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至少在甘宁看来,眼前这三艘五行船就是三艘钢铁巨兽,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三艘巨舰虽然如同太极车一般能够无风自动,却要消耗碳,碳要是烧没了,就只能待在原地等着救援了。
身而為狗 我很幸福
所以这三艘巨舰如果要远行,就要带大量的碳,专门有人烧太极炉,这么看起来,也不是完全自动航行,甚至不如帆船好。
但感受着船只在海中行进的速度,还有那一枚枚火神砲,这些问题被甘宁抛之脑后,寻常帆船哪怕是楼船都装不了火神砲,火神砲那种后坐力,一不小心就能把船板给震碎了,遇上浪头,说不定一砲下去,敌人有没有事不知道,自家的船先给翻了。
而五行船中,砲是藏在下层的船舱里,通过砲口来向外放砲,甲板上是十二架连弩床,这种配合,对面就算是有一百艘楼船甘宁都觉得自己能将其干废,远了可以打砲,连弩床,近处直接撞。
甘宁现在脑海中已经有了拿这五行船作战的战法了,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试验一下。
“现在还有十二艘船在造,似这样的大船还有两艘,余下的十艘是小一些的护航和载运船,我们在南边儿没有补给处,也没有相应的港口,这边造好船后,我已在青州那边再建了一处港口,碳会从大河往出运,从那边出航,载满碳石的话,当能往返广陵与青州之间。”
穿上,郭嘉将一幅地图展开给甘宁看着道:“要想通航到江东,就需要将濡须口、合肥等地拿下,从开封往寿春的轨道已经在铺设,若此处能够打下,五行船就可通过濡须口进入合肥这一带补充,铁轨也可以越过寿春,直接铺到合肥,这十艘运载船主要作用是多带一些炭火给这五艘船补给,一艘船连船工算在内,最多也只能带三十人。”
五艘大船每艘能带两百人,总共能带的水军也只有一千三百人,所以吕布训练出来的五千水军都不可能全用上,剩下的只能作为预备役。
“我训练水军,主要训练的是开船,在海面上作战以及在颠簸的海浪中操纵船砲。”吕布指了指水军道。
“足够!”甘宁更兴奋了,原本以为吕布不会训练水军,如今看来,吕布训练出的水军并不差,自己再调整一下,完全可以直接投入战场了。
这次没白来,惊喜一个接着一个,甘宁看向吕布道:“主公,何时出征?”
“船造好也是明年初春了,另外青州那边的海港在不其,你若有空,熟悉下位置,记住最重要的便是这碳石与水,海水不能用!”吕布嘱咐了两句。
“主公放心,末将明白!”甘宁一脸兴奋的道。
我可以獵取萬物 小說
接下来的时日,甘宁几乎每天都住在了新船上。
“没见过世面。”典韦对于甘宁这种丢人的表现表示不屑,这船是他们看着造出来的。
“如今中原主公以工代赈,让铁轨铺的速度快了许多,但至少也需一年时间。”郭嘉看向吕布道。
要打江东,少不了五行船,但五行船吃碳,南边儿找不到,只能从北边儿往南边儿运,不其还能通过河道输送,但要打江东肯定不能从不其往过打,所以五行船要想驶入长江,就必须有一处补给的地方,所以吕布接下来的目标就是将合肥这些地方拿下,并以铁轨通合肥,让碳能够最快的速度运过来。
吕布点点头,船虽然没造完,但他不用继续守在这里了,甘宁看着就好,他准备动身去往九江,先把合肥河边给拿下,然后转而对付曹操,拿下徐州全境。
三人告别了甘宁后,骑马去了冀州,然后坐太极车去了河内,而后又去开封。
吕布治下,太极车和铁轨的建造已经无需吕布或是马钧亲自主持,自有工部官员可以胜任,吕布到来后,连忙前来拜见,向吕布叙说如今的进度。
从开封到寿春太长,而且这次朝廷以工代赈,召集了态度流民,按照以往的铺设方式显然无法将这些流民有效的用起来,所以工部几名大匠经过商榷设计后,将这段铁轨粉做了十三段,每一段都有一个大匠负责指挥修建,最后这十三段铁轨完成拼接。
