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贺兰卢的头上开始冒出豆大的汗珠,他一动不动地看着黑袍,甚至不去再看城下的战事,咬着牙,沉声道:“这么说来,刘裕是准备破城之后,把我们所有活下来的胡人全部分散编户,甚至是罚没为奴隶?”
黑袍冷笑道:“若非如此,慕容兰跟他多年的夫妻感情,怎么会也不管不顾地离开了他,站在我们这边呢?甚至连我们最后的要求,也就是他放开围城,让我们乘船回辽东老家,也不答应。贺兰大人,你觉得以刘裕这样的目的,他真的攻下城,会只对付我们慕容部,而放过你贺兰部吗?”
贺兰卢的嘴轻轻地张了张,终归还是长叹一声:“这次,我想你没有理由骗我,慕容兰没有和刘裕一起出城离开,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仗打成这样,就算刘裕答应,那些晋军也不可能放过我们,除了拼死一战,我没有别的选择,这点是我刚才就跟你说过的,所以,你没必要这样老是试探我。”
“就象我的好兄弟贺兰哈里木,因为仗义执言,为国事而得罪了你们,结果给下了大牢差点没命,但是这回他放出来之后,没有任何怨言,尽忠职守,甚至,甚至为国捐躯了,因为他是个真正的战士,大燕不管怎么说,在我们贺兰氏一族落难的时候收留了我们,那我们就得报这个恩,而且,只有守住了城,我们才有活路,这个道理,也不用你来教我们。”
黑袍微微一笑:“但你们仍然是留有余地,就象贺兰哈里木,他只是守城,没想着如何用最狠的手段,给晋军造成最大的伤亡,我知道,这都是因为你下过密令,包括你们现在,也只是在城头按常规来守卫而已,真正的狠招还没用上呢。”
贺兰卢的嘴角轻轻地抽了抽:“你这话什么意思?能尽的力我们都尽了,能用的手段也都用了,你还说我们没用狠招,这对得起我们贺兰战死的将士吗?对得起哈里木吗?”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道冷芒:“因为你们都还想给自己留后路,那种酷烈的战法和大规模杀伤的阴损武器,一直都没有用,你们想的是跟晋军交手,留有余地,他们不发力攻城,你们也不用这些大杀器,对不对?”
贺兰卢的眼中光芒闪闪,没有回话。
黑袍冷冷地说道:“就象贺兰哈里木,他在东城那里,我给他配了硫黄,硝石,毒烟这些好东西,甚至也给了他十桶黑色妖水,让他必要的时候使出来,大规模地杀戮晋军的攻城部队,结果他这些都不用,就是靠着木厢运兵上城,最后反倒是晋军又是用石灰,又是用黑色妖水的,破了他的那些升城木厢,你说,他是不是给你这个想要两头倒的大哥给坑死的?!”
贺兰卢咬了咬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哈里木一向是堂堂正正的军人,不屑用你那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损招。黑色妖水这些你在临朐也用过,打赢了吗?何况,我这次守城,在城门给突破的时候就用过黑色妖水了,怎么就没尽全力?”
黑袍勾了勾嘴角:“还远远不够,起码,金汤,铁汁这些东西,你用了吗?现在晋军明显是想从城门这里实现突破,而且,他们攻城的方向,不是城门,而是这里,城墙!”
贺兰卢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我这里在夹壁墙中的哨卫可一直盯着呢,这南城的城墙如此之高,超过三丈,又是以坚石粘合而成,即使是投石机和弩炮也不可能打穿,他们如果用云梯或者攻城塔接近,我们可以很轻松地通过木厢上城防住,这城楼这里,有我亲自坐镇,更是固若金汤,有啥好担心的!”
黑袍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幸好我来了一趟,贺兰卢,大概你的心思全用在如何去跟刘裕取得联系,谈妥开城放水的条件了吧,居然对战场的局势和近在眼前的危险,视而不见?”
贺兰卢的脸色一变,沉声道:“一派胡言,我在这里一直全力地防守,哪有松懈了?你看城门之后,我都布置了五百甲士,三百弓弩手,还有四部八弓神弩,就是用来对付想要破门而入的晋军的呢,甚至,剩下的五桶黑色妖水,我也准备好了,随时可以使用,晋军一攻城门,我就再让他变成一片火海,让他们尸骨无存!”
歸農家
黑袍摇了摇头:“你就知道盯着城门,也不想想晋军是傻瓜吗,上次破门的时候给黑火烧了一次,这回难道还会再来送死?别看他们搬运沙包土囊这么勤快,但那只是为了掩盖他们的真正意图,那就是登城攻击!”
我的1978小农庄 名窑
七 歲
贺兰卢的眼睛微微地眯了起来,他看着城外,左右扫了一片,冷笑道:“你又在这里放大话了,最近的攻城云梯都在三百步之外,攻什么城墙啊,难不成,他们晋军还能飞上来不成!”
黑袍轻轻地叹了口气:“也难怪,你这家伙为了保护自己,就这样缩在这个安全的位置,全然不看城墙之下的情况,谁告诉你了,晋军要攻城墙,就一定得靠云梯和攻城塔?”
贺兰卢的脸色一变,站起身,向右走出十步左右,对着一根直通城头地面以下的管子说道:“二蛋子,给我看看城墙下的晋军在做什么,是不是在挖地道或者破坏城墙?”
废后逆袭记 美男不胜收
过了片刻,一个声音从那管子里传来:“大人,晋军的辅兵和民夫正在把堵城门的土囊和沙袋扔到城墙根下,已经有一尺多高啦,别的没看到。”
贺兰卢的头上冷汗直冒,喃喃道:“该死,我怎么没想到这个,堵门的沙袋可以堆到城下增加高度,如此一来,晋军岂不是可以直接站在上面用绳索甚至人梯就登城了啊。”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贺兰大人,事到如今,你的铁汁和金汤,也应该上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