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师父,您喊我?”马逸晨下了手术就来找张凡了。
“嗯,想不想跟着我搞胆囊?”
“我不是一直都在搞胆囊吗,倒是您……”
张凡眼睛一瞪,马逸晨说不下去了,张凡瞅了他一眼,一副师父是你能评论的吗?马逸晨心说,您以前虽然不务正业,可也算是外科的,现在直接去传染了,能干还不让说!
“我的意思是,你以后就选胆囊。专攻胆囊!”
马逸晨一听,颇有点不乐意的说道:“我想搞肝脏,胆囊就那么一点点,施展不开。”
“嗤!”马逸晨把张凡给气笑了,“水平次,就水平次,还施展不开,你是想在肚子里跳舞吗?
你以为你现在会做抢镜下摘除胆囊了,就牛的不行了吗?还早呢,师父我其他不敢说,可在胆囊领域的地位是我大师伯都承认的,我骄傲了吗?”
说完,一副看木头的眼神说道:“我想在胆囊癌上下点功夫,这是对你偏心呢,你还傻乎乎的不领情,怎么没遗传你爸爸一点点的精明劲啊!”
马逸晨老爹酒贩子,浪荡江湖几十年,是个眼皮都会说话的人,马逸晨从小读书然后进了医院,怎么可能会他老爹的本事呢。
张凡一说胆囊癌,马逸晨楞了,“师父,您真要弄胆囊癌?”
“废话!行不行,不行我让……”
“干干干!我干!我怎么可能不听您的话呢。”
“快过年了,现在是胆囊疾病的高发期,这几天上点心。”
“好的!”
华国循证做过一个统计,每年的冬季,高发疾病是肺部疾病,心脏疾病还有骨骼疾病。
而到了年底快春节的时候,胆囊和胰腺疾病就追了上来,然后紧随其后的就是各种意外和外伤、炸伤。甚至国外的有个学者专门写论文就这种情况专门进行了研究。
……
说实话,挑选外科,相对来说比挑选内科容易多了,这两年,外科的基础打造的比内科夯实很多。
而且,也可以借着这波外科科研,挑选几个好苗子,茶素这边的李存厚,赵京津、赵燕芳该收学生了。
想想以后,张凡也不知道怎么想起蔬菜大棚的韭菜了!
就在张凡已经放下结核的时候,华国之外的国家可没消停下来,过来过去的人道主义的大帽子一顶一顶的送给了华国。
清晨,欧阳看新闻看的咬牙切齿,张凡进到她办公室一看,乐了,因为看到了欧阳的QQ名,白雪!
张凡是真没敢笑出来啊,“欧院,大早上的和谁置气呢。”
“你瞧瞧,你瞧瞧,这帮家伙怎么这么不要脸啊,非要让咱们公布数据,放弃专利权。”
“哦。”张凡头都没伸一下,这个事情,有专业的打手,反正现在他们也不敢飞机大炮的开过来,吵架?就单凭华国的文化,能输吗?
欧阳坐在这里咬牙启齿,估计气的不是别人让放弃专利,气的估计是自己没亲自上去说两句。
“是这样,我师父也在茶素,路师哥也在茶素,我想最近攻克一下肝胆方面的问题,马上又要到春节了,我觉得是不是有点快,心里没有底,所以……”
张凡一说,欧阳摘下老花镜,也不看电脑上的新闻了,直接说道:“吴老的身体吃的消吗?”
“可以,老头现在红光满面的,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
“只要吴老身体没问题,其他都不是问题,春节年年过,就三天,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管咱们有没有把握,先把大家调动起来。
你也别很确定的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你要干什么,就先调动起大家的情绪,然后一步一步的抓紧。”
张凡脸上笑呵呵,可心里想的是:满世界宣扬?这是我的爱好?
“其他的方面我也帮不上你,就是要抓紧,毛老爷子说过一句话,什么东西只有抓的很紧,毫不放松,才能抓得住,爪而不紧,等于不抓!”
张凡无奈的撇了撇嘴,其实他来的目的就是先和欧阳通气一下,结果老太太给他弄了一套兵法!
用茶素领导话来说,茶素医院只要张凡和欧阳都同意了,等于就是开班子会议了。
张凡心里有数了,刚进手术室,就听到急诊中心的薛飞通过呼叫器,呼叫皮肤、脑外、还有眼科的医生。
一次性呼叫这么多科室的医生,都快赶上院内大会诊了,“什么情况?”张凡刚刚换号了刷手服,拿起手术室墙壁上的内部电话,就打了过去。
薛飞一听是张凡,立刻说道,“一个小区发生了爆炸,一家三口被炸伤了,刚110总台打来了救急电话。”
“好,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张凡披上白大褂就朝着急诊中心跑。
爆炸,张凡一听就心慌,其它地方的人听估计或许会想到天然气爆炸,或者化工厂爆炸一类的,张凡想的不一样。
“这得有多大的鞭炮啊。”
漸近的瞬間
进了急诊中心,张凡看到薛飞已经带着一群护士医生站在门口推着担架等待了。
“具体什么情况?”
“还不清楚,就说发生爆炸,伤势很严重。让我们做好准备!”
“哎!”
