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赵昊将马湘兰拟好的电报稿又读了一遍,修改了几个地方,便递给常凯澈。
却见他不去发报,还站在那里不肯走。
“还有什么事?”赵昊靠在摇椅上,惬意的吸一口烟斗。
“还有一份北京来的电报。”常凯澈从公文包中抽出另一个文件夹递给赵昊。自从有了电报之后,他的工作繁重了许多。当然,这是好事儿。
“又来了……”赵昊苦笑一声,接过文件夹打开,一边抽着烟斗一边看赵二爷又要给自己添什么麻烦。
话虽如此,他也知道自己老爹这几年着实不容易。
自从张居正一死,大明风调雨顺的日子也好像到头了。
万历十五年全国洪涝,京师连降大雨,官民房屋倒塌不计其数,居民被压死、溺死者不计其数。好容易挨捱过去,谁知道从八月开始,便滴雨不下,冬春连旱。北方的大旱已经持续了两年。
全国也不是不下雨,而是都下到了南方。整个万历十六年,江北蝗灾、北方大旱、江南大雨,接踵不断。河南还发生了大地震,摇塌城垛鼓楼、碑亭房舍无数,死伤过万人。甚至山西、京师都有震感,宿鸟齐飞,屋宇动摇。
南方还好,有江南集团组织抗洪救灾,不劳朝廷操心。
可北方那些集团鞭长莫及的地方就没办法了。据户部右侍郎孙丕扬奏:‘黄河饥民食草木,陕西蒲城、同官诸县至食石头。’
内阁首辅赵守正因而奏曰:‘今海内困于加派,请酌定岁用,清难裁之冗,息难支之民。’
手撕鲈鱼 小说
然而万历皇帝虽然表态漂亮,令遣官分往各方进行救济。却丝毫不停向户部征取。户部尚书杨巍不能满足皇帝,他便派太监到各地搜刮,根本不在乎老百姓死活。
因为万历皇帝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他弟弟潞王要就藩了!
咱也不知道万历皇帝是咋想的,他对自己的国家、臣民毫无感情,好像天塌下来都跟他没关系一样。却对自己家里人却好得没了边,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他们。
对自己唯一的弟弟潞王更是如此,万历出京谒陵时,便数度让潞王监国。之前潞王加冠礼,花了整整六十万两。
万历十年,潞王大婚,光军费就挪用了九十多万两,甚至把整个京城的珠宝都买空了。
可见万历对弟弟的爱到了何等程度。
对就藩这种弟弟的头等大事,自然更是不能马虎。万历十二年,万历就开始下令大兴土木,给弟弟修建王府了。
万历十六年五月,历经四年,耗费四百万两白银的潞王府终于竣工了。整个王府建筑群规模宏大、雄伟壮丽,占了整个卫辉府城的东边一半!
潞王府营建工程是由万历的大舅,新任武清侯李文全一手操持的。
这时候李伟已经过世了,按说外戚的爵位是不能继承的。但张居正一死,也没人能管得了万历了,赵守正也不愿意因为这种事再跟皇帝闹别扭,就睁一眼闭一眼的让他的长子李文全袭了爵。
用餐兩人半
姻緣寶典
以老李家的操行,这四百万两能有一半用在王府工程上,就算当舅舅的不坑外甥了……
王府既然建好了,潞王就藩自然就提上日程了。
倒霉的户部尚书杨巍,又需要给潞王筹办安家费了……
这一回,万历给户部下的任务是白银两百万两。
杨巍气极反笑,好家伙,真当太仓的银子都是大风刮来的啊?
于是他抗疏说,天下到处遭灾,多少府县需要赈济?这才七月去年的岁入已经告罄,请皇帝务必节俭用度。至于潞王的安家费问题,之前不是赏了他那么多皇庄和几万顷的田地吗?随便变现一下不就有钱了吗?
结果招来万历严词训斥。说朕就这一个弟弟,此次一别便是永诀,还要让朕留下遗憾吗?
他都给户部算好账了,之前张居正攒下的家底应该还有个一千两百多万两。粮食更是够十年支用。拨给弟弟两百万两,还剩一千万两呢,应付救灾绰绰有余了!
杨巍的鼻子都气歪了,虽说张太师留下的家底还有大半,但他才过世短短两年,账上就已经少了整整五百万两。这还不够惊人吗?!
偏生言官们还不理解他,纷纷上书弹劾杨巍,骂他说国家受灾如此严重,你户部非但不抚恤灾民,反而屈从皇帝的无理要求!
