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听到夏月桃的话,郑俊卿也是微微惊讶。
但他随后哈哈大笑一声,多了一丝较量的兴致:
“事后你更可以将侵犯你的流民全部杀了灭口,再控告那些视频是有人假冒你拍摄。”
“接着又放几个别的女人被侵犯的视频混淆是非。”
“这样以来,也就没有知道你的丑行了,是吗?”
郑俊卿轻声一句:“不过放心,我会让那批流民好好活着,然后在各大场合回忆你的滋味。”
“我怎会如此?”
夏月桃嘴角牵动哼出一声:
“我从来就不在乎世俗目光。”
明面上无所谓,可是她眼睛中带着惊骇,这正是她的打算。
“你这样一个高傲女人,会不在乎?”
郑俊卿冷笑:“就算你不在乎,你余生也对付不了郑家,你没价值了,哪还有资源?”
夏月桃嘴角牵动了一下,却依然保持着傲然态势:
“山海会不给我资源,我有自己的积蓄,十几个亿,成不了大事,但间不停歇捅郑家刀子,绰绰有余!”
“郑俊卿,别废话了,手段使出来吧,你看看我在乎不在乎。”
“我可以告诉你,我夏月桃只能被杀死只能被毁灭,却不能被打败。”
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态势。
叶凡侧过身子对夏月桃竖起了大拇指:
“心坚如石,佩服,佩服,不愧是夏理事。”
“夏理事这样不屈不挠,赢得了我尊重。”
危險的愉悅
“行,我们不折磨你了,也不想着打败你,还成全你送你一程。”
“郑少,去准备一副好一点的棺木,然后把夏小姐放进去。”
叶凡对郑俊卿微微偏头:“活埋了吧……”
他还把手里的手机收了起来。
没等郑俊卿回应,夏月桃脸色巨变,身子一纵。
她对着烤全羊的锋利钢叉冲过去。
“砰!”
只是没等夏月桃撞中锋利钢叉,叶凡就一脚把她踹飞出去。
一声巨响,夏月桃闷哼倒地。
几个郑氏保镖一涌而上按住了她。
夏月桃怒吼不已:“王八蛋,杀了我,杀了我!”
“想要自杀?”
叶凡丢掉手里的割肉刀,缓步走到夏月桃的面前笑道:
“你长得这么漂亮,还这样心坚如石,血淋淋的死了,有辱你夏理事名头。”
“还是在棺木中留一个全尸为好。”
“对了,郑少,记住了,棺木埋深一点,但要小一点,连身子都侧不了那种。”
“而且为了表示对夏理事的敬重,我私人赞助一瓶足够呼吸七天的氧气瓶。”
叶凡饶有兴趣看着夏月桃一笑:“希望夏理事一路走好。”
郑俊卿大声回应:“明白!”
“混蛋,混蛋,有本事弄死我,弄死我。”
夏月桃歇斯底里吼道:“不要玩那些龌蹉手段,不要玩龌蹉手段。”
“夏小姐这么恐惧这么害怕,莫非有空间幽闭症?”
郑俊卿也走上来笑道:“如果是的话,我也赞助一瓶能多活七天的营养液。”
“想一想,你困在棺材中,暗无天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要挣扎活命却爬不出。”
“如果再把你下巴脱臼,你想要咬舌寻死都做不到。”
“你只能做一个活死人,憋屈、心慌、恐惧、痛苦、却无可奈何。”
“听说军中的猛士或兵王,在小黑屋也就最多撑七天,再多几天就会崩溃。”
“你在棺木中,还是毫无将来和活命的那种,不知道能扛几天?”
“不过在那种环境,越能扛越折磨,还不如早点死。”
“我决定了,给你提供一个月氧气和一个月营养液。”
郑俊卿向夏月桃描述着棺中活人的痛苦:“希望夏小姐你能好好享受。”
“你们这些混蛋,你们这些恶魔,迟早要下地狱的。”
夏月桃坚定的眼神有了一丝恐惧:“杀了我,杀了我!”
她是一个电梯困上十分钟都呼吸困难的人,在棺木中这样承受一个月,她恨不得现在就死。
她不怕生死,不怕羞辱,唯独惧怕变成活死人。
叶凡没有理会,大手一挥:“埋棺,挖坑!”
说完之后,叶凡就从容转身,不再搭理夏月桃了。
郑俊卿干脆利落安排手下去做事。
“谁出卖我这个软肋的?谁出卖我这个软肋的?”
夏月桃对着叶凡背影吼道:“把这个人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今晚的大行动。”
叶凡依然没有回头。
“我说,我说,今晚山海会要假冒屠龙殿将士。”
夏月桃吼叫一声:“把秘密前来省会召唤夏昆仑的卫妃击杀,这样就能彻底佐证夏昆仑要造反了。”
吼出来后,夏月桃整个人松懈了下来,像是烂泥一样瘫倒。
这简单几句话,不仅仅意味着出卖,意味着没有回头路,还意味着她的骄傲和尊严全部崩散。
她恨自己无能,更恨那个出卖自己弱点的人。
夏月桃努力掠过几个人的面孔,想要锁定出卖自己的人,但一时之间无法判断出来。
只是她清楚,就是这几个人之中的一个捅了自己刀子。
此时,叶凡眯起眼睛:“卫妃?夏昆仑?什么意思?”
夏月桃已经把不该说的说出来了,也就不再对叶凡遮遮掩掩:
“国主十八道金牌召不回夏昆仑,却依然不相信夏昆仑已经造反了。”
“他就让他最宠爱的妃子秘密前来省会,想要通过孙东良转告夏昆仑去都城。”
“铁木金公子下令,要山海会假扮屠龙殿将士,不惜代价杀掉卫妃,制造夏昆仑拒不接令的假象。”
“十八道金牌不回,卫妃被杀,夏昆仑也就成乱臣贼子了。”
“到时,战部他们就能名正言顺联名要求国主撤掉夏昆仑职位。”
“国主肯定也不能再庇护他了。”
“这就逼得夏昆仑交出屠龙殿!”
夏月桃咳嗽一声:“如果夏昆仑不交出权力,那就人人可以诛之。”
“十八道金牌是被你们天下商会卡住了吧?”
容易漏出心聲的女仆小姐到我家來了
叶凡问道:“你们天下商会都能掌控都城了,说明拳头够大了,怎么不直接干掉国主?”
郑俊卿也望向披头散发的女人。
夏月桃呼出一口长气,昂起头把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一是天下商会还没有部署完毕,没有彻底掌控王宫守卫力量,不想操之过急生出变数。”
“毕竟三万王室内卫也是非常强横的,一旦死磕,会给天下商会带来不少损失。”
“二是铁木金公子说夏昆仑可能晋入天境了,如果废掉国主上位,夏昆仑肯定不管不顾拼命。”
“公子还没有足够把握对付天境高手,所以暂时不动国主来稳住夏昆仑的心。”
“三是铁木金公子吃了夏昆仑的亏,心里愤怒。”
“他要让夏昆仑被国主质疑,要让国主跟夏昆仑内讧。”
“他要用夏昆仑的信仰和忠诚,杀死夏昆仑自己。”
“他要看一看,夏昆仑是不是会遵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夏月桃一口气把事情说了出来:“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今晚的大动作就是杀卫妃。”
郑俊卿没有说话,只是望向了叶凡。
帶著兩個可愛的孩子進酒店的結果
“什么地方动手?”
叶凡追问一声:“几点行动?”
夏月桃抬头望向天际:“红桃机场,现在……”
叶凡一握手里的割肉刀,旋风一样离开了郑氏古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