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唰!”
绝妙禅女化为一道青色流光,飞出白衣谷,道:“护界大阵就交给你们了,我去东极峰,引地脉。”
无月大袖向后一掀,犹如一只黑色的雀儿乘风飞天,追上绝妙禅女。
“轰隆隆!”
五十三颗神座星球撞击下来,压得大气层不断下沉。
天,越来越低,完全变成暗金色。
神座星球散发出来的光芒和能量,皆被护界大阵挡住。
一黑一青两道流光,飞过空冥界的山川大河,一路向东。
白衣谷在大世界之西。
大世界的东极,无疑成为护界大阵最薄弱的地方。
无月道:“空冥界的护界大阵虽强,但护得太广,注定会被攻破。与其如此,不如舍弃这座大世界的生灵,将所有防御手段都集中到白衣谷。”
“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为何还跟了上来?难道不知,一旦护界大阵破,我们二人很可能再也无法回到白衣谷?”绝妙禅女道。
无月道:“以你的精神力,就算去了东极峰,也很难有大作为。”
绝妙禅女深深的盯了她一眼,道:“我本以为,你嫁给张若尘,完全是九死异天皇的谋划。现在看来,你很有主见,对张若尘也并非完全只是冷漠和利用。”
无月清冷道:“与天圆无缺者一较高下,本就是我一直在追求的目标。我们拼尽全力便是,就看张若尘是否真像你所说,能够冲破魁量皇的精神力压制。”
到达东极峰,二女落到山峰之巅。
“东极峰山神,拜见禅女!”
五位神灵从泥土中飞出,向绝妙禅女行礼。
绝妙禅女目望连绵无边的空冥界的江河平原,释放神魂念头,捏出指印。
顿时,泥土下方,一条条地脉,沿着山脉走势急速流动,从成千上万座山峰的顶部冲出,形成无数气河光柱。
无月取出法杖,漂浮到半空,精神力完全外放,引动这些气河光柱,进入护界大阵,对抗从天外压来的神阵。
白衣谷外。
医娇 小说
涅藏尊者浑身长出灰毛,头颅变成一颗犬首,仰天长啸,八十九阶的精神力瞬间充斥到大半个空冥界中,使得大地上每一座城池中都冲出一道刺目光柱。
这场守护空冥界的大战,正式爆发。
……
夫貴妻祥 小說
怒天神尊飞出太阿神雷汇聚而成的雷海,赶回空冥界。
魁量皇眼睛斜瞥,向后方的星空中看了一眼,手指点了出去。顿时,十二座命运之门显化出来,结成一座阵法,将怒天神尊困到了里面。
“轰隆!”
怒天神尊以金身,撞穿其中一道命运之门,怒吼道:“命运之道!”
“噼啪!”
密密麻麻的雷电,如同紫色河流,飞在怒天神尊头顶上空,追到了前面去,凝化成雷罚天尊的卓绝身姿。
雷罚天尊道:“你太不尊重对手了!与本座交手,还敢分心他顾?”
“炼神塔!”
空间扭曲,化为螺旋形。
炼神塔高达万里,已悬浮到怒天神尊头顶,急速旋转向下,将他死死锁定。
塔中的雷电,如同瀑布一般落下。
“炼神塔可炼不了我。”
怒天神尊双臂释放出璀璨神光,头顶无数规则汇聚,凝聚成一重重形态诡异的天宇冥城,皆是实态呈现,将炼神塔释放出来的雷电尽数挡住。
十二道命运之门,从十二个方位飞来,散发出命运神光,压制怒天神尊修为。
同时,门内世界中,涌出一道道神链般的阵法铭纹,相互连接在一起,结成一座禁锢神阵,不断向中心的怒天神尊挤压和收缩。
雷罚天尊站在怒天神尊对面,两颗雷珠在头顶旋转,道:“胜负已定!”
“是吗?你认为,就凭一座神阵,一座炼神塔,就能镇压我?”
怒天神尊的双瞳怒焰燃烧,战意还在增长。
雷罚天尊道:“你的修为,远超本座预估,要将你镇压,的确很难。但,我们此来的目的,本就不是你,而是白衣谷。”
“你们未必有足够的时间破护界神阵!”怒天神尊道。
雷罚天尊摇头,含笑道:“你别忘了,还有逆神碑。”
我的主播先生
继而,他指向远处的魁量皇!
魁量皇已释放出精神力,在张若尘身上寻找逆神碑。
就在这时,怒天神尊仰天大笑起来,道:“明知精神力深不可测的魁量皇来了,一定会用出阵法手段,你们怎么会认为,逆神碑还在张若尘身上呢?”
雷罚天尊想到了什么,瞳孔急速收缩,立即引动两颗雷珠,攻了出去。
逆神碑,从怒天神尊头顶的一座冥城中飞出,直接爆碎而开,化为沙粒,冲击在十二道命运之门上。
“轰隆!”
