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在叶凡收起跟公孙倩打闹的情绪时,杨曦月的汇报全部传了过来:
“叶少,我按照你的吩咐,把灵堂出现的人全部查了一番。”
“我还调看了灵堂方圆五百米的各种摄像头。”
“我发现一个黑衣老者很大概率是打晕我们兄弟还霸占广播室的人。”
“也就是喊出红衣、古尸、千人坟,君临天下的那个人。”
“他是在你指控张有有的时候悄无声息抵达,然后在战灭阳对你袭击的时候迅速离开。”
“他撤离的时间点恰好在铁木清封锁灵堂的前一分钟。”
“拿捏时间可谓非常到位。”
“而且我们在搜寻灵堂附近的时候,在一个垃圾桶发现了一套黑衣服。”
“只是他的穿着跟前来参加葬礼的宾客几乎一样,加上戴了帽子、口罩以及面具,我们无法识别他的五官。”
“所以想要确定他的身份和来历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杨曦月把调查出来的情况告诉叶凡。
黑衣老者?
叶凡眼睛微微眯起:“把他监控截图发给我。”
很快,杨曦月就发来几个目标匆匆而过的视频。
“真是这老家伙!”
叶凡看着这些视频,很快确认对方就是丛林出手解救唐若雪的黑衣老者。
身上绽放出来的淡漠气质,以及眼神一闪而逝的犀利,都证实两者是同一个人。
这老头为什么要救唐若雪呢?
他跟唐若雪是什么关系呢?
Fate/stay night 血戰篇
他又为什么要杀自己呢?
自己好像跟这老家伙没什么深仇大恨啊。
可没有恩怨的话,为什么会给战灭阳这杀人机器下指令干掉自己?
而他跟战灭阳又是什么关系呢?
黑衣老者又拿什么控制战灭阳?
还有一个,黑衣老者这种厉害人物,隐藏自己气息和锋利一点都不难。
可他却两次绽放锋芒,好像不在意他捕捉,也好像故意引导……
一个个念头在叶凡脑海中浮现,只是他始终找不到答案。
叶凡转身望向了大厅的唐若雪……
这时,杨曦月又冒出一句话:
“探子又传来一个讯息,用大数据又捕捉到黑衣老者一丝踪迹。”
“几个小时之前,他在明江一个码头出现,搭乘了一艘渔轮离开。”
她给出了一个去向:“方向好像是神州的港城。”
“港城?嗯?港城?”
叶凡脸色微微一变,挂掉电话冲出厨房对唐若雪喝道:“战灭阳是不是送去港城了?”
唐若雪皱起眉头出声:“不是送去港城中转送去哪里?”
“战灭阳这身份,不经过港城这个国际中转站,根本不可能去龙都中海等地。”
“我也没有这么大能耐让战灭阳这样身份的人直飞龙都。”
“而且这送去港城,也是我跟宋红颜协商敲定的。”
唐若雪哼出一声:“你老婆都同意在港城交接,你有什么好怨言?”
叶凡追问一句:“是不是卧龙凤雏一起护送?”
唐若雪脸色有些难看,冷笑一声:
“敢情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一句都没听进耳朵里是不是?”
“我说了,我让凤雏押着战灭阳去港城了。”
“一个四肢被你打断的人,凤雏的身手押送绰绰有余了。”
“而且凤雏是一个神医,有她看着,战灭阳想要自行了断都不行。”
她不耐烦回道:“你就放心吧,战灭阳一定会活生生交给宋红颜的人。”
叶凡再度追问:“卧龙没跟着回去?”
唐若雪不置可否:“卧龙有其它任务,而且要暗中保护我,没有跟着回去。”
“清姨受伤、凤雏押送,卧龙再回去,我就真是光杆司令没人保护了。”
“你这么火急火燎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唐若雪把遥控器丢在桌子上:“宋红颜又有幺蛾子?”
叶凡回了唐若雪一句:
“幺蛾子你大爷!”
“马上通知凤雏,高度戒备。”
叶凡拿出了手机:“可能有高手要抢人,我要再安排一些人手过去。”
“有高手要抢人?”
唐若雪俏脸一变,随后寻找手机:
“叶凡,你这王八蛋,原本卧龙凤雏拿着战灭阳好好的,你非要用清姨逼迫我把战灭阳给宋红颜。”
“结果让敌人钻空子。”
神武至尊 小說
“我告诉你,凤雏最好不要出什么事,不然我跟你没完。”
她真的气死了。
几乎同一个时间,港城渔人码头,凤雏从一艘渔轮下来。
她拖着一个黑色箱子缓缓前行,随后向约好的六号仓库走了过去。
前行途中,她还看了看箱子上面的氧气含量,确认战灭阳不会闷死在特制的黑色箱子中。
御炎 小說
她很是不想把战灭阳交给宋红颜的人,但她也知道唐若雪和清姨的处境。
所以最终来到港城交人。
不紧不慢的脚步中,凤雏很快来到了六号仓库。
门口停着五辆黑色商务车。
车子清一色的两地招牌,还是连号,这让凤雏确定宋红颜的人来了。
只有宋红颜才有这种惊人的能量。
“当——”
凤雏没有过多停留,拖着箱子就推开了虚掩的铁门。
一抹灯光照射了过来,让凤雏微微眯起了眼睛。
接着她又下意识停住了脚步。
她不仅嗅到了浓郁的血腥气息,还看到仓库倒着二十多名宋氏精锐。
死不死不知道,但全都没有了动静。
这让凤雏瞬间绷紧了神经。
“嗖——”
在她要拖着箱子后撤的时候,一抹危险感让凤雏猛然回过头来。
她双目电一般的向幽暗的门口望去。
视野中,多了一个戴着口罩的灰衣青年身影。
他一脸平静地看着凤雏。
目光没有杀意,但却有着无尽深邃和浩瀚,好像一个得道多年的高僧一样。
而他手里把玩的梵珠,也昭示着他跟梵家有着密切关系。
这家伙是什么人?
难道是唐黄埔的人?
可唐黄埔怎么可能知道战灭阳身份以及这一次港城交易?
而且她隐约感觉这家伙有点熟悉。
念头中,凤雏手里无声无息滑落手术刀:“你是什么人?”
门被堵住,她清楚随时要恶战。
刀剑神皇 乱世狂刀01
灰衣青年淡淡开口:“人留下,你走。”
凤雏追问一声:“你是唐黄埔的人?”
灰衣青年语气依然保持着平和:“把人留下。”
凤雏冷漠回应:“只有一个人可以让我把它留下,但可惜那个人不是你。”
她只听从唐若雪的指令。
灰衣青年声音一冷:“那你就要死!”
“死的是你!”
凤雏喝出一声,同时左手一扬。
三把手术刀一闪而逝,顷刻就到了灰衣青年面前。
无尽的锋利,好像要割裂空间,割裂灰衣青年一样。
問道紅塵 小說
“轰!”
只是没等手术刀击中灰衣青年,他就身子一挺,整个人爆发出浩瀚气势。
眸子也变得如黑水晶一样深邃。
下一秒,一股冰封寒意宛如实质倾泻。
三把手术刀叮的一声,像是定格一样停在灰衣青年面前。
接着咔嚓咔嚓声音响起,三把手术刀全部碎裂落地。
诡异如斯!
凤雏突然打了一个激灵:“你是唐北玄——”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