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獸召喚師
小說推薦神獸召喚師神兽召唤师
李振邦在云梦泽中转了三天,提格尔这一次并没有寻来,想必是真的找不到他了,而他在云梦泽中也彻底迷路了。
如果李振邦的精神力和以前一样,也许还不至于这样,但是现在的李振邦既没有精神力,也没有办法和后天袋联系上,所以就只能依靠自己了。
云梦泽云雾缭绕,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按理说这样的环境应该会孕养很多的魔兽才对,可是实际上这里除了一些毒蛇猛兽以外,并没有任何的魔兽出没。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李振邦并没有深入云梦泽,始终只是在云梦泽边缘晃悠徘徊的原因。
幸好空间戒指还能用,里面还有一些吃食,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是也不至于让李振邦吃草根树皮过活。
李振邦心里暗暗庆幸,他为了一路方便,离开海丰城以后,始终没有把小胖放出来,他和小胖要是都来到这里,那可就真的热闹了,恐怕他连草根树皮都吃不上了。
他倒不担心小胖会在后天袋里面饿到,因为后天袋里能量充足,而且他在永寿城的时候,还特意买了很多食物和食材放进了后天袋之中。
即便没有小胖,他也会买很多的食物和食材储备在后天袋里,那么多的契约召唤兽需要李振邦去喂养,有一些饭量可是比小胖还要大的,他其实也不容易。
在云梦泽生活的这几天,李振邦也不是一无所获,他挖掘到了不少年份不低的草药。
虽然这些草药没有可以滋养灵魂的,但是有不少对他的身体恢复还是有帮助的。
李振邦将一颗朱果塞进了嘴里大口咀嚼起来,朱果的汁液顺着李振邦的嘴角流了出来。
成熟的朱果是一种火红色的果子,不仅酸甜可口,汁液充足,可以用来充饥止渴,而且其中蕴含的能量还可以用来补充体力。
没有成熟的朱果是不能吃的,不但酸涩难吃,而且有毒,轻者身体会麻痹一段时间,重则连拉带吐,甚至会出现幻觉。
成熟的朱果和未熟的朱果很好辨认,成熟的朱果通体火红,捏起来很有弹性,而未熟的朱果通体发青,仿佛核桃皮一般坚硬。
朱果这种植物在野外其实并不少见,但是成熟的朱果却很少见,一个是因为野兽或者魔兽也会食用朱果,再一个是野外冒险的佣兵们看到成熟的朱果都会采摘下来食用或者储备下来。
虽然这里的朱果不能说遍地都是,但是千米之内找到两三颗成熟的朱果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估计和很少有人会进来这里有关,毕竟当地人都不愿意涉足这里。
“嗯?什么味道?好香啊!”就在李振邦边走边摸索的时候,猛然间闻到了一股香味儿。
闻到这股香味儿以后,李振邦感觉刚才吃起来还津津有味的朱果,突然就变得没有味道了。
系統小農女:山裡漢子強寵妻
腹黑郡王妃 小說
李振邦循着香味儿小心翼翼的找去,结果看到前方不远处隐约出现一个木栅栏围起来的院落。
李振邦走近一点儿,发现院落里竟然有一个小木屋,木屋的烟囱正在冒烟,香味儿正是从木屋里传出来的。
“咦?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这里生活,这是准备开饭了吗?”李振邦舔了舔嘴唇,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噜叫了起来,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正经吃过饭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别说几天不吃饭了,就是半个月水米不进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现在的李振邦就和普通人差不多,只是身体要比普通人强一些而已。
尽管李振邦闻到香味儿以后已经食指大动了,但是他可不敢轻易推门而入。
云梦泽本来就不是寻常地方,他这几天连个探险的佣兵都没有见过,结果突然出现一个房子,房子里面甚至还有可能住着人,这让他如何能不小心。
就在李振邦在门外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突然有个声音从木屋里传了出来,“何必在门外徘徊?老夫正准备吃饭,不如进来品尝一下老夫的手艺如何?”