十二道命运之门结成的神阵,顷刻间灰飞烟灭。
怒天神尊一拳打出,手臂上,不知何时,已是出现一只拳套,与飞来的两颗雷珠猛烈撞击在一起。
随之,刺目的雷电风暴,于对撞的这一点,向星空中扩散。
在出白衣谷后,怒天神尊就向张若尘借了麒麟拳套。
原因无他,只因怒天神尊早就见识过重新祭炼后的麒麟拳套的威力,这种级别的攻伐战兵,连他都没有。
为何早就见识过?
因为罗衍大帝找的炼器神师,就是涅葬尊者。
怒天神尊得不动明王大尊、印雪天、六祖三大强者的真传,自然也修不动明王拳,拳道战法,不输世间任何强者。
“轰!”
“轰隆!”
……
一拳又一拳打出,直是天崩地裂,时空错乱。
二人时而出现在虚无世界,时而出现到离恨天,两颗神器雷珠根本无法挡,雷罚天尊一连后退了二十二步,退出两百多万里,才凭借炼神塔挡住怒天神尊的攻伐。
“哗!”
怒天神尊脚下一片金灿灿的佛海显化出来,摩尼珠在虚空呈现,释放出封闭修士五感的光华。
见到摩尼珠,雷罚天尊脸上立即浮现慎重神态,激发奥义,百万亿里外的星域中的天地规则都向他汇聚,转化为雷电之力,凝成一尊长着独角的紫电巨人,向怒天神尊攻伐过去。
“原来是雷道主宰,好,来得好!”
怒天神尊金身九十九丈,打出大动明王拳,刹那间,千亿里外的星辰都崩裂,时间像是要逆流,要从今世,打到别的时代。
霎时间,怒天神尊和雷罚天尊消失了!
“哗!”
半刻钟后,他们重新在星空中显化出来。
異能之王者歸來
刚才的力量风暴太恐怖,他们消失在了当世,打到半刻钟后的未来。
所有天地规则,尽皆混乱。
在雷罚天尊动用主宰级奥义的时候,魁量皇就知,掩盖不住了,整个地狱界,乃至整个宇宙的诸天都必然知晓,空冥界发生了巨变。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魁量皇操控乌木法杖顶端的原本灯。
这盏神灯,飞了出去,悬浮到五十三颗神座星球中心。
眨眼间,神灯散发出来的光华,就完全掩盖那些神座星球。
他道:“燃烧神座星球,全力一击。”
七位无量境强者,齐齐释放神气,打入脚下的神座星球。
五十三颗神座星球快速收缩,直径缩小百倍,向内坍塌,所有光芒瞬间消失,化为五十三个黑洞,笔直向下撞击而去。
“轰隆隆!”
护界大阵不断向下凹陷,其中一些地方出现裂痕。
“噗!”
涅藏尊者狗嘴里吐出鲜血,身体倒在了地上。
“有我在一日,空冥界和白衣谷绝不会有失。”
涅藏尊者嘴里喊出当年印雪天离开时自己说过的话,干枯如柴的双手按在血泊中,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以自身血液勾画阵纹,与天地之势相结合。
顿时,鲜血凝成红色的花瓣,化为花雨,飞向大气层中的护界神阵。
以血养阵,哪怕血尽亦不悔。
护界大阵出现裂痕,魁量皇的精神力趁机涌入,直接重创东极峰顶的绝妙禅女和无月。
绝妙禅女七窍皆流淌出血丝,但,依旧不动如松,手捏指印,引空冥界的地脉之气,直冲上空。
无月精神力强大,伤得比绝妙禅女轻一些,道:“退回白衣谷吧,空冥界已经守不住。时间不多了,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我相信他!不退,无惧。”
绝妙禅女施展禁术,身体犹如火炬一般燃烧起来。
哪怕化为灰烬,今日她也要死在东极峰。
……
黑暗、冰冷、空旷,更有无穷的压力,从四方而来。
张若尘死守精神,保持意志不灭。
四象被黑暗压碎后,张若尘凭借强大意志,立即衍化无极,无极又衍化太极……如此,周而复始。
魁量皇无法让他完全失去意识,而他却也无法冲破黑暗,从沉睡中苏醒。
每一次四象崩塌,张若尘都如死了一次。
四象崩灭第一万三千七百次后,忽的,《洛书》的图痕,在黑暗中显化。继而《河图》的黑白光点,也出现在意识中,两者重叠在一起,共同将四象承载。
在这一刻,张若尘将黑暗挡住了!
并且,四象向外扩展,将黑暗撑开。
正在全力以赴催动神阵的魁量皇,心神一震,向躺在旁边水中的张若尘看去。
只见,张若尘紧闭的双目,突然睁开。
玄胎中,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携带太极四象图景爆发出来,战神冥尊的那颗骷髅头,就被封在玉树墨月中。
魁量皇眉头一紧,刚生出危险的念头,玉树墨月已经分解开,战神冥族的骷髅头瞬间化为齑粉,恐怖而霸道的毁灭性能量,向四面八方涌出去。
离得最近的张若尘和魁量皇首当其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