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命名術
小說推薦夜的命名術夜的命名术
“哈哈哈,真是好久不见啊,我刚刚就是想去山洞里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大长老提着黑刀,拉着秦以以走回来,他始终没有坐下,全身上下的气机都紧绷着,随时准备战斗。
就像是一头遇见了猛虎的狼。
山洞外的来客没有看他,只是自顾自坐在篝火旁边,双手贴近火光取暖。
李鴻天 小說
这位中年人双手修长,骨节如刀斧削刻似的棱角分明,不知为何,让人看到这双手便感觉到英武之气。
剩余两名来客没有坐下,只是一言不发的站在了他身后。
山洞内气氛诡异,有人看见他便眼睛一亮,有人激动莫名,还有人神色崇拜。
“见到老朋友了,怎么第一反应就是跑呢?”中年人笑道:“老蛮头儿,这可不是你火塘的热情待客之道啊。。”
大长老犹犹豫豫的拉着秦以以坐下:“我们火塘的热情是对待朋友的,李叔同,你可不是我们火塘的朋友,我火塘与你势不两立。”
“李叔同”这三个字,不论在联邦任何地方念出来,都仿佛一道惊雷,能勾起无数人闲聊的兴趣。
这位传奇人物少年时便是18号城市的焦点。
那些年,李叔同是李氏家主李修睿最疼爱的小儿子,不少人都说,李氏这一代的家主之位可能不会给老大,会给李叔同。
人们对财团的印象,都是严肃的、刻薄的、凉薄的。
然而偏偏就在这深宅大院里,出了一位喜欢仗剑高歌的游侠儿,他没有接手李氏的任何权力,而是走出了联邦。
妖孽王爷的面具王妃 小说
他曾孤身一人走入001号禁忌之地生活了三十天,最终还活着走了出来。
他曾为一个被贩卖器官组织害死的小女孩,孤身一人追杀这个组织上千里,7天时间杀了617人。
当然,这也只是李叔同人生的冰山一角。
有一阵子,随便跟李叔同沾点边的消息,都能上希望传媒娱乐版的头版头条,明明不是明星,活的却和明星一样。
那段时间,18号城市的上流社会里,如果有哪个宴会能请到李叔同,那就会有无数人挤破头了想往里面钻。
然而这一切,对于李叔同的名声来说,都压不过“半神”这两个字。
整个联邦半神其实就那么几位,不论何时提起,都会是所有话题里最璀璨的字眼。
一般情况下,半神之间是不会相遇、也不会出手的,毕竟这种级别的战斗,牵扯利益太广。
大多数半神都是财团家族用资源堆出来的,唯少数例外,这也是骑士这样的组织声名显赫的原因:他们不需要财团。
所以,被家族资源堆出来的半神,人生自然不再属于自己,他们是财团内部最核心的战略武器,用以震慑八方。
半神从不轻易出手,这是联邦里的潜规则。
但李叔同年轻时,偏偏就找上门去挑战了陈氏那位隐居在7号城市外的半神陈传之。
两人去了无人烟的明洲岛,打了一场上百年来都没发生过的半神之战。
也没人真的见到过两位半神战斗的场景。
只有人传说陈氏那位最喜欢喝酒,而那场半神之战过后,陈传之便戒酒了。
还有人传说半神之战过后,陈传之承诺李叔同,终生不再踏足中原。
不论外界如何传说,陈氏都不曾出来解释过。
胡氏情报机构、密谍司、执刀人、红雀、八岐、孤岛等各大情报机构,也都没对这一战有过记载。
只是,陈传之真的再也没喝过一滴酒,也没进过一次中原。
此时此刻,就是这么一位传奇人物出现在荒野,连四月这样身处禁忌裁判所的小女孩,都带着一副崇拜的目光。
唯独大长老面露苦涩:“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李叔同笑道:“老蛮头儿,咱们这么多年没见,你怎么这副语气。当年你我在大雪山圣地,可是相处过好一阵子呢,你忘记我们如何把酒言欢了吗?”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起来大长老就更气了。
那年他在火塘里好好的吃着饭,结果还是A级的李叔同一个人打进了火塘,硬押着他当了雪山向导。
而且,也不知道这货到底是有什么大病,竟非要爬火塘的圣山!
最后大长老也没办法,只能引着李叔同去爬山,他本以为就是一两天的事情,结果这位李叔同在山腰上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待到适应了高原气候才继续登顶。
登顶那一刻,大长老忽然觉得李叔同气势弱了,就像是普通人一样。
他想对李叔同动手,却被李叔同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给震慑住了。
然后李叔同便用一块雪板冲下了山崖北坡,再也不见踪影。
那会儿大长老总觉得有古怪,那一天可能就是李叔同最弱的时候,如果那时候动手,仇可就报了!
