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脱脱随着钦差北上,本来是打算送去淮安府,但是由于之前红巾军曾经攻占淮安,又因为几万脱脱旧部尚在,元廷不敢把脱脱放在淮安,哈麻就建议将脱脱流放去云南。
按照道理讲,此去云南,山高路远,且有义军盗匪,乱成了一团,脱脱此去,必然死在路上。
哈麻也给沿途官吏送去书信,希望他们能聪明一点,领会新宰相的意思,替他除去这个大敌。
可是让哈麻郁闷的是沿路的官吏,竟然无人敢暗害脱脱,也没有想下手,官府如此也就罢了,盗匪红巾,竟然也没有动作。
嚷嚷最凶的彭党都没有出手,就这么看着,任凭脱脱安然到了云南。
哈麻知道之后,气得倒仰,他实在是没办法,只能矫诏,派人送去鸩酒,毒死了脱脱,时年仅四十二岁!
最后一个社稷之臣死了。
脱脱的去世,不只是没了一个大元忠臣这么简单,而是一个如此忠臣,竟然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自此之后,元廷的官吏,将领,哪怕王保保之流,都是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一旦和朝廷发生冲突,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站在自己这边。
没办法,这个鬼朝廷,这个狗皇帝,不配!
人心尚存,哪怕百万大军尽数损失,也有机会东山再起。
可人心死了,就算有再多的兵马武装,也是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人人自私自利,拥有的力量再强,也只会自相残杀,一直走向灭亡。
自从至正十一年,刘福通在颍上起兵,到至正十五年,高邮城外,脱脱罢官,不到四年的时间,元廷已经将自己的国运断送了。
剩下的事情,不过是谁能胜出,最终取代元廷罢了!
重生之軍中才女 小說
躲在山里的天完大帝徐寿辉杀了出去,开始四处夺占土地,极力扩充地盘,收拢兵马。他们算是最早响应刘福通的,也是最早称帝的,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把彭和尚都给打死了。
如今终于能咸鱼翻身,改变命运了。
彭党都格外卖力气,邹普胜,丁普郎,赵普胜,明玉珍,倪文俊,这些人都玩了命。尤其值得一提,在攻占沔阳的时候,一个叫陈友谅的渔民率众起义,归附到了倪文俊手下,后来因为战功卓著,渐渐升为元帅。
一个又一个的重要角色冒出来,加入到了这场逐鹿大决战。
最早起义的刘福通又怎么甘心落到人后,他思前想后,并没有自己称帝,而是想起了老教主韩山童。
这位虽然出师未捷,被派出所就给杀了,但他毕竟是义军的领袖,而且所有的方略都是他提出来的,恢复大宋江山也是人家说的。
现在韩山童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后人还在。
小林家的龍女仆 艾瑪的OL日記
刘福通就像疯了似的,到处寻找韩林儿,想要立他为主,总揽英雄,然后跟元鞑子拼到底!
有这两个摩拳擦掌的,就有日薄西山的,怀远城中的郭子兴,终于走到了人生尽头。
最后时刻的郭子兴格外凄凉,他的夫人张氏,带着女儿,被老朱放在了定远,丝毫没有纳妾的打算。
而郭天叙又是个混不吝的东西,当他见老爹半点用没有,也就怠慢了。
成天跟张天佑在一起喝酒赌钱,玩弄女人,抓紧一切时间快乐,生怕下辈子就没机会了。
最后这段时间的郭子兴,躺在床上,没有力气下地,伺候他的人也不尽心,经常忘记送饭,有时候连大小便都忘了收拾,堂堂郭大帅,一身臭烘烘的,大腿,后背,都生了疮,流出了脓水。
在万般不甘愤怒之中,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怎么形容郭子兴呢,他应该是赶上了风口的猪,很幸运,他飞了起来。
但是当元廷开始认真应对,局势复杂起来,风向变了,猪到底是猪,郭子兴就摔成了碎片,不管什么时候,真正能翱翔九天的,只有雄鹰真龙!
总而言之,脱脱死了,终于到了是人是鬼都要秀的时代。
而此刻,站在时代最中心的,还是朱元璋和张士诚。
在注意到元军有异动之后,朱元璋火速挥动五千兵马北上,并且击溃了一支元廷骑兵,俘虏一千多人。
老朱挥动兵马,直扑高邮。
而此时的高邮城中,张士诚也在经历着人生中最痛苦的抉择,前面说了,脱脱许他投降,张士诚还在犹豫要不要投降。
按他的本意,那是不愿意的。
可是城里的粮食消耗殆尽,已经开始吃人了,先是老弱妇孺,尤其是女人孩子,都成了锅中的一块肉。
张士诚不想投降,下面人不愿意,如果他再坚持下去,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把他给煮了。
“投了吧!”
张士诚答应了,他派遣施耐庵和元廷交涉。
很快就得到了回复,元廷愿意封张士诚为周王,只要他人马出城,就给安排军营,并且提供军饷粮草,一切都比照元军待遇。
对张士诚也太好了,好的不像是真的。
施耐庵生出了怀疑,自己说什么,对方答应什么,弄得好像是自己领着几十万大军,在包围高邮城一样,不对劲儿啊!
他多了一个心眼,在出城和元军谈的时候,借口走肾,就去了外面,叫过来一个士兵,偷偷打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施耐庵将一锭元宝塞给了这个士兵,“小哥,没有别的意思,你拿着买一壶酒喝吧!”
元兵捏着元宝,无奈苦笑,连丞相都完了,还有什么指望?
“先生,你也别想投降的事情了,我告诉你,昏君罢免了脱脱丞相,我愿意投降,现在我护送你回高邮城,如何?”
施耐庵都傻了!