可怜的杨巍受尽夹板气,感觉自己真的要不举了,一气之下,递交职呈不干了。
这时候,就只能大明第一和事佬,首辅赵守正来平事儿了。他一面先安抚杨巍,男孩不哭,站起来撸。一面教训言官‘协和奉公,不必以言争论’。
回头再跟皇上商量,二百万两实在太多,要不咱减减吧。
万历这二年已经越发离不开他的赵老师了,没有赵守正替他和稀泥,早就被言官的唾沫星子淹死了。怎么也得给赵老师个面子,便说那就减五分之一吧。
赵守正说再减减吧。万历说四分之一不能再少了。
赵守正又说再减减吧。万历说最多三分之一,再少就交代不过去了……
~~
‘儿啊,你一定得帮帮爹啊。皇上只肯减三分之一。可户部那边,最多只肯出一百万两。爹也是拍胸脯说没问题,才把杨部堂留下的。户部不能没有他,换别人更扛不住……’
看着父亲‘江湖救急’的电报,赵昊是一阵阵苦笑。这电报却也不全是好处,比如老爹现在一遇到难处,不管自己在天涯海角,马上就能发电求助。
“你说怎么办吧?”他看向自己的总办主任马湘兰。
“三十三万两倒也不多。”马湘兰翻开贴满标签的厚厚笔记本看一眼道:“不过今年的特别经费已经不多了。”
就算是集团是赵昊的一言堂,但身为立规矩的那个人,他必须带头遵守规矩,而不能随心所欲的破坏规矩。所以赵昊也必须按照集团年初的预算来,不然年底决算时就难看了。
“用的这么快?”赵昊有些吃惊。特别经费集团给他灵活支配,用于应付或有支出的款项。
“今年遭灾的地方太多了。再就是光父亲大人那边,今年就已经贴补了上百万两了。”马湘兰轻声解释道。
赵昊在集团董事长之外,还是大明的小阁老,天下四分之一官员的老师。后两重身份是对集团的保护和支撑,很多费用当然不能让赵昊自己买单了。
在过往,这笔经费主要是给岳父大人上供的。每次张居正说哪里哪里开支颇大,他不得乖乖把款子打到指定账户上去?
在州县为官的弟子,写信说起来地方上的困难,他这个当师傅的也不能坐视不管吧?
不过赵昊还是尽量把账目分清楚的。比如弟子生活不周啊,婚丧嫁娶啦之类,赵昊都是自掏腰包的,不会动用特别经费。
别小看这些人情支出,每一笔看似不多,但赵昊可是有三千弟子的,一年怎么也得掏个几十万两。要是给地方的捐款也让他负担,他还真不一定能负担得起……
你以为老师是那么好当的。受人爱戴是要付出代价的。
原先也还好,一年几十笔捐款,百八十万两银子的样子。
但从去年开始,赵昊的特别经费就明显不够用了。所以今年集团预算时给他把特别经费翻了倍。
可没想到今年居然全国大遭灾,北方旱灾,南方也水灾,还有地震、蝗灾也来凑热闹,弟子们诉苦的书信雪片般飞来。这下可好,才年中特别经费就告急了。
“算了算了。”赵昊郁闷摆摆手道:“从奇点投资的账上走吧。”
奇点投资是他的个人独资企业,这笔钱就算他私人赞助了……谁让那是他爹呢?
“我看看。”马湘兰打开另一本红色的笔记本,翻开查阅道:“行吧。不过这边也不太富裕了,主要是通讯科花钱太夸张了。”
“这个这个,主要是成立了一百多个通讯中队,这块初始费用确实……”常凯澈登时满头大汗,不知为何好端端的,顶头上司就给自己小鞋穿。
“行了行了,你去吧。”赵昊摆摆手道:“他妈的以后我爹再来电报要钱,你就直接烧了就好了。”
“哎哎。”常凯澈讪讪退下,他当然知道大老板说的是气话。
“唉,人家当小阁老都是捞钱,我倒好,还得往里头贴钱。”赵昊往椅背上一靠,抽几口烟斗闷声道:“还以为岳父去了,这块开支能省省呢。没想到亲爹要起钱来更不客气。”
三品廢妻
“你以为呢?”马湘兰笑道:“听说人家给父亲大人送了个外号,叫‘春风化雨’。”
“好家伙,如沐春风,及时雨。”赵昊秒懂道:“果然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绰号。”
夫妻俩说完相视笑起来,赵昊小小的怨气也就烟消云散了。
“算了算了,挣了钱不就是给爹花的吗?”赵公子合上马湘兰的笔记本,揽过她的肩膀道:“娘子,我们继续……”
“要的。”马湘兰粉面酡红,微微颔首,竟有几分少女的羞涩。
看得赵昊心旌一摇,打横抱起她来,就往屋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