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方林岩长长吐出了一口气道:
我有一个世外桃源 小说
“我知道二王女的背后就是唐金蝉,但是他却不知道我了解这件事。”
“这样的信息不对等就让我抓住了现在的破绽。”
“其实,我都仔细分析过唐金蝉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他九世行善,目的当然是超脱生死,此时发觉前路不通果断回头,目的依然是超脱生死!”
“而他做的事情,则是先通过兑禅拿到那头尸龙的龙珠精华,然后又利用了毘教的人,巧妙取得了甘露元胎这样的圣物,这两件东西内隐藏的巨大潜力,足够让其重塑肉身了。”
“但是唐金蝉甚至连镇元子这样的大能都得罪了,满打满算也就还有二十几天的时间了,他现在缺什么?肯定是缺法宝!!”
“法宝从哪里来?当然是女儿国的国库当中,别忘了兑禅抢来的金箍咒就是从里面拿出来的。”
“或许唐金蝉控制了二王女正在筹备别的计划。但是,对他来说最好的现状,就是女儿国国王死掉,其余的两个王女也一起死掉,这样的话二王女就能顺势上位,国库里面的什么东西都名正言顺都是她的。”
欧米略带兴奋的补充道:
“或许你的猜测有误,唐金蝉的图谋不是神器,而是别的我们不知道的重要物品,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必然会希望整个女儿国内是越乱越好!当发觉我们做的事情符合其利益之后,那么当然就得放我们一马了。”
山羊皱眉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他为什么又要找上门来杀我们?”
欧米淡淡的道:
“我们此时拿到的大阎摩罗这玩意儿,是只能针对普通人的。普通人死得再多,女儿国内的高端战力无损,对唐金蝉的计划就有害无益,徒然打草惊蛇而已,搞不好还会打乱唐金蝉的计划,那他当然要来制止了。”
这时候,方林岩意味深长的道:
“他这样的人,当然也不会将希望真的寄托在我们能杀女王上!不过只要能将水搅浑,方便他浑水摸鱼,那就足够了。”
听方林岩这么一说,欧米顿时眼前一亮:
“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在杀女王这件事上,甚至可能拿到他的助力?”
方林岩笑了笑道:
“从兑禅这家伙的身上就看得出来,他在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遇到了问题,也是唐金蝉这家伙暗中出手帮他渡过难关,所以我只能说这是有大概率的事件。”
然后方林岩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道:
“不仅如此,唐金蝉还在我的身上下了咒,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很显然,这家伙是觉得我有利用价值的,这就足够了。”
欧米皱眉道:
“你被下了咒?什么情况?”
方林岩道:
“我获得的提示就是被诅咒了,其余的都是???”
莫比烏斯是單相思
“我求助老莫,但是它说要立即拿结果的话,就得耗费比斯卡数据流,若是不急的话,就慢慢推算,大概要三个小时才能推算出结果。”
欧米道:
“原来是这样,短时间内你应该没问题,慢慢算吧。”
就在这时候,方林岩的眉头忽然一皱:
“现在什么时候了?”
山羊道:
“应该是晚上八点多。”
方林岩立即将无人机的视角共享了出来:
西湖邊 小說
“你们看,西面至少有两三百支火把移动的迹象…….难道是北极圈叫来的那群人提前动手了?!”
欧米道:
“本来大家就是分头行动,然后找来的这些人又是一盘散沙,发生什么事情其实都不奇怪。”
方林岩深吸了一口气道:
明月星云 小说
“还好,我们并没有将希望寄托在这帮家伙的身上,只是要拿他们来做一下掩护而已。”
“既然他们先动手了,那么,就按照原计划行动吧!成败……在此一举!”
“这个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世上的畸形国家,就彻底毁掉吧!!”
大概是听到了方林岩的话,从地窖当中也是传来了一声沉闷无比的嗥叫!!
***
三个小时之后,
此时已经接近子夜,若是在平时的话,那么整个王都当中都已经安静了下来,默默的为早市的繁闹而蓄力着。
但这时候的王都,却已经俨然乱成了一锅粥!
