸的混沌之力海洋上空,那一方净土已截然不同。
过去,净土完整合一。
但现在,净土变得四分五裂,隐隐有了崩溃迹象,在一块块小型净土之间,一道道朦胧紫光汇聚,诸道法阵激荡,一道可怕近乎永恒的剑意横贯诸净土,维系着它们的完整,方才令这一方虚幻净土没有彻底崩碎。
“我的道,仅是刚刚开辟,和真正的至高规则对抗起来,相差太远。”云洪沉默
这一方虚幻净土,演化着他的道,承载着他的意。
但它还很孱弱,远未到真正出世的时候,当它显露投影,和至高规则威能碰撞,无异于以卵击石。
没有轰然崩灭,都只能说云洪的道足够强大!
实际上。
即使真想尝试逆乱时空复活逝去生灵,云洪只需运转道法即可,根本不必令净土显化,以致付出了这近乎不可弥补的代价!
神体之伤易恢复,不过数百年。
但道伤难全,数百年、数千年,乃至永远无法恢复至巅峰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值得!”云洪心中平静,感应着最大一块净土中游荡的那一点灵光。
灵光飘忽,隐隐可见其蕴含的斑驳时光痕迹,能够察觉出是——云旭!
复活?
深知至高规则威能的云洪,根本没想过能真正复活儿子。
他显化净土,拼尽全力,也不过想要从那逝去的岁月中,攫取出儿子的一点真灵光芒,以净土来承载。
成功了。
但也不算成功!
这一点灵光太过稀少,想要令其在净土中重演出云旭真魂,艰难无比,云洪根本不知能否成功。
更不知要等到何时。
“不过,总有了一点希望。”云洪喃喃自语:“人活着,总要有一点光明,要一点希望。”
官路向東
挽回儿子的一点真灵之光,已是云洪当前的极限。
而阳青?
以云洪的状态根本没法做到。
一旦再承受至高之眼惩戒,必死无疑!
其次,相比云旭,阳青渡劫的时间更早,云洪想要逆乱时空难度会更高。
……
云洪逆乱时空尝试复活‘云旭’的事。
除东旭道君外,根本没人知晓。
而云洪一边养伤悟道,一边进一步指点着家人至亲的修行,想要陪伴他们走过这最后的一段岁月。
时间流逝。
在云洪回归飞羽仙洲仅八十年后,女儿云露迎来了她的天劫,渡劫地点,就选在了飞羽界的一处特殊天地中。
观礼的。
仅有云洪、云浩、云梦等三人。
而像叶澜,她根本不愿前来,她心中很很清楚,女儿渡劫成功的希望无比渺茫。
曾眼睁睁见过儿子陨落,叶澜,再不愿意看着女儿陨落。
而结局,一如最早的预料——失败!
天地间。
“露露。”云浩和云梦站在远处,眼眸中隐隐泛着泪光,望着虚空中,消逝于那巨大劫云下的云露!
四九雷劫!
作为归宙境,云露能够渡过三九雷劫已属难得,但是,最终还是倒在了四九雷劫下。
“露露。”云洪神情平静,但当感应到云露神魂气息消散的一瞬,心同样颤了一下,感到空荡荡的。
为人父母,最难以接受,最大的悲哀,便是亲眼见着子女逝去而自身无能为力。
但云洪又能如何?
“净土,运转!”云洪心中默然,无形的净土投影笼罩了这方天地,感应到了茫茫天地间,正急剧消散的无数真灵光点。
若是其他大能者,乃至其他混元圣人,面对亲友渡劫失败,都必然无可奈何!
因为,在至高规则运转下,未曾渡过天劫者,一切生灵之真灵印记,都必将湮灭。
即使是圣人道场,同样在至高规则笼罩下,同样无法躲避!
唯有云洪。
“嗡~”净土运转,原本属于云露的大量真灵光点汇聚,迅速投入了净土中。
而就在这一瞬。
“嗯?”云洪微微抬头,感应到,冥冥中至高规则带着恢弘的压迫,仿佛是在警告自己!
一瞬间,就让云洪明悟。
他的净土承载逝去者真灵,同样是违背至高规则。
只是,论严重性远无法和‘复活逝去生灵’相比,还不至于令至高规则降下天罚。
而至高规则,的确无法笼罩云洪净土,更不能将净土内诸多真灵湮灭,让云洪有了复苏他们的可能。
但是,净土内收容的真灵越多,净土本身遭受的至高规则压制便会越强,渡过九九道劫的希望便越渺茫。
甚至于。
当云洪收容的真灵数量超越某个限制时,至高规则将直接降下天罚,直接破灭净土!
“露露。”云洪感应着净土中那一团汇聚的灵光。
相比云旭的那点滴灵光,云露所属的这一团灵光就要强大太多,将来复苏的希望将会更大!
“走吧!”云洪低声道,消失在了虚空中。
不久后,云浩、云梦也离开了。
……
年复一年。
转眼,又是八百年过去。
在浩瀚寰宇中,这都只是很平静的岁月。
在诸宇各方顶尖大势力眼中,星宫那位‘劫神云洪’一直在静修中。
在星宫最高层眼中,云洪同样一直在东旭大千界修行,很是安静,并未闹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
对云洪来说,这八百年岁月,绝对称得上他这一生最艰难,最为煎熬的一段岁月。
自云露渡劫之后。
制霸豪門:重生最強神算 龍九月
阳辰玉、云梦、阳楼、段清、云浩、游谦、云渊等一位位至亲、长辈、好友,都接连开始了渡劫。
云洪一直抱有希望,一直期待能够有奇迹发生,希望能有亲友长生久视。
可残酷的现实告诉云洪。
没有!
这世间的奇迹,绝大部分都是一种积累后必然,而后内心认为希望渺茫时,几乎可以等同于绝望。
失败!
失败!
失败!
尽皆失败,无一成功!
即便是众人中相对更有希望渡过天劫的阳楼、云浩,在天劫下,最终都很干脆的失败。
真正向众生诠释了‘天劫难渡、长生难求’!
也真切让云洪明白,为何当初偌大的北渊仙国,百万年岁月,依旧只有北渊天仙一人。
天劫,就是如此残酷!
无论有多大的背景,无论有怎样的天赋,无论有怎样的神通,天劫之下人人平等。
飞羽界,飞羽神殿外。
云洪正平静坐在这里,默默看着下方的浩瀚天地,一时间有着出神。
呼!
一道火红衣袍身影飞出了神殿。
“云哥。”叶澜轻声道。
“澜儿。”云洪闻声而起,连转身飞到了叶澜身旁,脸色充满了柔情,看着妻子。
叶澜脸上有着一丝笑容。
“云哥,三日后,我渡劫。”叶澜看着云洪,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