什么?
元廷罢免了脱脱?
我的老天爷啊!
不会是真的吧?
当年宋高宗召回岳飞,铸成千古遗恨,难道大元朝也要再来一次吗?
仙 碎 虛空
身为局外人,施耐庵看得清楚,这一次元军虽然多,但是有各省的兵马,有大都的兵,还有西域的兵,几方凑在一起。
脱脱既是蒙古贵胄,大元宰相,又重用汉臣,为官清正……靠着这个身份,才能顺利统御全军。
除了脱脱之外,整个元廷,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脱脱被罢黜,元军注定溃败啊!
“是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士兵咧嘴苦笑,“先生觉得小人敢撒这个谎吗?”
施耐庵也怔住了,的确没有必要,只不过元廷还真是昏庸啊!
“那,小哥要怎么保护我出去?”
这个容易,士兵转头,不一会儿就带来了十几个人,还有一匹马,他让施耐庵上马,随即在前面牵着,其他士兵前呼后拥,直奔大门而去!
没错,他们甚至没有躲避,没有去什么侧门,就这么光明正大走出去。
施耐庵的心怦怦乱跳,他生怕出事,万一有人来一箭,他老人家就要完蛋了。
但是令他讶异的是,既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过问,直接放他们出去,有的元军看到了,还跟他咧嘴笑了笑,挥手示意。
这还是军营吗?
到了这一刻,施耐庵确定了,脱脱一定是完蛋了,不然元军怎么可能演得这么像!
出了军营之后,施耐庵一马当先,直奔高邮。
他冲进了城门,惊喜交加,立刻大呼:“诚王殿下,不用投降了,脱脱完蛋了!老天爷保佑,诚王大业将成!”
施耐庵的一顿叫嚷,可把城里的人吓坏了,他们都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半点气力没有,斜靠着墙角,奄奄一息。
突然告诉他们,脱脱完蛋了,自己赢了!
谁敢相信?
吸血姬真晝醬
施耐庵做梦吧?
是不是写小说多了,都出来了幻觉?
大家伙怎么都不信,施耐庵也急了,幸好跟着他来的还有几个元军,不信我,总信这几位吗?
经过了好一番解释,城里的人终于相信了。
最大的敌人脱脱去了,城外元军已经人心涣散,不堪一击!
张士诚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向四周看了看,突然一伸手,把施耐庵的战马抢来了。
没办法,城里的马匹已经杀光了,他骑上了马背,总算是来了精气神,抽出佩刀,冲着士兵们大吼,“走,跟我杀出去!”
张士诚一马当先,可他手下的人,要多惨有多惨。
连续的围困,他们吃不饱,穿不好,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肚子里没东西,走路摇摇晃晃,跟乞丐差不多。
这么一支兵马,别说破敌了,只要来一阵大点的风,都能把他们吹走,还打仗啊?送命去吧!
可就是这么一支人马,从城里杀出来,有气无力呐喊着,冲向元军,居然就有元军望风而逃,还有人干脆投降,倒戈一击,引着张士诚的人马,杀入元军大营。
到了这一步,张士诚打消了所有疑虑,真的是老天保佑啊!
“俺张士诚天命所归啊!”
这位高举双臂,大声疾呼,真的跟疯了似的。手下士兵们也是备受振奋,感激苍天。
他好想大哭一场,从去年十月份开始,一直围困到了现在,前后三个多月,高邮城被围到了山穷水尽,他自己也是生死一线。
这时候元廷主动出了昏招,居然搞临阵换帅这种荒唐把戏,将胜利拱手送出,这要不是苍天有眼,天命在我,张士诚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一想到这里,身躯都冒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张士诚奋力大呼,全军冲杀,经过了一天多,围困高邮城的兵马,四散溃逃,张士诚顺利解围。
其实张士诚是不满意的,他还想继续追杀,彻底消灭所有元军……但是对不起了,高邮的兵撑不住了。
他们太饿了,好些人冲进了元军大营,什么都不找,只要粮食。
当他们看到了谷子稻米,都等不及煮熟,就往嘴里塞。
流着泪,不停念叨,香,真香啊!
竟然有好些士兵,因为吃得太多,撑破了肚子丧命!
张士诚也没办法,只能让士兵先就地休整,他继续派人,招降纳叛,同时又安排亲信,去光复泰州、盐城、兴化等地,恢复他张士诚的大周国。
几十万的元廷大军,失去了主心骨,就地溃散,就好比是一条庞大的蓝鲸,失去了生命,魂归大海,庞大的血肉,立刻成为了其他海洋生物的养料。
张士诚咬了一口肥的,没等消化,就迫不及待吞下更多。
而在另一边,朱元璋也下手了。
他和张士诚的思路完全不一样,张士诚是派人联络元军的万户,千户,领兵的将领,你只要投降,就给你官职,让你继续荣华富贵。
这帮人见元廷如此昏庸,也纷纷投降,张士诚没费多少力气,就招募了五六万人,实力瞬间恢复。
而朱元璋这边明显不一样,他把那几百蒙古骑兵派出去了,这些人杀入元军当中,铲除元军的上层军官,然后跟士兵沟通,鼓动他们,归附朱家军。
方法无高低,管用就行。朱元璋也迅速收拢了三万多人,而且距离高邮城,已经不足三十里……在得到报告之后,张士诚陡然一惊!
什么?
朱元璋竟然来了?
当初老子求援,让你帮忙,你不出手,现在老子好容易耗死了脱脱,你来捡便宜了?我要是不给你点厉害瞧瞧,我就不是张士诚!
信心暴涨的张士诚立刻下令,严阵以待,准备迎战朱元璋。
咱们俩先较量一下,看看谁才是两淮之地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