但大长老被李叔同敲打了一个多月,即便猜到对方削弱,他也不敢动手,也不敢问……
只能任由对方从圣山之巅一跃而下,扬长而去……
后来大长老每次想起这个事情,就觉得自己错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从那以后,怕是再也报不了仇了。
那一跃之后,世间便少了个A级高手,多了一位半神。
如今大长老回想起来,他和李叔同哪里是把酒言欢啊,明明是他像苦力一样给李叔同背着粮食、背着酒,李叔同喝酒的时候自己还得在旁边赔笑倒酒!
你管这特么的叫把酒言欢?!
你们骑士损不损呐?!
想到这里,大长老便气不打一处来:“晦气晦气晦气晦气晦气!我就说别来吧,非要来非要来!”
李叔同安慰道:“放心,这次咱们和平相处,我这几年修心养性,跟以前不一样了。”
这句话,差点就把“这次不会再揍你”直接说出来了。
这时,一旁的秦以以忽然笑吟吟的喊道:“大叔,好久不见。”
大长老一脸警惕的拉住秦以以:“你离他远点啊,他可不是什么好人!这世上最坏的那几个人里,你说有一个李叔同,绝对不算冤枉他!”
然而秦以以却丝毫不在意:“大叔,我是以以呀,这次专程来救庆尘的。”
重生之農家釀酒女 夜吉祥
李叔同笑着打量这位曾给他分苹果的小姑娘:“之前我听说你独自一人去了火塘,却没想到你真的得到了传承,而且还成为了火塘难得一见的神女,这实力境界的提升速度,差点就比庆尘还快了,火塘把你照顾的很好。”
昰清九月 小說
说着,李叔同转头对大长老说道:“谢谢。”
大长老顿时就急了:“几个意思?你跟我说谢谢是几个意思?这是我火塘的神女,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谢谢?搞得好像我们是替你培养她一样,你别想把人拐跑啊,没门!”
李叔同笑而不语。
大长老顿时就糟心了!
李叔同回头说道:“叶晚,小笑,你们也都来坐着吧,都是朋友。”
就在此时,角落里一个弱弱的声音说道:“七叔……不对,师爷。我是李恪,我父亲是李云寿,师父是庆尘。”
李叔同缓缓转过目光……
他离开李氏太久了,以至于这些年轻晚辈的模样,他根本不认得。
但他知道李恪说的是实话,因为李云镜也在。
李云镜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七哥。”
此时的他,已是李氏祠堂里在册的一员,排行在李叔同后面,所以应该叫七哥。
李叔同平静的点点头:“这些年辛苦你了。前些日子与神代一战,听说你占尽上风,恭喜。”
李云镜缓缓坐下,他本就是个沉闷的性子,不喜欢说话。
与李恪不同的是,李云镜年纪大,算是亲身经历了那个属于李叔同的时代,所以他更清楚这位七哥是位怎样璀璨的人物。
李叔同朝李恪看去,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方,确实有几分大哥李云寿的模样。
只是他又皱起眉头来,庆尘成了李恪的师父,跟自己大哥李云寿成了平辈。
现在自己的侄子要管自己叫师爷,这都什么跟什么!?
全乱了!
peanut 小说
庆尘到底在干嘛!
不过既然已经成为骑士,那便是脱离了家族的,得按骑士的辈分来。
所以,这位李恪,就是自己的徒孙了。
“徒孙啊……”李叔同喃喃道。
他一生膝下无儿无女,待庆尘如亲生儿子一样,感情里也把自己视作了父亲一样的角色。
如今看到庆尘的徒弟,就像是中老年人突然抱上了孙子……
李叔同突然回头对叶晚说道:“叶晚,把咱们路上……找到的三个禁忌物拿出来,给小恪挑一挑,看他喜欢哪一个。”
“啊?”李恪惊呆了,师爷这也太客气了吧,这怎么一见面就送禁忌物?
禁忌物是什么?那可是所有超凡者都梦寐以求的东西啊,没见李东泽身上就一个能看天气预报的禁忌物,还天天拿出来,有事没事就要看一眼?
此时此刻,李叔同内心忽然有些感慨。
自己之前就最烦002号禁忌之地里的那群老爷子,天天搞隔代亲,天天催自己不要浪了赶紧去收徒弟。
有禁忌物都直接送庆尘,不送自己。
而现在,自己也活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样子。
但话又说回来,隔代亲是真的香啊,他现在怎么看李恪都觉得喜欢!
一旁大长老小声嘀咕道:“说什么‘找到的’,分明就是抢到的!看吧,这就是骑士的大型分赃现场,我就说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对了,我家以以有没有禁忌物可以挑啊?”
秦以以嗔怒的看向大长老:“您干嘛呢?”
大长老说道:“有便宜为什么不占,你就当是给大长老报仇了!快,找他要!”
……
晚上11点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