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韦安昌的儿子韦继豪看了看周围,脚步匆忙的离开了自己的家。
天亮了。
墙角,躺着几个目光呆滞的难民。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们会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不远处,一个难民在那脚步蹒跚的走着。
看起来,真的很担心下一刻他就会摔倒在地上。
韦继豪今年十五岁了。
他很懂事,也是韦安昌的骄傲。
他走的很小心,不时的停下脚步,看看有没有人跟踪自己。
离开了好福县,出了城,他迅速东转。
距离好福三四里的地方,有个小村庄。
村庄里的人能走的几乎都走光了。
寻仙踪 小说
就留下了一些腿脚不便的老人,在那等着生命最后时刻的到来。
进了村子,他走到村西头那里的一间房子前,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门打开了。
韦继豪立刻闪了进去。
屋子里的人很快站了起来。
一个个也都是面色浮肿。
韦继豪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包:“叔叔,只有‘霉花’了,实在弄不到吃的了。”
可愛的我已經包裝好了
“帮我谢谢你爸爸,也谢谢你们全家人。”领头的那个中年男人说道:“小宋,拿点吃点给隔壁的老刘头,他几天没吃东西了,怕是快要饿得不行了。”
“霉花”可以吃,但是有毒。
问题是,到了这个地步,明知道它有毒,可也却被当成了可以生存下去的宝贝。
睡秋 小说
身边的一个同伴看起来还有一些不太乐意:“你也两天没吃东西了。”
中年男人一瞪眼睛:“我没事,快去。”
同伴这才不情愿的走出去。
“叔叔,还有件事。”韦继豪随即说道:“昨天,家里来了几个人,都是军统的,领头的叫祝燕凡,是个专员。”
中年男人立刻留上了神:“他们来了几个人,都问了一些什么?”
“人倒没几个,说的也是河南灾情的事情。”韦继豪回答道:“看起来挺和善的,还说要把河南灾情调查清楚了,再去向委员长汇报。
不过,他在临走的时候,忽然问了爸爸一个问题,他问,有没有看到七个人从县里经过。”
中年男人的脸色立刻变了:“不好,看样子被盯上了。”
“不会的,爸爸应对的很好,他们应该没有怀疑。”
“不对,不对。”中年男人眉头紧锁:“一个军统专员,怎么会跑到好福县这种小地方?他是怎么知道你爸爸的?还专门问到了七个人?”
随即断然说道:“你可能被跟踪了,命令,立刻撤退!”
送“霉花”给隔壁的同伴也回来了。、
屋子里,连着韦继豪在内,一共有八个人。
中年男人迅速说道:“带着箱子,走。”
几个同伴,急忙从一堆垃圾里,翻出了几口隐藏的箱子。
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检查了一下:
“记得我们的使命,一定要把这些箱子带回去。小宋,如果有事,我来掩护你们,不要管我,就算只剩下了一个人,也要保护好这些东西!”
“放心吧。”小宋接口说道:“就算爬,我也要带着箱子爬回去!”
他们从开封一路走到这里,食物早就吃完了。
席少的温柔情人
身体虚弱,从现在开始,他们凭借的,就是毅力了。
“对了,叔叔。”
韦继豪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金条:
“这是那个专员给爸爸的,爸爸说,交给组织上。”
“替我,谢谢你爸爸。”中年男人郑重其事的接过了金条:“你也赶快走,回去告诉你爸爸,如果情况不对,允许撤退!”
“嗯,那我先走了。”
韦继豪急匆匆的走了。
三生 小说
几口箱子已经拿在了手里。
中年男人又看了自己的同伴几眼:
“不要忘记你们的任务!撤退!”
他率先走了出去,几个同伴陆续跟在了后面。
整个村子里都是死气沉沉的。
村口,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难民,正在那里睡觉。
经过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响起:
“这一路上,可不太平那。”
声音,正是从那个难民的嘴里发出的。
几个人立刻停下了脚步。
中年男人迅速掏出了手枪,低声说道:
“走!”
一个接着一个同伴,迅速从难民身边经过。
难民却一点阻止的意思也都没有。
村子外,还有一个难民,冷冷的看着这些人,却也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中年男人拿枪口对准了难民:
“朋友,露个真相吧。”
难民摘下了破帽子,笑了笑:
“唐先生,唐和文,唐副司长,你好啊。”
国民政府财政部,总务司副司长,唐和文!
带着二千两黄金失踪的,唐和文!
唐和文手里紧紧拽着枪:“你是谁!”
难民站了起来,他一嘴的花白胡子,脸上黝黑,是故意涂上去的泥,让人分不清他原来的面目。
孟绍原!
村子外的那个难民,是他心腹中的心腹,李之峰!
他就来了两个人!
“我是谁,我是负责调查河南灾荒和黄金人员失踪案的祝燕凡。”孟绍原笑了笑:“我没有什么恶意,如果我想抓你们,就不会一个人来了,唐副司长,枪大可以放下来了。”
唐和文却依旧握着枪:“您认错人了吧,我不是什么唐和文。”
孟绍原淡淡说道:“我出发前,你们七个人的照片,我都看过,过了一遍我的脑子,我就不会忘记了。
我可以很真诚的告诉你,我不是来抓你们的,否则,就你们手里一把枪,我的保镖就能够制服你们了。我们两个人,带了两枝驳壳枪,两把勃朗宁。”
唐和文这才放下了手里的枪,虽然身份被识破,虽然面对危险,却依旧看起来很从容:
“既然这样,祝专员,说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来破案的。”孟绍原缓缓说道:“从我接到任务的第一刻起,我就想,七个人同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失踪,除了本人配合,别无他法。
在满意旅馆里,警卫班被安排在了楼下,你们能去哪?无非就是在旅馆老板和老板娘的协助下,悄悄离开了房间,藏身在了杂物间里。
那个杂物间,我想能够通到一楼的某间地窖吧?你们从始至终,其实根本没有离开满意旅馆,一直藏身在内,然后随着难民一起悄悄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