声音中并没有任何的敌意,听起来很是慈祥,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仿佛木屋里面的人是在和一个熟人聊天一般。
李振邦毕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虽然他现在几乎没有什么能力,也不知道木屋里的人是敌是友,但是对方既然已经发出了邀请,他要是再拒绝或者逃避,就落了下乘。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几天好不容易见到一个活人,不管木屋里的人是敌是友,亦或根本就是路人,他总是要见上一见的,哪怕只是聊上两句也好。
“既然主人盛情邀请了,我要是不进去,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更何况我确实有些饿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振邦哈哈一笑,推开院门,迈步走进了院子,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推开木屋的木门,走进了木屋之中。
别看李振邦大咧咧的进入了木屋,但实际上他却始终保持着警惕,一旦木屋中的人要对他不利,他绝对不会停留。
木屋内并不像外面那样满是雾气了,屋内的陈设比较简陋,基本都是就地取材。
不论是桌椅还是床铺都是用的外面的大树制成,甚至连桌子上的杯子都是木头雕刻而成。
桌子旁边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看样子应该是个人类。木头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兽皮,似乎是用来防寒防潮的。
老者微笑着看着李振邦,“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陌生人了,不过相逢就是缘分,想必你应该也饿了吧?来陪我这个老头子一起吃点儿?”
“小子确实有些饿了,那我就不客气了!”李振邦说着,走到了桌子旁边,一屁股坐在了老者对面的木椅上。
“老先生,可有碗筷一用?”李振邦看了一眼桌子上并不精致却香气四溢的饭菜,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然后抬起头看着老者笑着问道。
饭菜的香气确实和他闻到的相似,只不过屋子里面香气更甚,仅仅是闻一闻,就已经感觉心旷神怡了。
“实在是抱歉,这里常年只有我一个人居住,所以碗筷只有一副。我这副碗筷还没有动,要不你先用着?”老者说着,将自己面前的碗筷向着李振邦的方向推了过去。
“老先生,这样不太好吧?您作为主人还没吃,我这个客人就抢了您的饭碗,这可有些说不过去了。”李振邦话虽然说的很漂亮,但是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桌子上的饭菜,甚至还吞咽了一口口水。
“无妨,我一个老头子本来吃的就少,少吃一顿也无妨,总不能怠慢了客人不是!”老者笑着说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李振邦笑着接过了碗筷,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老者微笑着拿起桌子上的木制酒杯,然后轻轻抿了一口,然后一脸幸福的看着李振邦风卷残云……
“老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把你的饭菜都吃光了,主要是太好吃了,我实在是收不住了!”李振邦意犹未尽的放下碗筷,嘴上说着不好意思,可表情却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意思。
“你这个人倒是有趣,我们素昧平生,你就不怕我在饭菜里面下毒?”老者轻啄一口酒杯中的酒,然后笑意盈盈的看着李振邦。
“老先生,您也说了,我们素昧平生,那我们之间就没有仇怨,既然没有仇怨,那您又为什么会给我下毒呢?”李振邦不以为意,很是从容的说道。
李振邦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是他根本不怕对方下毒,自从他解决了毒龙王以后,他身体的抗毒能力就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大多数的毒素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作用了。
“哈哈,有趣!当真是有趣!”老者点头哈哈大笑起来。
“要不要尝尝我自己酿制的果酒?这是我用林中的朱果和一些罕见的水果混合酿制而成,在外面你可是喝不到的。”老者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
“哦?那我还真要喝上一喝,看看老人家除了做菜手艺一绝,这酿酒是否也是一绝!”李振邦伸手就要去拿酒葫芦。
“诶!喝可以,但是你得先听我说。这酒可不是一般的酒,我称呼其为仙人醉!一般人要是喝上一杯,至少也要醉上一天一夜。你可敢尝试一下?”老者手一缩,将酒葫芦收回到了怀里。
“哦?仙人醉?有意思!喝就喝,有何不敢?现在就算你不让我喝,我也要尝试一下。正所谓一醉解千愁,我正好想要醉一下呢!到时候就怕您老人家小气,舍不得给我喝了!”李振邦挑了挑眉毛。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也把话撂在这里,仙人醉只要你敢喝,我绝对不拦着,而且你能喝多少,我就给你多少!”老者仿佛赌气一般,将手中的酒葫芦扔给了李振邦。
“好!一言为定!”李振邦说完,打开酒葫芦的瓶塞,一股清新之气瞬间从酒葫芦里飘逸出来。
“好酒!我说刚才吃饭的时候总觉得味道和气味儿有些许不同,原来是少了它啊!”李振邦恍然大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