说实话,等待这个玩意,真的不是一个什么好事情,在医院里,一些情况不明的等待,往往就是等着等着,人就不来了。
原来,在茶素有一批老式的红砖楼房,普遍都是三四层高,别看这些破楼陈旧的像是危房一样,当年这些楼科室专门给毛子专家修建的。
不过因为当年的的设计还是不太好,面积都不大,三四十平方,洗衣机就只能放在厨房里。
爆炸的这一家呢,老公在厨房里做早饭,媳妇抱着孩子就在旁边洗衣服。
劉家十四少 小說
狭窄的面积,过来过来都是肉贴着肉的,不然一个人先的进客厅,然后另外一个出来,他在进去,因为两人都要去上班,也顾不上肉贴肉了。
这家的女主人就把上一周换下来的羽绒服仍进了洗衣机,一边站在洗衣机边上抱着孩子刷牙,一边和老公说着琐碎的事情。
结果,刚刚眼看着锅里的葱爆肉都要出锅了,就听到一声嘭,孩子嘴里叼着奶嘴,都没来得及咧嘴哭呢,只见一个明晃晃的分盘飞了过来。
原来啊,这个羽绒服,转着转着,生气了,然后气体充斥在它的面料里面,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然后因为高速旋转,各种力矩的加持,嘭的一声。
洗衣机的门如同飞盘一样飞了出来。
如果地方大一点,这个爆炸力度也不算什么,毕竟,羽绒服再生气,他还能上天?
可地方太小了,小的肉贴肉了,这直接就等于炸到了脸上。
吹一个套套在脸上爆炸,也能让你脸上出个红印子,更何况还有一个锅一样大的飞盘呢。
老式住宅,老式洗衣机,狭窄的空间下,这就是压力。
飞盘第一个砸到了女人和孩子,然后好像它也饿了一样朝着热锅热油飞了过去。
噼里啪啦,孩子吐了奶嘴,哇哇大哭,而女人一脸的鲜血,就好像鲜红的油漆泼从头泼了下来。
女人紧紧的抱着孩子,还没来得及看自己呢,一锅热肉从天而降,鲜血上覆盖着肉片黄油,还有一头的长发上夹杂着绿色的葱花。
真的,猛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盘披萨呢。
家里的男人也顾不得烫的一身水泡,看着老婆和孩子满脸鲜血,魂都吓散了。
嚎啕着给110打电话,说的感觉好像国外的敌人打进来了一样。
等送到医院,除了女人的后脑勺被划开了一个口子,咕噜咕噜的流血以外,就是孩子和男人受了点惊吓,孩子喊着奶嘴哭,男人扶着墙哭。
越是到了年底,越是到了这种马上要阖家团圆的日子里,越是容易出事,像这一家三口,是不幸中的万幸。
有不幸的,因为年底大雪的缘故,今年的年货储备比往年早了几天,特别是回家的杰克、丽丽们纷纷换上家里的衣服开始帮着干活。
最靠近茶素市区的一个汉族村庄,这里的人相对其他远离市区的人生活方式不太一样。
搖曳露營△
其他地方的人,不是放牧就是种植小麦玉米,而这里的人主要是玻璃大棚种菜,大棚前面种菜后面养猪,收入也是不错的。
因为家里的孩子们早早回来了,就挑了一条肥硕的白条猪准备杀了装香肠的装香肠,弄腊肉的弄腊肉。
一家人忙的热火朝天,几个三四岁的孩子也好像要参与进这个活动一样。
就在大家吆喝的去抓猪的时候,两个孩子玩啊玩的,爬上了杀猪后要褪毛的大铁锅。杀猪腿毛的铁锅,年纪轻一点的都不知道,因为现在不让你自己杀猪。
上点年纪的,曾在农村生活过的人,大都知道,这种铁锅比行军锅都大,一个成年人跳进去洗澡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这玩意是开水烫熟了猪皮表层让毛囊脱落的。
当一群人刚抬着猪朝院子里走的时候,两个孩子爬上了锅,朝着冒气的锅里咿咿呀呀的。
抬着猪的家长一看,腿都吓软了,还抓个屁的猪,喊,不敢喊,只能悄悄的脚底下恨不得能飞一样,摸过去。
孩子的妈妈已经瘫在了地上。
眼看着一把就抓着两个孩子了,结果孩子转头一看自己爸爸过来了,还以为抓猫猫,嬉笑中急急忙忙要躲避,然后带着笑容的孩子掉进了大锅里。
烫猪毛的热水,刚刚煮沸后才从灶台上搬移下来。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这个原本是喜庆的院子里升腾而起。
孩子屁股以下,挛缩的厉害,粉嫩粉嫩的脚丫就如同旧社会被包裹后的金莲一样,小腿直接就是加了红曲粉的香肠被塞进开水锅里,可又没扎眼子一样,红肿红肿的腿上,满腿的白色水泡和灰白色的坏死皮肤。
也辛亏是在茶素,也辛亏当时孩子父亲就在身边,不然后果不可想象。
李存厚异体移植皮肤直接用了上去,张凡、李存厚带领着茶素医院烧伤科的医生还有数字研究所的医生集体进了手术室,两个孩子,医生们分成了四波。
因为这种手术相当的耗时,一波医生根本做不下来,36个多小时,四波医生接替轮换着上手术,真的和感染病毒在拼手速。
而茶素的急诊中心,因为马上要春节的缘故,也格外的热闹,打架的,原本好的不能再好的朋友,就因为相互起了比较的心,然后喝点酒,酒瓶子相互如同放炮一样,爆炸在对方的脑袋上。
更有因为回谁家两口撕扯的如同猫挠的一样,薛飞都不敢回家,天天吃住在家。
有些事情听起来好像很奇葩,其实医院越是节假日遇上的越多。李存厚甚至想开个科普讲座,让一个连政府会议都不开的专家,忍不住要主动开会。
可想而知,每年得有多少惨不忍睹的事情发生,所以越是到了喜庆的日子,越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和家人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