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咔咔咔”
在铰链和大齿轮的转动声中,已经非常靠近风暴神殿岛屿的纳格法尔号的甲板中央缓缓向左右拉开一个缺口。
在机械侏儒们设计的升降梯的作用下,已经完成检修做好了飞行准备的HK-8空中压制单位,或者我们用一个更简洁的说法。
我可以兌換悟性 嶽麓山山主
“星之王座”号飞行器被一点一点的推上甲板上层。
这飞行器的出现让纳格法尔号原本宽敞的甲板立刻变的逼仄起来。
为了让它获得一个更方便的起飞窗口,塞菲尔不得不命令幽灵水手们将三个桅杆的所有船帆都收起。
说实话,在一艘木头船上弄这样的机械升降装置完全是在破坏船只的整体坚固性,而在上层甲板开这么大一个口,这要放在其他船上早就让甲板损坏了。
不过纳格法尔号是一艘有自己意识的幽灵船,而且她正处于【野心】状态下的三次强化的第二次中。
这幽灵船的船灵并不在意自己的船体会被改造成什么奇奇怪怪的模样,她只是单纯的在追求身为战舰的战斗力提升。
如果觉得甲板上的升降口很奇怪,或许该去看看已经被安装在船艉楼后方内舱中的高能充电桩,还有正位于船只前方的龙骨装饰之下的血肉净化炮的机械模块。
那些东西可完全不是一艘风帆战舰应有的配置。
甚至可以说是画风不同。
不过对于一艘可以通过吞噬灵魂来恢复伤势的幽灵船来说,船体结构的改变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不动船只的龙骨和中轴桅杆就好。
再说了,布莱克已经向纳格法尔号保证过了,第二次强化时会找来足够多的源质钢和龙骨还有其他材料,保证幽灵船的船身强度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至于【野心】的第三次强化该用什么材料,布莱克现在也没一个想法。
但被他考虑的备选项有世界之树诺达希尔的木料、泰坦之城奥杜尔的泰坦神铁钢、死亡之翼或者其他龙王的龙骨等等。
只听名字,就知道这几样东西有多么难搞到了。
纳格法尔号又不是不乖的船灵,随着智慧的提升和意识的逐渐成型,她是可以理解自家船长的“难处”的。
所以她慷慨的给了布莱克很多时间去完成材料收集。
“你们必须飞行到三千米之上的高空,那是不会被爆炸影响的最低高度!”
在两侧推进器已经开始点火的“星之王座”号飞行器旁边,冒着大雨,不惧生锈站在那里的机械侏儒王子对坐在飞行器上的布莱克和欧沃斯巴克以及凯尔希·钢烁大喊到:
“我设置的空爆高度在两百米,那个高度的空爆能将归源炸弹的威力释放到最大。你们完成了引爆之后也不要立刻登岛。
最少等十五分钟!
归源炸弹的辐射才能降低到不会影响血肉的地步。
如果不小心被冲击到了…
那就自求多福吧。
但只要能活下来,不管你们变的多么奇怪,麦卡贡都永远是你们温暖的家。”
“可以,这一波‘祝福’很棒很强势,但介于现在时间紧张,我就不下去揍你了。”
和两个兴奋的侏儒坐在驾驶舱里的臭海盗给脑袋上带了个飞行员头盔,还给自己的眼罩上额外加了个防风护目镜。
他朝着旁边的艾拉兹敏王子比划了一个粗鲁的手势,又对抓着潮汐权杖的塞菲尔摆了摆手,大喊到:
“倒计时十分钟!
塞菲尔,看着表读秒,别错过了时间,如果你在倒计时归零时还打不开潮汐结界,我发誓就把这个炸弹扔在你头上。”
“嘁,我可是幽灵,我无所畏惧。”
大副龙撇了撇嘴。
目送着坏心眼的船长坐在那模样古怪的飞行器中部驾驶舱,在欧沃斯巴克和凯尔希两个小侏儒一左一右欢呼的架势中,这个看着笨重的飞行器以极其灵巧便捷的方式从甲板起飞。
重生太子妃
小星星殿下的御座冒着狂风暴雨升空,在飞行器下方用三根锁链挂着那枚机械归源炸弹。
后者浑圆的外壳上布满了五颜六色闪动的小灯泡。
这些花花绿绿的光点代表着炸弹内部的模块在正常工作。
而飞行器两端的万向轮推进器点燃的幽蓝色火光则像是狂风暴雨之下的两团鬼火,飘飘荡荡,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夜空之中。
艾拉兹敏王子小小的个头趴在纳格法尔号的船舷上,目送着飞行器飞向眼前的夜空,他的电子眼追踪着飞行器的飞行轨迹,像极了一个没有感情的追踪机器。
他任由那冰冷的雨点拍打在自己身体的金属外壳上,迸溅出点点水花。机械侏儒的躯体都经过防锈处理,他们并不会因为进水就生锈。
但除此之外,在艾拉兹敏王子那颗运转的机械心脏里,这一刻似乎也涌起了一股难掩的激动。
那是他用感情逻辑回路无论如何都压制不了的情绪躁动。
“喂,你怎么了?我看到你的脑门后面在冒火花啊!”
