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不知为何,以薛家如今的家世财富,这么些年来,却依旧住在居德坊荣宁二府的后街香儿胡同内。
当然,这条胡同除了薛家在此外,还有一门大户,长公主府。
贾母去后,薛姨妈就很少往国公府去了,改临长公主府,和天家舅母春婶儿说说古,话话家常。
随着贾母去世,尹家搬离本土,大燕地面上最超然的家族,便是长公主府。
其实便是贾母在世时,贾家也无人敢对公主府不敬,只是因为刘老实一家着实太低调,低调到拒绝和任何高门来往,才显得那样无名……
但谁都知道,只要在京,贾蔷每年都会往长公主府来几遭。
刘家唯一让进门儿的,也就是老邻居薛家这位老太太了……
若非知道根底的,谁又能想到,在这条平平无奇的西城胡同里,住着两户通天人家……
今日一早,御林军早早戒严居德坊。
重生风流厨神
周遭百姓就知道,必是圣驾降临。
只是未想到,一直快到午时,天子龙车和皇后、诸皇妃的凤辇方至,直入薛宅……
……
“老薛啊,你还敢回京?”
入正门后,见薛蟠顶着一颗已见花白的脑袋跪在路边请安,贾蔷从御辇上下来,打量了番后叫起笑道。
薛蟠是真的老了,贾蔷的老只在头发,面上仍像是三十来岁,可薛蟠一张脸看起来简直成了沙皮狗,唯有那一双眼睛,仍看得出跳脱的性子,一如当年。
“嘿嘿,托皇上洪福!再者臣打进京起,在外面就没骑过马没在街上露过面,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所以侥幸还没出事!”
薛蟠赔笑说道,颇有几分小得意。
随后又将身后一个模样和他年轻时有八成像的大头年轻人拉扯出来,介绍道:“皇上,这是臣的大犬子,薛仁贵!”
贾蔷:“……”
似看出贾蔷的无语,而十七八岁的薛仁贵仿佛和他老子不是一个路子,羞臊的满面通红,跪拜见礼。
薛蟠乐呵呵道:“皇上,如今的大燕在圣上的治理下,远迈汉唐。汉唐那样盛,也不及大燕呐!臣是不行了,这些年能厮混出一些面皮来,也都是托皇上的洪福。就这样,那些忘八肏的背后一样骂臣。不过臣不在乎,臣有一个好犬子!臣给他起这个名儿,就是想让他将来做大燕的薛仁贵,给皇上效命!原是想叫霍去病的,那位更得劲,可惜霍去病不姓薛……”
贾蔷哼哼笑骂道:“行事虽粗糙了些,忠心倒是难得。”
这句话,让随驾的内侍、宫人们无不艳羡的看了薛蟠一眼。
普天之下,便是三品以上的封疆大吏衣紫大员,乃至军机阁臣们,怕都会羡慕这一句话……
薛蟠自然是喜的无可无不可的,近花甲之年了,还抓耳挠腮道:“臣也断不会叫皇上为难,大燕的功名没有白白赏赐的,就叫他去打熬!去藩土,去外省,去秦洲、去汉洲都成!”
贾蔷满意的点了点头,薛蟠就这点最好,虽混不吝,却为人义气,不会为难朋友。
他目光落在薛仁贵身上,问道:“你想去哪里?”
薛仁贵显然比不得他老子的大神经,此刻仍紧张之极,被贾蔷注视后,更是感觉三魂七魄都消散了大半。
不过,好歹还是哆哆嗦嗦回了句:“回,回皇上,学生……学生想去秦洲。”
贾蔷闻言笑了笑,微微颔首后不再多言,目光往后移,笑道:“宝玉,又胖了?啧,你这幅模样,可一点也不女孩子了。”
何止不女孩子,看起来分明成了草莽肥汉!
原本满月一般的脸,两腮凸起成了葫芦,再加上有些花白的胡子和头发……啧。
宝玉被打趣后,悻悻一笑,倒是薛蟠“悄声”道:“皇上,二年前他老婆没了,跟了一辈子的小妾也没了,他就这样了……”
贾蔷闻言笑容一淡,看着低着头的宝玉,淡淡道:“人老了,都会没了的,活着的好好活着才是正经。”
却也不多说,目光看向最后一人。
见其畏畏缩缩赔笑的模样,摇了摇头,没开口,在薛蟠的陪同下,径直往里面去了。
走了两步顿住脚,回头看去,就见那孙子正一脸埋怨,嘴里嘟嘟囔囔念叨着甚么。
不过看贾蔷回头看来,差点没把魂儿唬飞了,“噗通”一下跪地磕头。
贾蔷嗤笑了声,折身继续入内。
等背影消失后,宝玉身后浑身吓的瘫软之人,才强撑着挣扎起来,见贾蔷已不在,海松了口气后,又得意起来,也不理失魂落魄的宝玉,大摇大摆的出了薛府,去寻他的狐朋狗友扯臊去了。
开顽笑,刚和天子会过面,我环三爷甚么牌面!