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火焰熊熊升腾而起,惨叫声,呼号声此起彼伏,不仅如此,似乎到处都能看到尸体,还有趁乱打劫的。
这样的惊人混乱场面,连好些始作俑者都没想到,因为今夜负责城中戍守的三位宫分军副统领,都离奇暴毙在了自己的营帐内,一同中招的还有他们的亲兵。
本来驻扎在城中负责守御的,还有三卫军士,但军营当中却是大片大片的尸体横陈着。
这些本来瘦弱,沉默,坚韧的士兵眼中带着强烈的恐怖,张大了嘴巴瘫倒在地上,不少苍蝇已经停留在了他们的眼睛和口唇上觅食,军营里面还有淡淡的红色雾气飘散着。
大概是因为女儿国士兵都是被工蜂妖卵所寄生后产生的特殊存在,所以对大阎摩罗这种特殊的“生化武器”格外易感,所以军营这边真的是死伤惨重。
在这种情况下,本来拱卫王宫的“朵颜军”(类似于御林军),甚至是王卫都出动了一部分,但这时候王都的局势已经糜烂了,这些兵力投放进去,就像是落入了一个巨大的旋涡当中一样,连泡泡都没冒出来一个。
这时候,很多人都意识到这一夜的不同寻常,这只怕是女儿国建国以来最为漫长的一夜,戍守王宫西门的古力统领已经接到了上面的严令,要她小心防守,警惕外敌。
一旦发现有什么异常情况的话,那就杀无赦,宁杀错不放过!
对女王忠心耿耿的古力统领当然会死守岗位!她披盔戴甲,在城墙上巡逻着,睁大了眼睛不放过一丝可疑的痕迹。
在王城的城墙上,大量的防守器械也是蓄势待发,无论来人是谁,古力统领一声令下,都会给予来敌最猛烈的打击!!
不过就在这时候,旁边忽然有一名亲兵匆匆赶来,对她耳语了几句,古力统领脸色一变,对着旁边的人交代了几句,接着转身就走,回到了自己的大帐当中。
等回到了大帐当中以后,古力统领发觉里面已经多了三个人,她脸色微变,但还是单膝下跪在地行礼道:
“原来是二殿下大驾光临,末将甲胄在身,恕不能行全礼了,不知道此时殿下来此有何贵干?”
二王女微笑不语,旁边矗立着的邓司帛冷声道:
“王上有口谕!古力统领麾下率长韦素,何谢乃是奸细,混入宫中图谋不轨,立即拿下。”
听到了这句话,古力统领顿时大惊失色,这两个率长乃是其同乡,三人平时关系极好,可以说是情同姐妹,急忙求情道:
“回禀殿下,韦素,何谢二人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乃是奸细,求殿下明察!何况这时候城外纷乱不止,正是用人之际,若是拿下了她们的话,那么戍守的防线都要出大篓子了。”
古力统领说话的时候显然是十分情急,甚至眼圈都有些红了,这交情可真的是不一般呢。
二王女此时温言道:
“古力统领的话,本宫当然是信得过的,只是这一次乃是大姐在母上面前进言,本宫也是奉命而来,并且带有大姐所说的铁证。”
“不如这样吧,古力统领你去将二人叫来,本宫许她们当场自辨,若是讲得过去的话,我就在母上面前保她们一保。”
古力统领听了立即哽咽道:
“殿下明鉴,末将愿以身家性命担保她们绝无二心,一定是有人污蔑,我这就去唤她们来。”
旁边的嬷嬷突然道:
“慢着,你既然亲口承认与她们两人交好,就不能去了,让别人去。”
古力统领听了以后呆了呆,立即道:
“是。”
然后立即转身对旁边的护卫道:
“你们去将韦素,何谢叫过来,就说本将有事找她们问话。”
眼见得两名护卫离开了大帐篷,二王女笑了笑道:
“其实,大姐那边还说古力统领也有嫌疑,但本宫是不信的,只是大姐也拿了证据出来,不由得母上不信。”
古力统领一听之后立即惊怒道:
“这可真真是血口喷人了,末将对王上忠心耿耿,万死不辞,日月可鉴啊!”
二王女叹了一口气道:
“证据在这里,不信你过来看好了。”
古力统领不疑有他,立即上前,便见到了二王女手中有半张白绢,上面似是写有字迹,她立即睁大了眼睛仔细去看……
然后二王女一巴掌就拍在了她的脸上!!
不仅如此,旁边侍立的那个老嬷嬷也是出手如电,张口一吐,立即就是一根骨针射在了古力统领的太阳穴上,这个老嬷嬷赫然是欧阳女祝!!