光是路线选择就耗费了不少时间,吕布对这个方法却是颇为赞赏,如此一来,这条横跨兖豫二州的铁路所需要消耗的时间会大大缩短,只是铁轨的运数比较麻烦,为了方便,工部还做了一份设计图,想将洛阳的铁轨引出来,不过这其中要经过虎牢关,如果要引铁轨,那虎牢关的城门就得一直开着,这个需要吕布点头才行。
“如今中原已定,虎牢虽是险关,然中原无战,洛阳亦无需虎牢关守卫,拆了吧。”吕布看完设计图后,没有迟疑太久便拍板下了决定。
天下平定之后,以后的战争模式可能会改变,雄关的作用不是没有,但比以往可能会小很多,再说以如今之势,被人打到虎牢关几乎是不可能的,其战略地位自然已经无法彰显,但这条铁轨却是往来南北的要道,甚至如果可以,吕布还想再并州和河南之间通一条铁轨,直接将煤炭给运出来,可惜大河湍急,并没有合适搭桥的地方。
这煤炭从并州往出运也是一件极为吃力地事情。
以前倒不觉的什么,但自从太极车出现之后,这运输反而成了最大的问题,不是不如以前了,而是习惯了太极车的运数速度之后,过往那种人力搬运的方式再看就让人很难受。
安排好工部的事情之后,吕布便一路抵达大泽乡,此处正是当年陈胜吴广起事的地方,如今高顺正是驻扎于此。
“主公。”见到吕布后,高顺对着吕布一礼。
“无需多礼,准备如何?”吕布伸手将他扶起后才询问道。
“物资补给尚未完全备好,如今只有粮草足够。”高顺躬身道。
现在粮草运数是最简单的,汝南打下之后,直接走水路就能送过来,但火药这种东西运送成本却是很高的,需要极度小心,加上路途实在遥远,运输起来自反费事。
“不急,这最后一仗,慢慢儿来!”吕布笑道。
徐州之战算是中原的最后一战了,接下来的主战场就是水军了。
“主公,这是徐州陈氏送来的族谱、降书还有地契!”高顺让人将一大堆东西抬上来,看向吕布道:“末将不敢擅专,本已派人赶去泉州报知主公,不想主公先来。”
“徐州陈氏?”吕布接过高顺递来的族谱。
这陈家也是三公之家,其父陈球出任过司空、太尉之职,虽然没多久便被处死了,但在士人之中有很高声望,在徐州更是大族。
吕布对于陈家的辉煌往事不甚在意,但陈家这些年做的事情来看,做出此举倒是不太意外。
当年陈登可是刘备麾下最受信赖的谋士,三陈的能力,比之曹操、吕布、袁绍身边的谋士也丝毫不差。
但曹刘决战之际,正是陈家的倒戈使得刘备一败涂地。
从如今的结果来看,陈家当时的倒戈,使得徐州避免了一场诸侯大战,也算是好结局了,但以刘备的立场来看,当时的刘备,心中恐怕不好受吧。
毕竟如果郭嘉哪天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背叛自己,以吕布如今的心境都会很难受,而以吕布对刘备的了解,刘备是不可能有负陈家的。
这就是大世家,在家族利益面前,君臣之谊一文不值,当初可以为了家族利益背叛刘备转投曹操,如今为了家族利益背叛曹操转投吕布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别说什么吕布待世家刻薄,权衡利弊是士人最擅长的事情,陈家内部显然有过权衡,他们权衡的过程吕布不得而知,但诈降的可能不是太大。
“奉孝如何看?”吕布将那族谱递给郭嘉问道。
“陈家归附倒是不难找理由。”郭嘉翻了翻族谱,田契没看,这个以后会专门丈量,想了想道:“但若说诈降也不是不可能,依在下看,陈家可用但不可信!”
毕竟是有过背叛刘备前科的,如今局势下,背叛曹操可以理解,但诈降也不是不可能,总之,这家人给人的感觉是没什么诚信的。
吕布点头道:“奉孝之言,甚合我意,此事派人暗中接触陈家,看看他们准备如何助我,每一条计策,都需仔细斟酌,免得在此处中计!”
“主公放心,与陈家对接之事,由在下来做!”郭嘉笑道,他对陈登很感兴趣。
吕布点点头,看向高顺道:“恭正备战,物资补齐差不多便到了春季,到时候不管结果如何,大军开拔,攻城便可。”
陈登的计策不管如何,徐州都要打,而且就算陈登是真的投降,节奏也不能让陈登掌控了,否则很容易出事。
“末将领命!”高顺抱拳一礼。
这一年的年关,吕布是在军中跟将士们一起过的,与在家中相比,却是另外一种不同的体验……