塞菲尔惊愕的看着小个头的艾拉兹敏王子,她狐疑的说:
“你是不是脑壳进水了,所以短路了呀?那个奇怪的词是这么用的吗?”
“嗯,没错,短路确实是你想要表达的意思,巨龙女士。”
艾拉兹敏王子头也不抬的盯着夜空,他说:
“但我脑后的电火花并不是因为短路,而是我在剥离自己的感情逻辑回路,我不想再用冷酷的计算来观察这个世界了。
我想和你们一样感受真实的情绪,在我们拯救了这个国家之后,和你们一样放声欢呼。
天球儀 魔法士學院
我有足够感觉到激动的理由。”
机械王子握紧双拳,说:
“这是我父亲制作的毁灭机器将被用于惩戒黑暗和拯救生命的事业,这或许就是我一直在为自己寻找心灵安宁的救赎开始。
我不知道我这样形容对不对。
但在看到布莱克阁下要把那毁灭的武器用于屠杀这些邪恶者时,我身为和平主义者的逻辑思维居然没有提出任何反抗的理由。
或许,这就是你们口中的‘正义事业’。”
“呃…你说的很棒。”
塞菲尔撇着嘴,干巴巴的说到:
“但说实话,我并不觉得我家船长能和‘正义’这个词挂上钩。你刚才也听到了,他说的很清楚,这是私人恩怨。
你可以理解为邪恶与邪恶的内战。”
“或许吧。”
艾拉兹敏王子点了点头,并没有纠结这种说法,在几秒之后,他疑惑的仰头看着和他一起看风景的塞菲尔。
他说:
“你还不开始施法吗?
塞菲尔阁下,按照我的计算,你要开启潮汐之石和你的权杖完成能量互通,再来数分钟的充能和适应,最后校准目标完成发射,这些步骤走下来十分钟的时间并不充裕。
实际上,在我的计算里,你已经落后了标准时间近十五秒了…”
“哈!你不早说!”
大副龙瞪圆眼睛,转身嗖的一下消失在甲板。
“都快别装模作样的摸鱼了,懒鬼们,快上来帮忙!”
作为大副她可以在这艘幽灵船上来回穿梭,喊了几嗓子之后,很快纠结了一批幽灵船上的“海盗干部”们乱糟糟的把潮汐之石推上甲板。
这五块碎裂的石头之前经过猎潮者的充能后,其海天之力已经达到了“畜满”的程度,就是内部的泰坦能量还有所欠缺。
说实话,如果怒吼者化身还能激活使用,布莱克哪里还需要执行“空中轰炸”这种骚花样?
直接开启泰坦化身,抱着机械归源炸弹来一波猪突猛进不比在高空吹冷风强?
“退开!都退开!本大副要施法了。”
在纳格法尔号的甲板上,海盗龙狠狠的拉了拉自己的水手帽,抓着手里的潮汐权杖靠近潮汐之石,又挥着手让旁边一群幽灵们散开。
小桃乐丝和艾比这一红一绿两个幽灵萝莉手牵手躲在巴内斯身后,好奇的打量着煞有介事的塞菲尔酝酿施法。
罗密欧和朱丽叶不关心这些。
这对神经病狗男女幽灵正在狂风暴雨笼罩的船头龙骨装饰上玩“由张浦爱漳浦”的Cos游戏。
琼·克里多恩统帅的不死海骑士在四周警戒,他们已经进入了可被风暴神殿观测到的海域,距离眼前的海岸也已经非常靠近了。
这里随时都会有风暴教会的邪恶仆从们冲出来袭击船只,连守望者们都被这群海贤召唤的大海怪给伏击了,区区纳格法尔号好像还真有点不够看。
“哗啦”
就在塞菲尔撸起袖子将潮汐权杖举起的时候,一条粗大的长满了吸盘和倒刺的黑色触须就从下方的海水里升起。
那玩意光是冲出海面的高度就达到了惊人的三十米,它翻转着黑紫色的触须呼啸着向纳格法尔号砸过来。
显然,幽灵船的靠近已经惊动了海贤们。
他们做出了致命又精准冷酷的应对。那头袭击了守望者的大海怪,就在这座岛屿之下隐藏。
“继续施法!”
眼看着恐怖海怪的致命触须带着万钧之力砸下来,甲板上的一群幽灵们顿时发出尖叫,但机械王子大喊一声,早有准备的他朝着砸下来的触须丢出一颗暗红色的玩意。
赫然就是之前布莱克随身携带的发明之眼。
那东西飞入空中,将引导光束洒向四面八方,打在上方恐怖的扭曲触须之上,冰冷的机械电子音立刻响起:
“检测到不兼容血肉…净化开始!”
