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亮劍當戰狼
小說推薦我在亮劍當戰狼我在亮剑当战狼
社稷坛。
方立功拿着几张电报走到楚云飞跟前说道:“旅座,刚接到独立团电报,从安化、潞安以及阳泉回援的鬼子都已经被八路军给挡住了。”
顿了顿,又说道:“李云龙还特意叮嘱旅座。”
“叮嘱?”楚云飞哼哼两声,又道,“李云龙怎么说?”
方立功说道:“他让旅座别急,还说我们在太原打多久,他们八路军就能把安化、潞安和阳泉的鬼子挡多久。”
“哼哼!”楚云飞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但其实,他是想说李云龙既然这么说了那就一定能做到。
除非日军从大同、正定又或者中条山前线抽调重兵回援,则另当别论。
说话间,三团长赵振元带着一脸硝烟走进来,挺身报告:“旅座,在太原外城负隅顽抗的鬼子已经基本被肃清。”
“很好!”楚云飞道。
“那就可以心无旁骛地进攻内城了。”
说到这,楚云飞又冲另外两个团长招手说道:“你们两个也过来。”
等另外两个团长过来,楚云飞又道:“这次对内城的进攻,就不分什么主攻佯攻,你们三个团全部都给我打主攻。”
“三团,负责东华门。”
“一团,负责南华门。”
“二团,负责后宰门。”
“听着,不要给我强调客观困难。”
“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哪怕全团都拼光,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太原内城!”
“是!保证完成任务!”
三个团长啪的一挺身,轰然应诺。
楚云飞又对梁钢说道:“铁锋兄,西华门就拜托你们独九十四旅了。”
“云飞兄放心!”梁钢肃然说道,“我们独九十四旅绝对不会掉链子。”
楚云飞抬起左手手腕,沉声说道:“现在时间是下午二时,天黑之前,我希望能有好消息传回来!”
……
水原拓也一脸地无语。
身为宪兵队长兼特高课派驻太原的机关长,水原拓也其实已经脱离陆军序列,正常情况下已经不用参加作战行动。
他的战场是隐秘战线。
他的敌人是各路间谍。
然而,因为坂本隆一这个蠢货的判断失误,导致太原外城失守,宪兵队机关所在地的贡院也失守,水原拓也只能带着宪兵队下属的所有人员撤回太原内城,然后就被岩松义雄分派到西华门,负责西华门及内城西段城垣的防御。
归水原拓也指挥的部队除了宪兵队下属的两个宪兵中队,还有司令部勤务人员以及医务兵组成的一个补充兵中队,加起来总共四百人。
武器装备除了步枪以及手枪外,还有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二十一挺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以及十二具八九式掷弹筒。
水原拓也这个大阪籍商贩虽然不喜欢打仗,但并不是不会打仗,事实上,这个小鬼子的战术指挥能力还是不错的,他并没有把所有的兵力以及机枪火力都摆到城头,只是摆了其中一半的兵力以及机枪火力。
剩下的另一半兵力作为预备队。
另一半的机枪火力留给突击队。
水原拓也编组突击队,并不是为了防御,而是要在关键时刻发起反突击,因为他很清楚一味死守最后肯定守不住。
防御部署刚刚安排好,就立刻迎来中国军队第一波进攻。
从城垣垛堞稍稍探头,便看到数以百计的中国兵已经抬着梯子,沿着西华门大街潮水般涌过来,不过让水原拓也意外的是,这些中国兵居然穿着土布短褂。
“水原课长,这哪是什么军队,炮灰吧?”茅田幸助不屑地道。
茅田幸助原本是司令部通讯课一名参谋,现在也被调配到水原拓也手下。
水原拓也摇了摇头,又环顾左右低喝道:“开火,立即开火,不要让他们靠近!”
作为防御方,可以收割一波初战的红利,那就是可以把进攻方放到很近的距离,然后利用密集的火力予以消灭。
放得越近,进攻方最后能够活着逃回去的溃兵就越少。
所以绝大多数时候,担负第一波进攻的基本都是炮灰,就是用来探明守军的兵力部署以及火力的配置。
茅田幸助就是这么认为的。
当下茅田幸助说道:“水原课长,没必要吧?不过就是一群炮灰,不过就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我们完全可以放近了再打。”
“你懂什么。”水原拓也大怒道。
“兵者诡道也,谁敢保证这一定就是炮灰?”
“万一这是支那军的精锐,放近了没准就让他们爬上城头!”
说此一顿,水原拓也又厉声喝道:“全都有,撒丝改改,撒丝改改……”
伴随着水原拓也的咆哮声,守在城头上的两百多个日本兵便纷纷开火,其中包括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外加十几挺歪把子轻机枪。
密集的火力瞬间从十几米高的城头倾泻而下。
在西华门大街以及邻近几条街道构织成了凶残的交叉火力。
火力所覆盖处,正抬着梯子往前冲锋的中国兵便一排排地倒在血泊中,转眼之间,几条大街已经尸相枕藉。
……
前方五百米外。
中央军独九十四旅设了个观察哨。
“可恶!”梁钢一拳重重砸在墙壁。
因为刚才梁钢的确想偷鸡,打算利用“首波进攻都是炮灰”的这一惯性思维,打守军一个措手不及,为此他还特意挑选了一百多名死士,其中包括二十多名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出身的青年军官。
可现在,这一设想已经化为了泡影。
西门城垣的鬼子竟然出乎意料的谨慎,隔着两百米就火力全开,只是一波火力急袭,就给突击队造成了大量杀伤。
看着一排排倒下的突击队员,梁钢心疼到窒息。
“命令!”梁钢咬牙切齿地道,“炮兵还有重机枪大队火力掩护!”