遭受夹击,毫无防备的古力统领连声也没吭,就直接委顿在地,那倒地的姿态简直就像是一片被风吹掉的枯叶一样。
二王女微微一笑,吹出了一口气,可以见到这口气里面似是含着一只似蝉非蝉的幻象,直接没入到了古力统领的眉心当中,古力统领很快就站了起来,表情有些木然。
与此同时,在帐中的另外两名护卫也是歪倒在地,被二王女如法炮制。
这时候,欧阳女祝木然的道:
“主上,我们这样冒着风险行事值得吗,我觉得那些人的实力很弱啊。”
二王女微微一笑道:
“我的要求其实并不高,他们能给王城里面造成一些麻烦就够了,而我觉得这也应该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因为……他们拿出来的那东西,我居然都从未见过,不仅如此,那东西居然能让我本能感觉到厌恶和恐惧!”
“所以,我相信的不是谢文那帮人,而是自己的……阿赖耶识!”
欧阳女祝低头道:
“主上明鉴。”
二王女道:
“这边的事情敲定以后,你就趁乱出去,告诉谢文那帮人从这个门攻击吧,如果他们不听或者有别的心思,就启动我埋在他身上的蝉种杀了他!如果他们老老实实的来袭击王城,那么就配合一下他们的行动。”
“要记住,你是一个监视者,引导者,并不是协助者,你只需要做两件事,告诉谢文进攻路线,或者杀掉谢文。”
欧阳女祝立即道:
“是,主人。”
***
大概二十分钟之后,
城墙上的宫卫依然在忠实的执行着自己职责,尤其是这些戍守王城的精锐,对女王乃是忠心耿耿,更不会出现什么玩忽职守的现象。
忽然之间,一群人走了过来,正是她的顶头上司,率长韦素。
韦素看起来与平日有些不同,脸色有些诡异的苍白,并且毫无任何表情,看着这名宫卫直接道:
“准备垂篮。”
这名宫卫微微一楞,但她还是立即执行了军令,带着几个人从旁边将垂篮扛了出来。
这东西的原理就是一个挂在齿轮传动结构上的篮子,用处就是在城门关闭的情况下,将城中的军队投放到城下去,当然也可以将下面的人接上来。
王宫里面用的东西,那肯定都是最好的,一个垂篮就能运送差不多十来名全副甲胄的宫卫下去,当城墙下方运送了差不多二十人的时候,另外一名率长喀芝匆匆的跑了过来,看着这边惊怒道: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马上停下!”
这时候,韦素从旁边走了过来道:
“统领有令,说是有贼人潜藏在几百米外的民居当中图谋不轨,试图施展血祭妖术,污秽王城!让我们速速派遣人手将那里捣毁掉。”
喀芝警惕的道:
“统领的令牌呢!”
不过,这时候城墙下方就突然传来了古力统领的声音:
“是本将下令的,喀芝,向导已经下了城墙,你带二十个人去!速战速决马上回来!”
有道是军令如山,喀芝嘴唇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口,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就调派了亲信一起下了城墙,然后汇同下方的人手迅速对准远处冲了过去。
对于这些王城当中的精锐来说,几百米的距离可以说是在五分钟内就冲到了,并且还能保持齐整队形。在向导的引领下,喀芝猛的就冲进了一处宽大的宅院当中。
我怎麼當上了皇帝 日每一萬神成
这宅院前后足足有有五进,并且后面还有花园和荷塘,所以说相当宽敞。
喀芝在来路上就听向导说了,这些贼人乃是邪教中人,做事凶残无比,绝对不会投降,甚至还会肉身血爆之术。所以一进门之后就立即就分了两伍(一伍就是五个人)出去,让她们见人就杀,不必手软。
然后在向导的带领下带着剩余的十个人直冲后花园里面的祭坛,根据向导的说法,只要快速捣毁邪教的祭坛,那就能终止他们的献祭仪式,否则的话将会非常麻烦。
当喀芝一路狂奔,直冲入到后院当中的时候,就见到了那个方圆两三亩地的荷花池当中,有着一处位于中央的水榭,从窗户纸上可以看到里面烛影摇曳,似有人影晃动。
喀芝立即就锁定了目标,带着人从通往水榭的引桥上冲了过去,然后一脚就将大门踹开!同时浑身上下的肌肉已经绷紧,即将一刀劈下!
但是,出现在喀芝眼里的情形,却让她大跌眼镜,因为宽大的水榭当中,居然满壁挂着的都是字画!被微风吹动后,看起来就和人影类似。
一个男子负手而立,背对门口,似是在欣赏着墙壁上的字画,听到了大门被踹破的声音以后便转过头来,饶有兴致的道:
“深夜赏画,没想到居然有贵客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