“嗖”
从纳格法尔号船体前方装饰的龙头骸骨的眼眶里射出两道炙热光束,自打被装入幽灵船后,这由机械侏儒的国王研究机械归源而诞生的“副产物”第一次发威。
两道光束一前一后就像是两把光刀,斜斩着砸在眼前落下的巨大触须上,归源力量的凝聚释放对虚空侵染的生物有额外的破坏力加成。
于是在甲板上的一群幽灵目瞪口呆的注视中,那飞闪的炙热光束把砸下来的触须懒腰斩断…呃,这么说有点夸张。
其实只是将触须最前端的五分之一湮灭为灼热的飞灰乱洒,但这已经足够海下的深渊怪物痛彻心扉。
低沉的,震慑人心的吼叫从怒卷的波涛之下传出,在那深渊黑暗里恶毒冰冷的双眼死死盯着海面上的纳格法尔号。
更多的触须从幽灵船四周涌出,一层一层的缠绕在这船只的甲板上。
它要像摧毁守望者的船只那样,把这弱小的胆敢伤害自己的幽灵船从船身中心硬生生拉断…这对于它这样的恐怖神孽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不许碰我的船!你会刮花它的船壳的!你这混球,去死吧!”
塞菲尔看着四周缠绕过来的触须。
她听到了纳格法尔号船灵的尖叫,大副龙心中涌起怒火,刚好这潮汐之石的海天之力已经被完全联通到手中的权杖里。
夢 到 牙齒 流血
合格的大副怒吼着,向前一步踏出,像是挥剑一样,将蓄满了力量的潮汐权杖向前狠狠一挥。
下一瞬,瓦斯琪尔海底炸碎元素疆域的一击再次出现。
幽蓝色的海天之力在潮汐权杖的汇聚集中下化作一把能量巨刃,在塞菲尔的狂乱挥舞中一刀斩碎了覆盖在幽灵船之上的好几根粗大触须。
狂暴的能量去势不竭。
翻滚的蓝色弧光一瞬照亮天地,就像是奔行于黑夜之下的闪电,翻滚着如神灵重拳,一拳轰在了眼前全副武装的风暴神殿的岛屿之外。
那无形翻滚的潮汐结界履行着自己的使命,海贤们并不认为库尔提拉斯存在着什么能量攻击能够击碎这覆盖着深渊神力的结界。
然后塞菲尔就给他们开了开眼。
揹着家的蝸牛 小說
什么叫“移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呀?
那层源于尼奥罗萨的禁忌力量组成的护盾就像是被重锤轰下的鸡蛋壳,在黑夜与混乱流光交映成辉的蓝色光流中,它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样,咔啦咔啦的碎裂下去。
“完成了!撤!”
塞菲尔一脚把眼前污血中跳动的触须吸盘踹飞出去,提着还在发烫的潮汐权杖,对自己和布莱克的幽灵船吹了个口哨,就如呼唤战马。
下一瞬,摆脱了海怪控制的幽灵船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嗖嗖嗖的改变方向朝着风暴神殿之外的海域冲出去。
在幽灵船后方,还有恐怖的深海怪物的触须在追赶。
而在这幽灵船后方的天空中,在那阴暗死寂的夜色里,在三千米的高空之上,叼着矮人烟斗的布莱克啪的一下打开了投弹按钮。
他看着那个很喜感的大红色按钮,搓了搓手指,对旁边的两个盯着他的小侏儒说:
“我说,我要拯救世界了,这个成就你们想不想要?我可以带带你们,当然,这种事你们总得有点表示…”
“我们给钱!”
凯尔希的反应明显比欧沃斯巴克更快,嚼着山莓口香糖的侏儒特工大叫到:
“侏儒拯救世界!哇塞,这句话听起来可太棒了,工匠议会肯定会为这句话付大钱的,你想要什么都会有。
但不能太过分了。”
“别担心,我只索要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东西。”
布莱克在高空中冻得和孙子一样,但还是很装逼的吐了口烟圈,将手放在红色按钮上,对两个侏儒打了个眼色。
于是,一大两小三只手齐刷刷的放上去。
“三、二、一!”
“砰”
飞行器猛地一颤。
下方悬挂的机械炸弹开始了自由落地,其上五颜六色的小灯开始飞快的熄灭,又在不断的下落中被重新点亮成代表危险的暗红色。
那代表着归源炸弹进入了最后的倒计时引爆程序,没什么能阻止它散发出净化的光热了。
“咔、咔”
两声轻响,两个小侏儒的机械护目镜遮住了他们的眼睛。
他们趴在飞行器上一左一右向下看去。死寂的夜色,风雨飘摇的风暴神殿之上,一团有节奏跳动的红光正在飞快坠落。
最终,在侏儒们拉长声音的坠落“配音”之中…
BO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