随着梁钢命令的下达,已经在西华门大街两侧民房上构筑好阵地的迫击炮、民二四式重机械他便纷纷开火。
一道道耀眼的火舌便立刻向着西华门城垣倾泻过去。
遭到反制之后,西华门城垣上的日军火力一下变弱,再也不足以阻止突击队的突进,突击队虽然死伤过半,但是剩下的成员仍旧嗷嗷地往前冲。
在突击队身后,更多的部队也蜂拥而至,投入进攻。
转眼间,突击队就已经迎着日军的机枪火力迫近到西段城墙外。
随即一架接着一架的梯子被架到城墙上,随即一个接一个的中国兵便左手扶着梯子,右手端着步枪,向着城头发起仰攻。
城头城下的中日两军展开了疯狂的对射。
不断有中国兵从梯子上摔下,也不断有日本兵中弹。
几乎从一开始,战斗就进入到了白热化,伤亡数字急速攀升。
……
茅田幸助已经彻底的傻掉了。
这一仗虽然不是茅田幸助第一次上战场,但是这么惨烈的恶战却是第一次,看着嗷嗷叫着往上爬的中国兵,再看看打疯了的日本兵,茅田幸助整个人都懵掉,他从来没有想过,中日两军之间有朝一日会上演如此激烈的战斗。
中国兵不是应该一触即溃吗?日本兵不是应该所向披靡的吗?怎么会这样?
“支那人,去死吧,去死吧。”河野上等兵一边嗷嗷地嚎叫着,一边举着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南部十四式手枪连续开火。
一个中国兵刚刚爬到城头上,就迎面挨了河野一枪,当即惨叫着倒翻下去。
河野上等兵刚刚大笑了两声,一道耀眼的火舌从前方席卷而来,灼热的子弹就像密集的雨点打在河野上等兵的胸膛之上。
河野上等兵就像风中的树叶,被扯过来又被推过去。
扯了几下,河野上等兵就像一段被锯倒的木头,直挺挺的向着城外摔下去。
“弹药手,快来一个弹药手!”机枪手原田的整张脸都已经被硝烟给熏黑,眼睛都快睁不开,只是凭着经验在持续开火。
但是一个三十发的保弹板已经快要打完。
“弹药手!”原田以二三短点勉力维持着,大声求援。
茅田幸助的屁股上陡然间挨了重重的一脚,一下向前扑倒在地。
随即身后响起水原拓也的大声咆哮:“蠢货,还愣着干嘛,赶紧去供弹啊!”
茅田幸助这才如梦方醒,赶紧扶着钢盔爬行到原田的身边,手忙脚乱地从弹药箱里边取出一根保弹板,插向供弹槽。
但是因为紧张或者慌乱,插了几次都没成功。
“八嘎,你在搞什么啊?”原田一巴掌扇在茅田幸助脸上,夺过保弹板一下就插进了供弹槽,又咔嚓一声拉开枪机,然而就在原田准备摁下压铁之时,又一道耀眼的火舌从城头上扫过,原田便也立刻像刚才的河野一样颤抖起来。
抖了两下,原田便往后一仰直挺挺的倒下来。
愣了片刻,茅田幸助突然之间也像野兽般大声嚎叫起来。
然后一屁股就坐到了九二式重机枪的射击位,握紧握把,再用左右手的大拇指同时用力地摁下了压铁,重机枪便再次像啄木鸟般叫起来。
顺着重机枪火力的轨迹,茅田幸助的目光落在西华门街。
只见一队队的中国兵正顺着大街嗷嗷冲过来,又在重机枪火力一排排倒下,茅田幸助心想,这些中国兵一定是疯了。
茅田幸助感觉自己也疯了。
这就是两群疯子之间的较量。
三十发的保弹板很快见底空仓。
“弹药手!弹药手!来个弹药手!”
茅田幸助像原田一样凄厉地大吼起来。
很快就有一个身影爬到旁边,抓起另一条上好子弹的保弹板插进供弹槽,茅田幸助定睛看时,竟然是水原拓也。
“还愣着干吗?开火!”
水原拓也怒吼了一声,又抓起一把散装子弹往已经打空的保弹板上装填,动作居然还挺快的,几下就装满了一根。
……
梁钢的脸色变得异常的严肃。
看着独九十四旅的官兵前赴后继地往前冲,梁钢心下又是欣慰又是痛惜。
欣慰的是独九十四旅的军魂已经重铸完成,已完全不输北伐先辈之遗风,现在就算是他梁钢牺牲,独九十四旅也仍是一支钢铸的铁军!
