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我也是刚刚清除那金蚕蛊流入我体内的毒素时,才发现这两种蛊毒一旦融合,毒性会增强百倍不止。”鬼藤上人说道。
众人战斗间隙,也都纷纷朝鬼藤上人看来,见到他脸上的可怖伤痕,也都是心中一紧。
“鬼藤道友是说,前面的毒虫,和眼下这些蛊蛇蜘蛛之流都不过是铺垫,金蚕蛊才是杀招?”炎烈诧异问道。
“不错,我先前是侥幸,加之本身对巫蛊毒虫一类有所防范,才没有被金蚕蛊重伤,所以中的蛊毒不深,没有被这种蛊上加蛊的毒术杀死。可若是继续斩杀蛇蛊和蜘蛛蛊,我们不可避免要吸入更多的蛊毒,届时若再中招,恐怕就回天乏力了。”鬼藤上人继续说道。。
众人闻言,还有些迟疑。
“诸位不知,眼下这殿中共有六只金蚕蛊,真正开始攻击我们的只有两只,另外四只还只是在活动,它们便是在等我们击杀更多的蛇蛊和蜘蛛蛊。一旦时机成熟,六只金蚕蛊同时行动,它们的飞行速度极快,我们行动一旦被其封锁,难保不会受伤。”沈落继续操控鬼藤上人劝说道。
正在这时,万水真人忽然一声惊呼。
一只金蚕蛊突然对他发起了攻击,若不是有了沈落提醒,他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差点就要被其咬中脖颈。
“好险……鬼藤道友,你说说看,要怎么做?”万水真人一边躲避攻击,一边问道。
其他人此时也渐渐感受到周围虚空中,积蓄的蛊毒越来越浓郁,心中有些不安起来。
“诸位,我隐约能够看穿这些金蚕蛊的飞行轨迹,可以为大家指明攻击路径,大家愿意相信我的话,咱们就通力合作,只要先斩杀了这些金蚕蛊,其余毒蛊便不是问题了。”沈落控制着鬼藤上人目光一扫,说道。
“我怎么知你不会故意坑害于我?”田三七却不愿意这么容易就相信鬼藤上人。
一听此言,不等沈落再说什么,刘洪三人先是不满起来。
“姓田的,你这厮心眼儿也忒多了吧?鬼藤道友若真是有心害你,方才魂生门内你被阳伞控制的时候,就该任由你被吸取神魂,一掌劈了你,还干嘛救你回来。”刘洪忍不住骂道。
“就是,你要是不愿意合作,趁早滚蛋。再说了,不相信鬼藤道友,那你有什么法子,你倒是说说看?”李彪也附和道。
“田道友,先前毕竟是鬼藤道友出手救的我们,眼下我想他也没有故意坑害我们的理由,毕竟试炼还没完成,最好还是通力合作的好。再者说,鬼藤道友也只是给我们提供个攻击路径,让我们截击金蚕蛊,危不危险的还是看各自的实力,您觉得呢?”桃香也说道。
“行了,不用劝了,只要他不捣乱,有我们几个人也足够了。”万水真人冷冷道。
“只希望诸位被他卖了的时候,不要数钱数的那么开心。”田三七被气的不轻,却也只好说道。
“好了,诸位,时间紧迫,保不齐什么时候开始,这些金蚕蛊就要全面发动进攻了。”沈落控制着鬼藤上人说道。
“鬼藤道友,你说吧,我们怎么做?”炎烈问道。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等会儿我放出鬼潮和炼尸缠住那些金尾巨蟒和墨绿毒蛛,诸位按照我所说的方位发动进攻即可,先杀了金蚕蛊,其余毒蛊就不足为虑了。”鬼藤上人说道。
“好。”众人应道。
沈落见状,控制着鬼藤上人,挥手间再次祭出万鬼幡。
这一次,万鬼幡上呼啸之声大作,滚滚鬼雾翻涌而出,成千上万的鬼物从中扑出,全都向那些毒蛊扑了上去。
一时间,整个空间内鬼气弥漫,哀嚎不绝,已经分不清是他们来接受考验,还是这些毒蛊接受考验了。
至尊神帝 执剑舞长天
不过,有了万鬼和炼尸的阻拦,其他人终于能够脱身出来,缓了一口气。
这时,沈落的分魂控制着万鬼幡内的鬼魂和炼尸,其本体却透过袖内逍遥镜,探查着那些金蚕蛊的位置变化,将指令下达给分魂。
“炎烈道友,你身后正北方向,身前一丈处,准备……攻。”鬼藤上人开口喝道。
炎烈精神高度集中,听着他的指令,转过身面向正北方向,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身前一丈处的虚空,却只见那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看到。
不过,在听到沈落那一声“攻”的指令时,还是没有丝毫迟疑,手中无尘扇骤然一挥,一道巽风立即席卷向了虚空。
他心中疑惑,正以为一击落空的时候,却见无尘扇打出的风团中央突然砸入一粒金光,被密集风刃一绞,瞬间传来金玉之声。
一只金蚕蛊在风刃中被斩得东冲西撞,却没有身形破碎。
“金蚕蛊外壳十分坚韧,寻常攻击无法攻破,炎烈道友,可别大意了。”沈落控制着鬼藤上人再次开口,提醒道。
淑女進化論
炎烈闻言,没有丝毫犹豫,单手掐了一个法诀,并指点在无尘扇上,一股法力渡入其中,扇面上的巽卦图纹一亮,团上竟是笔直迸发出一道青色风刃,持久不散。
只见其手持团扇,如握青色宝剑,一步赶上前,挥手斩下。
青色风刃轻而易举就斩开了那团巽风,同样也将还在挣扎的金蚕蛊斩成了两半。
“嗤”的一声响!
从今天开始捡属性 小说
一分为二的金蚕蛊身上顿时有一缕淡金色的雾气涌出,但很快消散在了虚空中。
众人见此情景,终于对鬼藤上人的话彻底信服。
“鬼藤道友,接下来呢?”万水真人问道。
霸气村妞,种个将军当相公 小说
其话音一起,鬼藤上人却没有答话,引得几人一阵疑惑。
“怎么了?”桃香疑惑道。
“斩杀了一只金蚕蛊后,其他蛊虫的位置发生变化了,它们的飞行轨迹也和之前完全不同了,而且它们似乎全被激活了,开始进攻了。”沈落通过鬼藤上人的嘴,说道。
众人闻言,连忙朝四周望去,却根本捕捉不到金蚕蛊的行迹,只看到大量的鬼物凭空消散在了虚空中。
“眼下还有鬼魂分散它们的注意力,一会儿就该攻击我们了,该怎么办?”李彪问道。
沈落闻言,没有答话,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四周查看,他必须尽快分析出剩余五只金蚕蛊全新的飞行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