……
萱安堂前,满头银发的薛姨妈和春婶儿、刘大妞、王磊妻子白氏并薛蟠妻子宋氏、薛蝌妻子赵氏一道簇拥着黛玉和诸皇妃,候在门前。
说了两句吉祥话后,贾蔷又单独同薛蝌妻子赵氏道:“薛蝌在宋藩五年了,即将回归本土。以其功勋,可以封爵了。”
赵氏闻言自然大喜,余者不管何等心思,都纷纷贺喜。
黛玉奇道:“先前不是说,薛蝌坐镇宋藩,调度宋藩一应钢铁军工,皇上才放心的下么?这些年开往汉洲的兵船,多由宋藩所造……”
贾蔷微笑道:“汉洲鏖战七年,西夷们终于还是打不下去了。西夷诸国丢失了秦洲殖土后,就凭他们本土那点资本,拿甚么和大燕拼?打到今年,他们也发现了大燕的战略目标,就是为了拖死他们拖垮他们,西夷也的确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更何况,二十四、二十九和三十九三人各领一军,已经从陆路打穿中亚占领了乌克兰,如今正兵分三路猛攻波兰立陶宛王国,欧罗巴诸国腹背受敌,寝食难安。
小四十九和小五十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家伙更是不畏虎的’霍骠骑’,从朕这里央磨哄走三千御林后,一路西进,竟组建了八万仆从军,而后挥师北向,生生将厄罗斯罗刹鬼们截断在乌拉尔山以西!
用了不到二年的光景,将乌拉尔山以东十万里江山上的厄罗斯人杀的魂飞魄散,非死即降!
如今厄罗斯王都的人,直将二人称为地狱来的撒旦!
求和的使者已经到达京城。战争,就要结束了。”
众人闻言,无不大喜过望,黛玉则抿口笑道:“原来如此……前儿我还听太子埋怨,小四十九和小五十两个小的,最是让他头疼。前面那么多皇兄、皇弟,加起来都没这两个能缠人。离的那么远,还一天三封加急文书,甚么都要。小的如粮食、衣裳、布帛、马匹、药材甚么的倒也罢了,居然连炼铁、锻造器具也要。还说甚么打算修一条几万里的铁路,从罗刹鬼的地方,直修到京城,太子生生气笑了,问他两个,他这个太子哥哥要不要一并送过去,帮他们修铁路。”
贾蔷闻言,神情却有些微妙,道:“朕倒还没听说此事,这条铁路,却是非修不可的。啧,主要还是因为,谁都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这么能打,朕都没瞧出来……”
黛玉听的心花怒放,小四十九李銁是她的次子,小五十李鉳是子瑜次子,原以为两个打小顽皮淘气的无法无天,被她和子瑜从小打到大的逆子这辈子就是在秦洲寻个地方糊弄一生了,没想到竟有如此造化!
要知道这么多皇子,连前面那些大的做出这样大的事业,都没听贾蔷这般夸赞过。
难道儿子果真是小的淘的好?
旁人倒还好,独和黛玉已经“斗”了一辈子的宝钗着实气不过,道:“皇上,怎就銁儿和鉳儿争气,李锻呢?”
贾蔷闻言,却是叹息一声,仰头望天道:“德妃啊,李锻在京时就酷爱珍馐,还有孝心,亲自下庖厨,为朕和皇后做了许多美味。偏你,不知好歹,非逼着他上进。前年李锻去了秦洲,在他哥哥李鋈的地方得一城独成一国,开国之名为美国,取美食之国之雅意,自号饕餮王!此事旁人都不敢同你说,但朕觉着,这又有甚么不好呢?”
宝钗闻言,身子都晃了晃,在一片惊呼声中,仍觉天旋地转……
此时就听薛蟠大声道:“贵妃娘娘,我觉得皇上说的最是道理。皇上口含天宪,原就是金口玉言,偏你不听!四十二殿下这孩子有孝心,眼里也没个高低人,连我这样上不得台面的,他也从没啐过我,还专门跑到金陵城看我!见我老的厉害,也是赶到点儿上了那段日子身子正不爽利,四十二殿下就亲自去厨房里,给我连做了三天的饭,这等孝心,一下就让我康健过来!这样的好孩子,娘娘还不知足,还想怎样?”
薛姨妈也含泪劝道:“我也这样说,再没见过这样心善的好孩子了,离京出海前,也来瞧我了,哭的甚么似的,明明是他要去那荒凉之地,还几百回叮嘱我,是放心不下我这老太婆啊!娘娘,你哥哥说的是啊,这样好的孩子,还要怎样呢?非要称王称霸才是好的?”
周围指责的声音也纷纷响起……
“小二十六儿也没去征战,也成不好的了?”
“我生的那两个都这般,我还不得活活怄死?”
“德妃娘娘怎能这样看?小四十二这样好的孩子,竟还不知足?”
“非要逼孩子做甚么?”
这就是相知相熟半辈子的好处,都知道外表谦和,内里如冰莲的宝钗心气极高,若是大家一味的相劝,说些让她看开的话,那宝钗指定要被羞愧的无地自容,甚至大病一场。
而现在这般“以毒攻毒”才是对付她的王道!
果不其然,宝钗的脸色由惨白渐渐恢复了过来,甚至有些羞红惭愧,她都没想到,李锻的人缘能有这样好?
她自然不知道,李锻临出海前,特意去寻了贾蔷和黛玉,以求自保之计,便是为了今日。
而去看望薛姨妈哭诉,去探望薛蟠等等,都是得到了高人的指点!
这个高人,自然就是贾蔷和黛玉!
此刻,俩年过半百的男女对视了眼后,都悄悄扬了扬眉尖,难掩得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