而让梁钢感到无比痛惜的是,这么好的兵,原本可以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原本可以在战场给予日寇更沉重的打击,可是现在却只能当成敢死队用,跟鬼子以命换命,因为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为了中条山战场的二十多万中央军,只能拼命!
然而,日军的抵抗也是异常的顽强,激战近一个小时,连城头都上不去。
当下梁钢便转身回头,目光落在高慎行身上,沉声道:“老高,看你的了!”
高慎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拿起面前的钢盔扣在头上,系紧革带,又从梁军的手中接过仿M1921型汤姆森冲锋枪。
身后的几十名老兵也纷纷扣上钢盔。
这几十个老兵清一色都是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出身。
他们参加过淞沪会战,参加过南京保卫战,还参加过兰封会战,他们一次次负伤,一次次死里逃生,但他们依然还是义无反顾的归队。
高慎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个眼神扫过,
老兵们便齐刷刷立正,向梁钢敬礼,最后的军礼。
他们很清楚,这一别就是死别,这次已经不作生还想。
泪水一下就从梁钢眼眶中浮现,但他没有伸手去擦,只是抬起右手向着高慎行和他身后的几十名老兵行了一记庄严的军礼:“向老兵敬礼!”
看到这一幕,梁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也挤进老兵的队列。
“你留下!”高慎行却不由分说,将梁军从队列之中一把拉出来,拍拍梁军肩膀,又叮嘱道,“记住了,一定要保护好旅座!”
说完转身,高慎行头也不回往外走。
大街之上,传来一声嘶吼:“岂曰无衣?”
五十多名老兵便纷纷跟上,齐声回应:“与子同袍。”
泪水顷刻间顺着梁钢的脸颊滑落下来,这个钢铁般的汉子,在东西华路上看着全团的弟兄倒在鬼子飞机的俯冲扫射下,他没有哭,在老虎洞抱着烧得通红的机枪跟鬼子拼刺刀他没有哭,可现在,他却放声痛哭。
……
水原拓也已经意识到危险。
还是那话,这小鬼子只是不喜欢打仗,但是他的战场洞察、战机捕捉以及战术指挥能力足可以秒杀绝大多数鬼子军官。
看到一支人数超过五十的中国军队再次投入战场,
水原拓也瞬间意识到危险,因为这支中国军队跟别的中国军队有着明显的区别,不仅他们的技战术动作做得更加娴熟,交替掩护更加的到位,往前突进时更善于利用掩护,更重要的是他们装备的竟然是冲锋枪。
水原拓也瞬间就做出判断。
这是中国指挥官的杀手锏。
也多半是今天下午的最后一击。
叫来一个二等兵给茅田幸助当弹药手,水原拓也转身来到了西华门右侧的马道,只见马道上静静地潜伏着一百多个日本兵。
前面的十几个日本兵挎着歪把子机枪,
后面的日本兵全部抄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
水原拓也目光扫过去,一百多个日本兵便纷纷起身。
身后,城垣外的枪声突然间变得密集,是冲锋枪的扫射声。
紧接着城垣上便响起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城头的日军正遭到大量杀伤。
终于,有一个日本兵精神崩溃,大呼小叫着向马道跑过来,水原拓也下意识地举起手中的南部十式四手枪。
从特种兵开始融合万物 小说
然而没等水原拓也开枪,那个溃逃的日本兵就被打成筛子。
看到这,水原拓也便再不犹豫,将手中的南部十四式手枪往前方一撩,旋即声嘶力竭地咆哮了起来:“为了帝国,为了天皇陛下,涛次该,涛次该得……”
“板载!”屏息等待的一百多个日本兵便嗷嗷地嚎叫起来,然后端着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冲了城头,水原拓也却没有急着往上冲,而是等到最后一个日本兵从他面前冲过,才抄起南部十四式手枪往城头冲。
当水原拓也冲上城头时,
中日两军已经混战成了一团。
将近两百人正在城头展开白刃战。
但也有人开枪,有日军,也有中国兵。
水原拓也便毫不犹豫地举起南部十四式手枪,连续开火。
小鬼子的枪法极为优秀,简直就是弹无虚发,转眼之间便已经有好几个中国兵倒在了水原拓也的枪口之下。
水原拓也很快又锁定一个中国兵。
那个中国兵极其凶悍,简直就像是一头野兽。
左手持冲锋枪,右手反握一把刺刀,所过之处根本无人能挡。
水原拓也抬手就是一枪,枪响同时,那个中国兵却鬼魅般侧了一下身体,这一枪居然就打偏了,只打中中国兵右胸。
一枪不中?那就再来一枪。
水原拓也狞笑着再次举起手枪。
然而,咔嗒,关键时刻竟然卡壳了。
八嘎!水原拓也咒骂一声,将手枪一扔,就从腰间拔出军刀。
那个中国兵远比水原拓也想象中更凶悍,右胸中枪,明明已经受了重伤,竟然还是向着水原拓也扑过来。
PS:继续三更,我也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